補選過後,別讓少數成為永遠的少數 文:余照

你或者會明白,個案一簡單生活偶爾政治的人,快樂地存在於香港一角,除了她們得不到民主信念的傳遞之外,其餘一切你都認同:既然有了快樂的童話故事結局,誰還會理會王子當上國王之後有沒有人去推翻他。她們的幸福指數並不包括社會有沒有民主,當然都不包括公民社會辯論時的浮躁與絕望感。     個案一:親友一個大媽運動團體,宗旨其中一則是,只談運動,不搞政治。結果,親友親眼見到有成員竟私下拉攏平日不投票的運動友,飲早茶之後,被帶到票站要她們投給建制派候選人,成功爭取四票。 個案二:親友一大學畢業生的兒子決定投白票。 提供個案一的選民,家人統整意見後一致在補選中投四票予支持民主的候選人,剛好與運動團體「對沖」,遊戲又由零開始。個案二,覺得在補選投白票是種抗議行動。 我們這個燥動不安的香港公民社會,還隱藏著無數個案;每次選舉,這類個案沒有涉及疑似選舉舞弊,不會在媒體曝光。不過,它們構成了每個選民不同程度的心理「陰影」。個案一告訴你,不管你多努力與親友深耕,解說政治光譜,推廣理念,最終還是敵不過隱形之手推波助瀾,洪水一樣把你的河堤推倒。於是,本來你們手上的四票一筆勾銷。再看,那些被曝光的公

詳情

陳惜姿:補選記憶

對於補選,記憶仍在2016年,6與7號之爭。那時候的梁天琦,在旺角騷亂後一炮而紅,仍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穿著藍色衛衣,意氣風發。我當時支持7號楊岳橋,眼見6號梁天琦氣勢愈來愈強,尤其在大學校園裏,本土派勢不可擋,臉書上也有不少朋友投向他,也心急起來。選舉氣氛,原來不僅會出現在不同陣營裏──建制和泛民兩條路互不交集,各不相干。但是當同一陣營出現勢均力敵的競爭者,氣氛便會熾熱起來。新界東本是泛民的票倉,建制派周浩鼎空降出選,本來勝算不高。可是本土和泛民鷸蚌相爭,漁人隨時得利,建制派坐享其成,是本土和泛民選民都不想看見的結果。但要游說對方支持己方,又不可能。6與7號,一點之差,咫尺天涯。投票日前,忐忑了好幾天,用盡方法動員身邊的人後,靜待投票結果。最後,像上帝負責配票般完美,楊岳橋勝出,梁天琦也得六萬多票,雖敗猶榮。二人做到君子之爭,彼此尊重,贏的輸的都不難看,絕不容易。這漂亮一役不過兩年前,已恍如隔世,立法會連番受挫、DQ不斷,梁天琦面對法庭審訊,滿目肅然。一轉眼,星期日又是立法會補選,泛民每區只有一位候選人,沒有同室操戈,所以氣氛平靜。無論你對議會有何意見,議席始終有其價值。不要浪費手上一票,都出來投票吧![陳惜姿]PNS_WEB_TC/20180309/s00196/text/1520532001252pentoy

詳情

蔡子強:周日補選選情展望

立法會補選將在周日舉行,今天且在這裏展望一下選情。 今次補選的議席共有4個,分別是港島、九龍西、新界東3個直選議席,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建測規園」)那個功能組別議席。 功能組別那一席最危 4席中以功能組別那一席,民主派要奪回的難度最高。畢竟在2016選舉時,民主派的姚松炎在該組別只取得43.4%選票,並未過半,只是因得益於建制派內訌,謝偉銓及林雲峯兩人各不相讓鷸蚌相爭,姚松炎才漁人得利。如今建制派重整旗鼓、重新整合,只讓謝偉銓出選,民主派司馬文要再接再厲自然難度更高。更何况選舉期間他又被揭發僭建醜聞,都令他的選戰更加難打。 至於3個直選議席的情况,且讓我們先看一下2016年換屆時3個選區民主派的總體得票率。 民主派新界東及九龍西「安全水位」較大 從表1可見,民主派在新界東及九龍西的總體得票份額高達57.6%及57.4%,領先建制派比較多,有相當的buffer(水位),可承受一定數目選票流失。相反在港島區,民主派得票份額已跌穿一半,只有48.1%,這為他們敲響警鐘。如果今次有選票進一步流失,議席便岌岌可危。 補選投票率通常較換屆為低 而根據以往經驗,補選的選舉氣氛都比換屆選

詳情

李柱銘:一席都「輸唔起」!

三月十一日,立法會將進行補選。相信市民都知今次補選的四個議席,本來是屬於民主派的,無奈,基於二○一六年人大釋法,導致法庭裁定他們的宣誓無效而被禠奪議員資格,故今次民主派的目標就是要全取四個議席,以奪回分組點票否決權,守護制衡政府的權力。上月,Now新聞台透過手機應用程式進行民調,結果顯示補選的四個議席均是由民主派候選人領先,支持率甚至高達六七成。由此看來,民主派已穩操勝券,然而,大家如聽信這些民調結果而掉以輕心,那便是治港者最樂於見到的。根據近年選舉數據的分析,民主派和保皇黨的支持率,大概是55%比45%,為何民主派的支持率竟會突然顯著增長呢?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收集意見的媒介──手機應用程式。顯而易見,民調的受訪者應該主要是青年人及中年人,亦即是較多是民主派支持者。至於保皇黨的鐵票,如不擅長使用智能手機的大多數長者,以及不在港居住的「被種票者」,則應該未有涵括在內。換句話說,該民調根本不能反映真正的選情。相信大家都知道,擁有強大選舉機器作後盾的保皇黨,一定可動員所有親共選民投票。故為了確保民主派能重奪四席,我們除了要踴躍投票外,更要積極呼籲親朋好友去投票。否則,便是助「治港者」為虐,將議席拱手讓人。[李柱銘]PNS_WEB_TC/20180306/s00202/text/1520273331364pentoy

詳情

吳志森:伊朗式選舉

寫稿之時,傳來香港眾志的周庭被DQ的消息,叫人心情沉重。張建宗引述選舉主任的理由: 是因為香港眾志主張鼓吹或推動民主自決,或以任何形式提議獨立的人士,不可能擁護基本法,因此不可能履行議員職責。張建宗平日口若懸河,講嘢快過個腦,當天以署理行政長官的身分宣旨,眼神閃爍又口窒窒,顯得言不由衷。早在補選日期確定下來之後,左報已有一篇又一篇的批判文章,預告有意參選的泛民代表,會再被褫奪參選資格。原因不斷重複又重複:民主自決就是香港港獨,等於不擁護基本法,不承認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這些歪理邏輯,說了一千次就變成了「法律」條文,建制報紙的消息人士斬釘截鐵,以相同的內容,用作DQ泛民參選人的「法律」理據。以香港眾志的主張DQ周庭,等同判處政治死刑,也打殘整代有政治能量的年輕人。8.31決定,特首參選人要經篩選才獲准參與普選,跟伊朗先由宗教長老確認參選人資格同出一轍,最終被大比數否決,特首普選無期。這種「伊朗式選舉」,竟然在立法會選舉復活。選舉確認書已成為篩走參選人的工具,賦予選舉主任DQ參選人的極大權力,根本沒有任何客觀標準,隨着主子的意志行事,朕認為要DQ誰,誰的參選資格就被削奪。Plan B的質素和知名度雖不及Plan A,但參選人受到絕情打壓,肯定得到選民的同情。泛民祭出悲情牌,支持者會蜂擁投票,以百倍奉還DQ的無理與荒謬。建制政黨叫苦連天,正是這個原因。機關算盡太聰明,DQ泛民參選人,建制竟成為最大受害者。[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129/s00193/text/1517162729071pentoy

詳情

蔡子強:人們往往有天變成了自己所曾討厭的人

立法會補選將於3月11日舉行。民主派為此而籌備的初選亦於上個周日(1月14日)舉行。結果新界東由范國威勝出,他在電話民調及實體投票均取得約六成支持;至於九龍西則由姚松炎勝出,他在電話民調及實體投票分別取得約五成及八成的支持。 初選成績理想但卻反留下矛盾伏筆 這次初選的成績本來可說頗為理想,能夠為兩名參選人取得相當的認受性。首先,投票人數超乎預期。民主派首次以初選決定參選人是2012年的特首選舉,當時全港五區加起來總共有3.4萬人投票。按這個比例,今次兩區初選如有1.4萬人便達標,結果卻有高達2.6萬人。民主派支持者踴躍投票,大大增加了這次初選的認受性。第二,范、姚兩名勝出者皆以壓倒性姿態勝出,民心向背清晰明確,讓兩人代表民主派出選,陣營內再難有人可質疑挑戰。但卻沒有料到,為此卻反而留下了矛盾的伏筆。 姚松炎雖然以壓倒性姿態勝出,但近日卻傳出消息,說他可能再次被政府DQ不獲參選資格。原本初選機制中已有所謂「Plan B」的替補安排,那就是由得分排第二者頂上。但就是因為姚的強勢,令排第二的馮檢基,在電話民調及實體投票分別只取得三成及不足兩成的支持。有人因此質疑馮的代表性和勝算,要把這個原先

詳情

梁家傑:還以顏色的補選

《議事規則》一役未能引起香港人關注,民主派須總結經驗,反省抗爭策略,並以此為基礎,部署3.11立法會補選。中共與上屆特區政府無恥地聯手利用人大釋法和本地法庭,DQ了六位一人一票選舉產生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一巴掌狠狠地打在數以萬計選民臉上。3.11補選的主旋律,必定是將民主派參選人送入立法會,填補被DQ議員的空缺,修復否決權,不讓保皇派獨大為所欲為,要還以一巴掌,還以顏色。不過,經「修議規,反拉布」一役,民主派應該明白,只是這樣叫陣恐怕不足以動員最多香港人出來踴躍投票。因此,3.11補選的副旋律,該是民主派善用所有專業和專長,聚焦推動一些可行的安老、房屋、教育等攸關民生的政策,讓選民憧憬民主派在立法會恢復隊形後,不再是一支只會拉布的團隊。我們堅定捍衛香港核心價值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同時,也能使香港人生活得比現在幸福。與保皇派的3.11對決,成功關鍵在於民主派參選人能否連成一線,集中力量和聚焦論述。常記司徒華先生言:「成功不必我在,功成其中有我,於願足矣。」個人在選戰中勝利,不代表運動成功;但一場運動勝利,每個支持民主的人都是贏家。民主派陣營有必要更加團結,審時度勢做得民心的事,才能打好3.11這一仗,一場許勝不許敗的硬仗。[梁家傑]PNS_WEB_TC/20171221/s00202/text/1513793431261pentoy

詳情

蔡子強:補選評析:兩個選區 兩種結果

因為兩名時任區議員陳浩濂及蕭嘉怡分別被政府委任為副局長和政治助理,而讓有關山頂及東華兩個選區的議席騰空,而導致在剛過去的周日要進行補選。 議員半途而去累及政黨補選失票 根據過往經驗,一個政黨的區議員,如果半路中途因為有更好前途而「另謀高就」、「良禽擇木而棲」,捨選區和選民而去,那麼到了補選,都會讓該黨丟失選票甚至丟掉議席。 例子之一,便是當年匯賢智庫的陳岳鵬,他在2010年辭去薄扶林選區的議席,加入政府做行政長官辦公室特別助理。結果在補選中,匯賢智庫派出替補的劉應東受挫,丟掉了近300票,議席便落入當時公民黨派出的司馬文身上。 例子之二,2013年,民建聯的陳百里加入政府做政治助理,辭去坪石選區的議席,雖然民建聯派出替補的陳俊傑最終能夠守住議席,但已經丟掉約500票。 例子之三,那就是原屬民主黨的馮煒光,他在2013年辭去海怡西選區的議席,加入政府做新聞統籌專員,結果民主黨派出替補的單仲偕,丟失了約900票,把議席拱手送給了新民黨的陳家珮。但當時因有人民力量的袁彌明加入戰圈,讓泛民出現分票的情况,所以民主黨失票情况特別嚴重。 政黨和候選人當然都知道箇中利害,因此獲泛民支持的山頂選區候選

詳情

蔡子強:策劃區選選戰 從人口統計數據入手

因為兩名區議員陳浩濂及蕭嘉怡被政府委任為副局長、政治助理而讓有關議席出缺,因而導致11月26日要舉行補選。本來區議會補選過往不是什麼大新聞,但卻因為兩個議席分別獲立法會現任及前任議員所垂青,因而引來媒體及公眾分外關注,讓這次補選變得特別熱鬧。 這兩名現議員及前議員分別是葉劉淑儀和姚松炎,前者表示有興趣參選山頂選區,而後者則考慮東華選區。 統計處提供區選選區詳盡人口數據 究竟山頂和東華是怎麼樣的選區?對哪些類型的參選人參選比較有利呢?要答這個問題,當然要靠紮實的數據分析。那麼數據又從何來呢?其實近年政府統計處是有公開從人口統計中所收集到的人口數據的,不單資料十分詳盡,且更重要的是,當中是有以區議會選區作為分析單位的。這些人口數據,對於一個科學化的選舉工程,其實十分有用。 最近,在大學裏自己一門教授選舉的課中,便有拿東華作為案例,與同學分析這個選區的人口特徵,以及與同學討論如何才是相應合適的選舉工程。這裏且讓筆者也與讀者分享一下,尤其是想藉這個機會,讓大家看看策劃一場區議會選戰,可以如何從人口統計數據入手。 東華選區的人口特徵 我把東華選區的一些主要人口特徵,分別列於多個附表之內(其實在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