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媽CEO:請讓孩子慢慢來

最近看到「淨空法師」對現今父母為免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發表了一篇叫《媽媽,我想慢慢來!》的文章,頓覺醍醐灌頂豁然開朗。分享討論精彩文章內容之前先和大家玩個選擇題﹕ A、男生,18歲考入北京大學物理系,畢業後進入美國艾奧瓦大學物理與天文系攻讀研究生,28歲成為博士。 B、男生,貧寒農家子弟,以優異成績考入內地省級重點高中,為省級三好學生,全國物理奧數二等獎,及後考入省屬重點大學攻讀生物技術專業。 C、男生,初中體育成績優異,憑藉長跑佳績進入重點高中,但高一時因七科不及格而退學。 D、女生,七歲時父母離異後隨母親生活,成績優異,升入省級重點高中,學校辯論賽最佳辯手,省級優秀學生幹部,與同學老師關係融洽,考入澳門科技大學。 E、男生,4歲習鋼琴,師從中央音樂學院著名鋼琴教授韓劍明,8歲學書法,師從清華大學方志文老師;獲獎無數,10歲加入國家冰球隊,讀人民大學附屬中學並留學美國。 以上五個學生全部是真人真事。各位父母,以上五人當中,要挑選一個成為你理想中的兒女的話,你會選哪一個?現在揭曉他們的真正身分﹕ A是盧剛,1991年11月1日在美國艾奧瓦大學槍殺了三個教授、副校長,以及一個中國留學生共五

詳情

親子筆陣.森底話:將打機潛能 在現實發揮

最近身邊有很多朋友都玩一個攻防戰手遊,很講究策略,每一場戰事只維持短短五分鐘,你要派出不同人物去攻打對方城堡,而對方亦會派出不同人物去防守和反攻。而由於那手遊是線上對戰,可以連線到世界各地跟不同的人對壘,每完成一局後,下一局對手可能是另一個人,故你永遠不知道對方會用什麼策略和你對戰。 玩攻城手遊 囝囝變軍神 我玩這攻防戰,開初就已覺得頗有趣;但更有趣的是,後來發現原來我家的小朋友都有玩,而且玩得比我好。他熟悉每個角色的優點和缺點,故不論進攻還是防守,他都知道該派哪個人物來應對。更重要的,是他懂得在適當時候按捺暫不進攻,實行敵不動我不動,直到對方先動時,就因應對方的攻勢來防守,甚至用防守的人物反過來攻擊對方。 排名全港首900名以內! 我玩這遊戲的分數只徘徊在2000左右,我公司同事的分數也差不多。但我家小朋友的分數卻接近4000,排名已在全港首900名以內! 他玩這遊戲如此出色,的確令我頗感意外。因為平常看他總是衣服、桌面都亂成一團,時間觀念又差,要做的事總好像無法完成。但從這遊戲當中,我看到他在短時間內作出的反應、人物調配及擬定攻防計劃上都遠遠超越我。有時當對方攻勢猛烈或時間即將耗盡

詳情

論盡教育:香港華仁轉直資

香港華仁書院有意轉直資,校友意見紛紜。華仁是天主教老牌名校,培育過不少優秀人才,直資制度出現這麼多年,它仍堅持補助學校身分,今次突然改變初衷,相信定有外在和內在壓力。王師奶在拙著《香港教育大龍鳳》(明窗出版社,2013)有一篇〈向華仁書院致敬〉文章,開頭說﹕「港九華仁書院決定不轉直資,理由是繼續為清貧學生服務……」接着寫﹕「華仁書院主辦團體是天主教耶穌會……耶穌會辦學有自己一套理念,態度嚴謹認真,因此成績卓越……耶穌會神父抱博愛平等胸懷,刻意幫助普羅階層子弟,不以專收權貴後代為榮。王師奶向華仁書院致敬,就是向耶穌會神父的博愛、公義精神salute。」王師奶不單向華仁書院致敬,亦同時向其他天主教傳統名校如喇沙、瑪利諾修院、瑪利曼、聖瑪利、聖心等有真條件轉直資而仍堅持公義、平等,以自信和謙遜服務社會致同等敬意。 向堅持平等教育學校致敬 直資學校設立,原是想給已辦得相當好的傳統名校多些自由,希望它們有更多的資源發揮創意,辦得更好,給家長多一種選擇,構想不錯。 傳統名校都有自己寬敞校舍,有悠久辦學歷史,有社會地位的舊生,錦上添花也是好事。與此同時,直資自由度太大(與資助學校相比),令所有默默耕

詳情

親子筆陣.森底話:家長四大盲點

做父母的總想讓子女有個快樂童年,但每每到了考試時期,很多父母卻會用最嚴厲的方法叫孩子念書。為何會是這樣?原因是大部分父母於子女念書這回事上都有幾個盲點! 經常補習 成績未必有改進 每位父母都想子女用功讀書,但有多少父母能有一套有效的說法讓子女真心領會到這點?事實上大部分人都沒法說出既動聽又發人深省的話去燃起子女念書的鬥志,但又不會先拿起筆寫篇「子女考試前的訓話」講稿去演講給子女聽,那就只好板起臉對子女說﹕「快啲讀!」、「專心啲!」、「仲有好多未讀完呀!」,所以父母的首個盲點,一言以蔽之就是﹕懶! 第二個盲點,就是做家長的常以為,讓子女多操練是最主要的,因為這是最容易又確實頗見效的,故很多家長都會很努力找補充練習或舊試卷,又會不斷送子女去上補習班,然後再請私人補習老師,更會專揀外國人教師單對單授予英文。結果錢花得愈來愈多,習又補得愈來愈多,但成績卻沒怎麼改進。說到底,其實是大部分家長自己的念書成績都不好,故根本無法提供一個合適的念書方法,那就唯有盡力催谷子女,以為這是盡己本分,可惜補習補得多並不表示子女就能學得多。 看不到子女優點 第三個盲點是很多家長都看不到子女的優點。其實要培訓一個人

詳情

親子筆陣.辣媽CEO:怪獸媽 誓要囡囡確診ADHD?

真沒想過那句古老十八代才會講的「寧生敗家仔,莫生蠢鈍兒」,在今日才真正發揚光大,點止金句咁簡單,簡直是金科玉律。但有in又有out,「虎毒不吃兒」正式被out,我一直以為做父母的即使不理子女快不快樂,最低限度都會望子女健康成長,但原來我徹徹底底的錯了,發幾多次夢都未曾想過,有朝一日「禽獸不如」的竟是為人父母者! 以為ADHD藥提升集中力 為了子女學業成績樣樣要贏要第一,有報道說竟然有父母想盡辦法,希望子女確診ADHD(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可以名正言順食精神科藥物,以為可以集中精神讀好書。要不是有精神科醫生實在睇不過眼挺身而出,實在很難相信這世界上竟然有這樣禽獸父母的存在。 哭求醫生處方「讀書藥」 知道子女沒有病,理應開心才是,難掩失望都已經夠離譜;竟然堅持繼續睇醫生,直到子女被確診才肯罷休。精神科藥物的副作用不是講玩,如果真有病,當然只能衡量輕重,兩害取其輕;但實情竟是眼見成績本來比自己女兒差的同學,被確診並食了藥之後,成績變得比女兒好,於是聲淚俱下求醫生照處方開藥?我憤怒都不知道可以如何怎樣形容! 幼

詳情

論盡教育:換一個局長都唔掂

收到一位署名Marianne讀者來郵,話睇完〈替吳克儉鳴冤〉後,批評王師奶婦人之仁,幫吳克儉講好話,話王師奶無立場,難道這四年半以來仲累街坊唔夠乎?相信Marianne女士一定是位家長,可能她為兒女入學左騰右騰,也可能晚晚陪太子讀書、做功課做到三更半夜,也可能給坊間TSA練習舞到失魂,所以怪責小婦人替吳克儉擊鼓鳴冤。 王師奶雖然口沒遮攔,鬧呢個,鬧那個,但鬧的是事,不是人;即使偶爾飛沙走石撞穿頭,也僅是無心之失。四年半來,筆下批評吳克儉不少,也只是恨鐵不成鋼,內心替他難過,講過N次「我見猶憐」。憐他初入官場盲摸摸,落筆打三更;憐他老實唔曉轉彎,到曉轉彎又不停轉死亡彎;憐他石狗公充老鼠斑,打腫臉充肥佬。橫睇豎睇,從半禿頭顱到八字腳,他不失為老實人,近日更證明他是忠厚人。林鄭最近一棍一棍「吽」落他身上,心靈創傷慘過斷咗七條肋骨,打甩門牙和血吞,不為自己辯護,EQ固然頂呱呱,忠厚度更無得彈。明知自己一定解甲歸田,仍遵守職場道德,不與上司抗辯,今時今日,這些人絕對是稀有品種,十萬個搵唔到一個。Marianne女士,就局長崗位來說,吳克儉確是不稱職,稍為寬鬆一點全面來看,王師奶替他鳴冤,也非婦人

詳情

吶喊

兒女篇:我就是我無聲的吶喊——「其實我們根本沒有選擇出生與否的權利,亦無從知道自己的誕生究竟有什麼意義和價值。有說傳宗接代是天職,結婚生子是為了生命得以延續。我是主角當事人,但就從來未曾有任何人告訴過我,這一切究竟與我的被出生的生命有什麼關係?我有很多沒有答案的問題,為什麼一出生就要肩負所有人對我的期盼及抱負?為什麼一定要聽父母話?為什麼父母說的話一定是對的?為什麼我的聲音如此渺小,還要接受慣性被忽略?為什麼只有用功讀書上大學這一條唯一出路?為什麼我們不能有興趣,又一定要與搵食掛鈎?為什麼連發夢都要被父母控制,發個夢都要切實際?為什麼老師不許我們發問?為什麼只有俯首聽命盲從附和的才是好孩子?為什麼拒絕平凡做自己就是離經叛道?父母的愛不是講得很偉大無私奉獻unconditional love的嗎?為什麼原來樣樣都有附帶條件?為什麼不入名校就不會有前途?為什麼小孩子要誠實絕對不能講大話,但大人可以滿口歪理謊話連篇,還要聲大夾惡以愛來做擋箭牌?讀書擺明只為求分數,竟然集體擘大眼講大話公開說什麼求學不是求分數?究竟有沒有方法可以令父母明白接納我就是我,我最珍貴?」父母篇:仔女不是工具憤怒的吶喊——「生兒育女,不是有錢有時間不是自私為滿足一己貪得意好玩之欲就可以隨便,隨時生!孩子不是寵物,不是機械人,更加不是湯圓可以隨意搓圓撳扁。所有生命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需要的是尊重、愛和包容,還有與生俱來就擁有的自由意志,建立屬於自己的天地和人生,以及發夢做夢追夢的權利。所以沒有責任,更加沒有義務去滿足彌補父母的渴望與願望,包括父及母們曾經錯過一切的事及情。至於成長的步伐,發展的速度,思想的方向,有差異分歧才是正常,根本沒有比較的理由和空間。為什麼硬是要拿子女作比較?為什麼不打造平凡誓不休?為什麼不是盡力捍衛保護孩子不被習非成是的所謂世俗俗世枷鎖荼毒?還樂此不疲做幫兇?甚至,成為兇手?為什麼悲劇連連發生,血淋淋的教訓還未夠觸目驚心?何解無論如何怎樣慘烈都不能令怪獸的你們醒覺?生養孩子不是一盤生意,沒有輸贏,沒有比較,沒有損益計算表。每個孩子都有各自獨特的性格和能力,都有無限可能和潛能,都有不同的路向取徑,還有精彩的人生和未來,請不要再用成績學位去規限和判斷!讓每一條生命活出彩虹,活出真我真意義,奮力為做到最好的自己去奮鬥,才叫不枉此生!各位父母,高抬貴手吧!」原文載於《明報》副刊Happy Pa Ma版(2016年11月29日) 親子 親子筆陣 Happy Pa Ma

詳情

幾時放手?

在教育小朋友的方針上,做父母的通常都希望小朋友能夠專注,但同時又會希望他們能夠成為全人,周身刀張張利,也文也武。又想他們專注學習,又要全人發展,兩個方針都想做到,想必然會有很大衝突!全人發展專注學習需取捨一個人能在某一方面做到極為專注,確然是有機會成為該方面最尖端的領導者,但當中所花的時間和工夫必然是極多,故要達到這種成功,其他方面自是難以取得平衡。舉個例,若你的孩子游泳成績很好,你作為父母當然希望用較多時間培訓他,令他有更加好的成績以代表香港出賽,甚至能在亞洲舞台佔一席位,然後再挑戰世界舞台。這是必須要專注才能做得到,然而當你發現他到了某一位置後,無論再如何努力都無法達到最頂尖那一級,想要退下來時,但先前已花了極多時間在游泳上,要重新平衡,的確不容易。按孩子能力 選擇發展方向所以作為父母,要落判斷真的要很準確,既要帶引小朋友追求頂尖,又要讓小朋友於各方面有平衡發展,那就一定要問自己,究竟何時要懂得放手?以彈琴為例,若你發現孩子既不是郎朗也不是李雲迪,那他何時能夠考得八級琴根本就不重要,那為何還要苦苦逼他小學未畢業就考上八級?倒不如放長時間,讓他上到中學後繼續慢慢享受音樂豈不更好?又如念書,若然孩子不能每科都名列前茅,那倒不如讓他多放點時間在課外活動上,讓他多接觸不同的人,學會處理好自己的人際關係,成為一個更為全面的人。讓孩子犯錯最難當然,要放手是很難的,但你無論如何都不該執迷,若你不懂得放開,只管要求小朋友建立專才,而不肯讓小朋友全人發展,只會浪費彼此時間。不過更要注意的,是孩子在全人發展方面有一點更難令你放手,就是放開手讓孩子去犯錯!根據統計,在學校裏會犯校規的學生,長大後成功的機會率普遍較高,因為他們會突破常規,會挑戰既有的規範,到了出來社會工作以後,這樣的思維是會有助他們鶴立雞群,更易成功!相反,一味守規矩的書呆子長大以後還是會繼續墨守成規,這樣雖然都可以平步青雲,但要脫穎而出就似乎不太容易。放手讓孩子犯錯、不過分箝制他們絕對是更加難,所以,教小朋友最要知道的,其實不是該讓小朋友發展專才還是全人,而是要學懂放手!原文載於《明報》副刊Happy Pa Ma版(2016年11月29日) 親子 親子筆陣 Happy Pa Ma

詳情

校園裏的特朗普效應

美國總統大選塵埃落定,但餘震未了。在美國著名街頭訪問網站Humans of New York,人們討論選舉結果對美國兒童的影響,起點包括這則臉書分享——要怎麼阻止這些行為?「我彷彿感到失去家園……好像不再明白自己身處的地方了……上周,在一間本地中學的飯堂裏,有同學吟唱『築牆』,現場有西班牙裔孩子哭了起來。如果你是校長,要怎麼阻止這些行為?要是總統可以那樣做,我們憑什麼告訴孩子他們不可以?……這教我心碎了。朋友告訴我:『我知道你為何難受,但那些都不是我投票給他的原因。』而我好像漸漸明白了。很多人對改變的盼望之大,遠遠大於不弄哭孩子……」她指出的不是特例。選舉拉票進行得如火如荼時,已經有同學情緒受擾的報道,他們叫這作”Trump effect”,特朗普效應。被特朗普效應橫掃的人各式各樣,有拉丁裔的、信奉回教的、坐輪椅的、女孩子……他們全部都曾經在美國候任總統的暴力語言中出現。社會扭曲 孩子也會變殘忍當社會被扭曲,甜美善良的孩子也可以變得殘忍,甚至比人們能想像的都要殘忍——我們知道,因為我們讀過中國近代史。那十年間,孩子們叫自己「紅衛兵」,人人心裏只得一個「紅太陽」和一本紅簿子,可以砸爛、可以造反、可以批鬥、可以揭發。如何在瘋狂中自處、不被仇恨淹沒、讓孩子維持盼望?這些在在考驗着那些仍然保持清醒的大人。在Humans of New York那則臉書帖子下,有老師這樣回應﹕「我在教室貼上『安全區』標誌,這本來是LGBT同學的安全區,現在我用它來照顧所有同學,以免除無知、恐同、仇外或任何形式的欺凌。每天上課前後和午膳時間,我都開放教室,歡迎有需要的同學來尋找安全感、寧靜、支持、一個擁抱,或願意聆聽的耳朵……當然,需要數學支援的,也可以進來。」「我們才是孩子的榜樣,不是那位總統。」原文載於《明報》副刊Happy Pa Ma版(2016年11月29日) 親子 親子筆陣 Happy Pa Ma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