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 Ho:拆解謬誤重重的反疫苗研究

疫苗安全性一直在社會爭議。近來一份研究報告指疫苗安全性成疑,旋即被反疫苗人士在各大社交平台分享,呼喊科學終於覺醒——疫苗真的很危險!但這份報告真的可靠嗎? 先交代一點背景:報告作者是 Jackson State University 研究人員 Anthony R Mawson。Anthony 是著名反疫苗人士 Andrew Wakefield 的忠實支持者;而 Wakefield 本身已因在《刺針》刊登造假學術論文,而誠信破產、醫生專業資格在 2011 年被褫奪。更可疑的是,Anthony 曾嘗試將研究投稿《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但因研究方法實在太粗糙,根本難以證明疫苗不安全,最終被拒刊登。最諷刺的是,《Frontier》期刊曾被部份科學界人士認為「不可靠的期刊」。 那報告出了甚麼錯?簡單而言, Mawson 撰寫報告方式不達專業科研人員的應有水準。他只抄取「合用」句子撰文,而不看全文意思。情況有多惡劣,從報告可略知一二:他指過往研究提出疫苗會增加健康風險,但只要細閱相關論文,就不難發現大部份均沒有指明所有疫苗都會增加身體風險。其中,Mawson 引述

詳情

潘麗瓊:民間教育局長陳美齡

陳美齡是陪着我成長,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偶像。近因盛傳陳美齡會出任教育局長,令她再火紅起來。基於好奇,我買下了《人生的38個啟示——陳美齡自傳》。 令我驚訝的是,樂壇寵兒一出生,陳媽便大喊倒楣,因祖母嫌她連生三女,「美齡」意思是「尾齡」,警告媳婦不准再生女!她不及大姐漂亮和二姐聰明,膽小害羞,買沙示汽水會打翻,滿身是血;無心讀書,降到D班。轉捩點來自小六班主任Miss Tang一聲讚美「好可愛!」令她通電,燃點信念:只要有心去做一件事,一定會有成功的方法。 陳美齡由害羞和自怨自艾的女孩,變成愛心大使、在舞台上發光的明星,轉捩點是做義工,探訪沒有四肢或失明的小朋友,發現「所有的埋怨都只是無病呻吟」。沒有放棄自己的小朋友啟發陳美齡「為人着想,忘記自己」,驅使她練習結他和學唱民歌,以便籌錢給小朋友買食物和舊衣。上電視,吸引到唱片公司注意,邀請十四歲的她灌唱片,她靈光一閃挑選的Circle Game,是改變她一生的成名作。 這張唱片像有翅膀一樣,把她帶到日本闖天下,但月亮的背面是奔波賣唱,令她最紅時毅然退出歌壇……陳美齡表面順遂的人生,絕不平坦。廿一歲喪父,經常面對艱難的人生抉擇,包括中日婚姻

詳情

Edward Ho:家長不信疫苗有錯嗎?

友人近日談到,一位初為人母的朋友在看過大台《新聞透視》(疫苗戰)後,有點擔心讓囝囝接種疫苗後會出現什麼問題。 聽罷,我即時說:「那很正常啊!」自己在孩童年代,就曾因生病嚇得父母即時送我到醫院。雖然我未為人父母,但都有聽過家人、朋友,訴說自己照顧新生命的一點一滴。作為新任父母,對很多事都一無所知;就算知曉的,用到時也會心存恐懼。他們不止要對自己負責,還要對新生命負上一生的責任。也因如此,我從來不會覺得家長對疫苗有憂慮是多餘的;甚至乎我覺得讓他們擔驚受怕,科學家和政府或多或少都要負點責任。政府未有足夠人手去解釋疫苗安全問題;二來,政府一般都無視反疫苗聲音,久而久之,就助長了一班利用家長恐懼的「意見領袖」。 現時常聽到的後真相時代,就是這批意見領袖造成。他們隨口說幾句:「疫苗很危險」、「體質才是致病原因」,甚至近日會聽到「小朋友發燒不要服用退燒藥」之類的論調。一句「文章或書本只屬經驗分享」就可提供「醫療意見」,完全不需負責任。不僅如此,意見領袖的意見很多時與事實不符。他們為支持自己的論點,只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數據和研究論文,形成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也就是說,他們資

詳情

木暮:「個仔本身免疫力廢」?家長知情權被剝奪時 那些人在說什麼

關心疫苗成效與風險的父母,到底在想些什麼?反「反疫苗」(下稱反反人仕)已經說過,連世衛都已經訂明,要有95%注射率才合乎準則,才有「群體免疫」的效果,為什麼還是有家長不打針?《新聞透視》甚至把「反疫苗」家長對疫苗的「誤解」都花了不小的篇幅,向公眾展示。為什麼反反人仕說的,家長偏偏「不聽」,還是去那些在反反人仕眼中專門發放「假資訊」的「反疫苗」群組? 反反人仕要打的對象是他們眼中的「反疫苗」KOL,並想把「打針是義務」的責任觀念灌溉家長。反反人仕的問題是,他們從來沒有表現出同理心,關心家長擔憂什麼;他們只會針對家長誤解哪個病徵、病毒,然後用專門知識反駁,得出「反疫苗KOL害人不淺」的結論與指控,每次都一樣。到底家長在擔心什麼?他們的回應就是:為大局著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最近一則網民留言: 「如果打MMR都折騰都(到)咁樣,即係個仔本身免疫力廢。如果唔打針中麻疹,成個group個個細路按吓摩就無事,但呢個仔就係西醫口中剩低會出事果1%,用薑汁沖涼都無用。」這留言包含的資訊量,相當豐富。首先,打一歲針MMR後,嬰兒身體出了狀況,是嬰兒本身的問題。如要向任何一個家長講這番話,你都成為「反疫苗

詳情

山地媽:談獎勵:論功行賞VS慰勞酬勤

踏入七月,考試已畢,小學一年級的課業總算無驚無險完成。這幾個星期學校不派功課,下午游手好閒,就去鄰居家玩。鄰居兒子跟我女兒一樣大,最近買了新寵物,熱情地邀請我們去看:「這是爸爸獎勵我英文考試及格的禮物!」 相比鄰居的大手筆,我對女兒的考試獎勵真是夠寒酸的。第一次考試不錯,不過我什麼都沒有獎她,只是聖誕節時禮物買豐富一點,說是聖誕老人獎勵她有乖和用功讀書。第二次考試,考的東西開始有點難度,溫習時鬧情緒,老公問女兒想要什麼玩具,說考試能保持原來名次就買。女兒想要也不過是一件一百幾十元的小飾物,發成績表後也兌現承諾買了。 不過後來反省,這樣做其實不對。每班總有人考第一、有人考第尾。以名次為標準,就是拿孩子與同學比較,可是同學生不生性、發不發奮是不到我們控制呀!極端點說,難道孩子和同學集體超級懶惰,所以孩子僥倖考第一,也值得讚賞獎勵嗎?反過來說,難道已經盡力了,卻因為同學忽然開竅突飛猛進而令自己名次下降,那也要挨罵嗎? 比較分數也不是好方法,老師出卷時深時淺,上學期的卷放水,不怎麼溫習也能考上90分,下學期要求高了,即使有溫習,能考到70分已經不錯,分數不能代表全部。要比較,就應該和自己比較,

詳情

木暮:請支持疫苗人仕快去打針

近日,網上出現不少反「反疫苗」文章,疾呼要做負責任的家長,避免社區爆發疫症,要嬰兒注射疫苗。有人甚至用細菌名稱在facebook開隱名帳戶,到一個被標籤為「反疫苗」的臉書專頁,向版主說「多謝」,用小學雞、中二病手段騷擾「反疫苗」人仕。在網上積極地支持疫苗注射的人,更會把「自然療法」視為詐騙,認為不應稱它為「療法」。以「食療」醫治國君平民的《大長今》主角,這回真的躺著也中槍!再讀那些講求科學理據的文章,多番提出美國有新移民社區爆發痲疹疫情,根據文章引述新聞報導分析這是由於「反疫苗」風潮釀成,當地有新移民聽了「反疫苗」的講法,相信了,於是決定不打針,導致社區感染,甚至有人不惜搬出舊聞:有個母親的孩子因感染百日咳致死,她指責所有不打針的人連累自己孩子。好一個未審先判的強國文化。 驅使一群正義人仕進攻「反疫苗」人仕,必定是基於公共衛生,為大多數人伸張正義,此乃義舉,理應表揚,並獲得大多數人支持才對。坊間不管是社運界著名維權律師、知名網媒策劃人、孩子已打齊疫苗的父母親,都紛紛在facebook反對「反疫苗」,說這是民眾聽信「陰謀論」的結果,亦/又提到二十年前有被除牌醫生發表了假醫學報告,一再向人

詳情

【2047家書】給2047的哥哥、妹妹、弟弟的一封信

2047的哥哥、妹妹、弟弟,很久不見,你們好嗎?日本梅雨的天氣讓人很不舒服吧?香港這時應該也很悶熱潮濕了。 你們讀這信的時候,哥哥已經三十九歲、妹妹三十五歲、弟弟都三十一歲了。而現在寫這封信的媽媽才三十四歲,都是三十代。我相信成年人的甜酸苦辣你們已經嚐過了,又或者媽媽曾經為你們作過的選擇,你們也明白了。 你們有沒有回香港走走?那不只是我的家鄉,也是哥哥成長的地方,更加是妹妹和弟弟出生的地方。你們有沒有一刻怨恨過爸媽的決定?例如,明明媽媽嫁到日本,可以就這樣生活下去,住了兩年卻又帶著一歲的哥哥回流香港;待你們習慣香港的節奏,廣東話已成母語,建立了自己的朋友圈子,甚至爸爸都拿了永久居民身份證了,卻又把你們從香港扯走,要你們重新適應日本的生活…… 之類,讓你們不解甚至心生埋怨的事。 孩子,我明白那種切斷身土關連的痛,更何況那些原來每天見面卻變成不易相見的是媽媽也是你們最親的親人。可是,孩子,這種痛在香港其實毫不陌生——人來人往,不同時代由中國來,在香港過了一代又一代,然後有的去了英國,有的去了加拿大,有的去了澳紐,有的去了新加坡,有的去了台灣,而你們到了日本。 其實香港是一個好地方,最少你們

詳情

【2047家書】對兒子的二零四七年寄望

阿仔, 有一個名為《評台》的時事評論網站邀請我寫一封公開信給你,不過不是今日的你,而是二零四七年的你。到時的你已經會是年近四十,應該沒有興趣聽我這個「死老嘢」有什麼要對你說了。 不過,你都應該知道,嫲嫲是六十多歲被肺癌奪走的。我的呼吸系統一路都比較弱,使我懷疑會遺傳嫲嫲的病。按照這邏輯,我到二零四七年很有機會已經過世,不能再與你溝通。因此,你可以把這封信看成為我預早遺言之一吧。 我相信,不少同期被《評台》邀請寫這些未來公開信的作者都會以香港二零四七年的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大限作為主題。但老實說,我覺得要就一個這樣的議題寫信給你好像有點奇怪。這個奇怪程度絕對不下於一個丈夫在情人節寫信給妻子、寄望她能對一國兩制有貢獻!再者,我根本不知道2047年的你會在哪裏生活,誰知香港的事會否還與你息息相關? 所以,我對二零四七年的你的寄望十分簡單。 我希望二零四七年的你不會活在一個被全球暖化弄到翻天覆地、民不聊生、戰火四起的世界,亦因此希望你能在生活上愛惜這個地球。 我希望二零四七年的你無論是選擇單身、做神父、認定女子或男子為你的伴侶、或有自己的子女,都會一切以愛為先、不會有害人之心,生活上不求大富

詳情

【2047家書】哪些故事造了你

Trevor, 你好嗎?我是你口中平平無奇的大嬸,你三十幾歲的媽媽,現在的你也是個三十幾的大叔了!那明顯是小丸子的講法,《小丸子》是你最愛的卡通片,在你七歲時,你還記得嗎? 每場相遇都奇妙,我們遇見小丸子,正是在水深火熱時。去年,你剛上小一,從幼稚園串幾個字、默五句,變成串三十幾個字、默十句。恰好,你是個超級聽話的孩子,你堅持要串好所有才睡,連一隻倉鼠也不放過⋯⋯原來倉鼠叫hamster ,也是陪你温習才學到的。我一直認為需要識的字,看書時自會看到,看多了就會識,字是儲回來的!在故事裡、在生活中⋯⋯ 就像你最愛的「一屁股坐下來」、「急得屁滾尿流」,不也是從那套狗仔《福爾摩斯》裡學到的嗎? 默書固然令你吃不消,但更要命的原來是整日的競爭氣氛:分組比賽、鬥快搶答、貼紙貼簿面、默書由高分派到低分⋯⋯ 放學後你已筋疲力盡,當然不想做功課,但又怕完成不了,尤其是那些連綿不絕的抄寫;你總是拼命做、緊張地做⋯⋯ 於是我想起《小丸子》,雖然這個階段你最討厭女孩子,但《小丸子》對你來說出奇的吸引。放學後,我們總會一起看兩集,食幾塊餅、飲杯果汁,輕鬆一會再苦幹。 可能,小丸子說出了你的心聲:想試下野外露營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