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力量:從《親親我好媽》到《迷》的母女情的Stereotype

「男兒有淚不輕彈」? 看著《親親我好媽》,江美儀飾演的虎媽,晉升「直昇機家長」(Helicopter Parents)廿四小時全天候監控大女兒嚴茜瑜(江嘉敏飾)而導致母女決裂,茜瑜不認繼母的她;當兩母女喪哭的時候……我會相信女人是水造的。 然後再看《迷》,田蕊妮飾演的「鏟雪機家長」(Snowplow Parents)為唯一女兒倪樂兒(簡淑兒飾)事事打拼,為金錢而「開着噴射機引擎的攻擊型號」(Jet-powered turbo attack model)不停地幫孩子除去前方障礙;結果弄巧反拙母女反目成仇;當兩母女喪哭互罵及至女死去母哀悼的時候……我更相信女人淚水的力量。 但為何「男兒有淚不輕彈」?尤其在傳統的社會「Stereotype」之中? 從林語堂《看電影流淚》到看電視流淚? 幽默大師林語堂有文《看電影流淚》,其中一段說道如下: 「“你流淚了嗎?”當我們看過了《孤星淚》這部電影,從南京大戲院裡出來的時候,我的妻子問我道。“我當然流淚的咯!”我說道。“凡是看了那個打動我們全部情感的偉大小說而不流淚的,便算不得是一個有充分人性的人,是嗎?”」 同樣地,當我看著《親親我好媽》,又或《迷》,

詳情

論大台三線劇集「家的觀念」與電視群治的關係

「論電視與群治的關係」 百多年前,梁啟超有文《論小說與群治的關係》,其中有曰:欲新一國之民,不可不先新一國之小說。今天呢?小說已沒落,代之而起的電視、電影也落後,YouTube也有點過時,當即時真人騷App「17」大行其道之際,還論什麼電視呢? 無論如何,在某程度而言,電視仍能發揮社會群治的影響,儘管電視也在給我們現實加上幾分幻想及寄望的色彩? 為何拆不掉《愛‧回家》的招牌 在大台TVB的八點鐘第一線自家劇集中,近年來都被冠以《愛‧回家》的招牌;即使劇集內容及人物一轉再轉也好,來到《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也好。 家很重要的,對人而言,對社會而言,對政權維穩也如是。八點鐘第一線自家劇集,就是要宣揚也好、維穩也好,都要盡力營造大台TVB多年來的口號金句——「無嘢重要得過一家人齊齊整整」。即使現實是事與願違的也好,即使現實是好多人住在劏房連明天的安居在哪兒也不知道也好。電視的理想也好、幻想也好,至少還讓人們打開電視還有著一點點的寄望及一絲絲的希冀, 這就是電視娛樂與群治的關係之一! 《愛‧回家》在八點鐘播放,如果不用開OT,今時今日,究竟又有幾人會坐在家中跟家人一起吃飯收看呢? 《親親我好媽》

詳情

是母愛,還是暴力?

由十月懷胎到眠乾睡濕,母親對子女的恩情的確有如天高海深,但「世上只有媽媽好」,卻成為了不少子女的魔咒。近期無綫劇集《親親我好媽》以及坊間對此劇集的討論,充分反映「愛你變成害你」的恐怖。 記得以前的校園劇,不是以學生為主角,就是講述老師們春風化雨的奮鬥故事。《親》以「虎媽」為主題,講述幾位母親以不同的極端方式教導子女,衍生出不同的溝通問題,亦道出現今學校「以家長為本」的病態。 此劇拍攝期間,曾因為劇本太差而被高層勒令停廠整頓,監製拍畢此劇就(被)辭職。劇集被安排在農曆新年後的淡季播映,反映電視台對它不寄厚望。豈料自播出以來,其收視竟節節上升,坊間也充斥着好評,倉底貨突然變成熱播劇,本身已夠離奇。 家長讚劇集「貼地」 更離奇的是,讚好此劇的,竟然就是劇集影射的對象——怪獸家長們。在某討論區,家長激讚劇集「貼地」,令她們有共鳴。有人覺得江美儀飾演的「虎媽」查向善入型入格,演活了她們在真實生活管教子女的方法——包括要求女兒考高分,沒收子女的手提電話,在社交網站開假帳號與子女「做朋友」等;又有人認為呂慧儀飾演的怪獸家長袁圓,對兒子過分溺愛,又為了鞏固兒子在學校的地位加入家長教師會,雖然「抵死」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