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解密檔案與真相

解密檔案不一定是真相,千萬別搞錯了。近年解封的檔案年份,皆是廿多三十年前中英談判香港問題或關乎六四事件的外交密電,內容包括港督或駐華大使館與倫敦的來往信函,能窺探官員謀略、談判博弈,甚至是官員對當年「高等華人」變色龍的評價,皆為填補歷史空白的有趣資料。不過,近年解封的「六四密電」,卻是另一層次的資料。例如,去年傳媒挖掘解封文件,六四前英國駐華大使館曾向倫敦報告,鄧小平說過「殺二百人保二十年穩定」。密電說,資料從一位教授口中得知,那位教授則從另一匿名線人得悉。即是說,算是三手資料。到今年,另一批檔案解封,大使唐納德引述一名消息人士得悉一個「國務院人員」的講法,六四鎮壓「最少一萬名平民死亡」,也是間接資料,基本上無從考證。好些說法並非新鮮,例如六四死亡人數、高層派系瀕臨內戰等,有些當年黨的喉舌也寫過。當年兵荒馬亂,外交系統得悉的傳言,不一定自然而然地權威,部分連大使自己也明言不能盡信。好些網友讀到外交密電「有料爆」,有種「真相出土了」的慨嘆,那就是過分詮釋了。無論死一千人還是一萬人,開坦克鎮壓手無寸鐵的平民,肯定是錯;事隔近三十年,掌權者仍然封鎖消息,繼續掩飾,則是錯上加錯,毋庸抵賴。[區家麟]PNS_WEB_TC/20171225/s00311/text/1514137723151pentoy

詳情

檔案備忘:誰可否定《中英聯合聲明》的國際責任?

中國官員近年開始不斷放風,稱《中英聯合聲明》已經完成歷史任務,同時不忘警告外部勢力不可干涉香港事務,好像說到香港已經與「其他人」無關,不再需要履行國際承諾。 但事實是否如此?大家都清楚,香港前途問題由《中英聯合聲明》決定,這份聲明是屬於中英雙方同意,具有真正法律約束力的國際協議(International Binding)。無論是中英雙方甚至港方,都有責任保證香港制度的運作沒有違反聲明內容。我們可以從近年英國陸續解封聯合聲明簽訂前後的機密檔案,重溫一下這個無人能篡改的憑據。 在2014年解密的一份英國首相府的密檔(PREM 19/1267)中,記錄了聯合聲明在84年9月26日草簽前,戴卓爾夫人與時任港督和行政局非官守議員在唐寧街10號的一次關鍵會面。當時戴卓爾夫人言之鑿鑿強調,英國政府將有持續責任確保《聯合聲明》「不會違約」(she was confident that any British Government would accept a continuing obligation to ensure that there were no breaches of the agre

詳情

從英國新密件三看六四事件

在之前兩篇文章中(1月7日、2月4日《明報》),筆者已抽絲剝繭分析了去年底英國國家檔案館新解封一批涉及1989年北京六四事件的機密文件。特別指出了當中引述「來自鄧小平方面」關於「200人的死亡可以換取中國20年和平」的所謂「權威」消息,可信度非常低及可疑,接下來再分析其他內容。 當年在華西方情報機構或手足無措 當時英國駐華大使唐納德在密電中還提及,第27集團軍在天安門廣場的血腥鎮壓,或觸發軍中各部隊內訌。但英國時任駐美大使Antony Acland在6月7日密電中指出,縱有多項證據顯示第38集團軍與鎮壓行動保持距離,不過中情局未有證據顯示,軍中冒起了另一股勢力,對於傳媒指中國或爆發內戰的揣測表示懷疑。 這段內容已證明幾乎完全失實,並且顯示了英國對華情報工作水平不宜高估。當然類似情況也出現在其他國家情報機構,甚至當年算是相對了解內情的美國中情局。英方文件引述中情局消息,指解放軍未至於出現另一股反政府勢力,對爆發內戰的可能表示懷疑,是上文唯一正確之處。 然而令人疑惑的是,上月中情局也解密了六四檔案。內容除呼應英方指第38軍沒有參與清場的同樣謬誤外,卻反而指出軍隊曾發生內訌和交火。同樣消息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