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出動解放軍

「天鴿」來襲,一夜之間,澳門黃金堆成的外衣被颶風扯走,徹底暴露敗絮其中。最少十死幾百人受傷的風災,究竟純粹是天災?還是有攙雜其他因素的人禍?沒有認真深入調查,沒有釐清責任,很難保證,慘劇不會重演。但到現時為止,看不到澳門政府有任何痛定思痛的表現,只用三招門面工夫,以平民憤:派錢、炒人、出動解放軍救災。颶風已過,沒有災民受困於洪水,也沒有大量傷者埋於瓦礫,出動駐澳門解放軍,只為清理堆積如山的垃圾,實在大材小用。人們不禁要問,澳門為何如此不堪,連災後清理垃圾的能力都缺乏,要勞煩「能打仗,打勝仗」的鋼鐵雄師,為澳門居民打掃衛生?或許有人會說,澳門政府就是無能,如果任由垃圾繼續堆積,分分鐘會爆發瘟疫,向解放軍求助實在無可厚非。對解放軍的無私奉獻,澳門居民更是感恩戴德,多謝都來不及。政府無能,澳葡年代已顯露無遺,主權移交後,不但未見改善,情况更是每况愈下。長期以來,澳門公民社會力量薄弱,左派團體獨大,只擅長蛇齋餅糉的收買與統戰,關鍵時刻卻無法發揮作用。澳門媒體輿論早已歸邊,淪為宣傳工具,政治上的反對力量也聲音微弱,無法形成有效的監督與制衡。官商黑勾結在澳萄年代長期存在,回歸後,換了老闆,主角變易,遊戲規則卻沒有多大改變。黑沙環豪宅窗戶幾乎百分百被颶風颳走,暴露出或涉偷工減料的豆腐渣建築。停車場水浸遇溺居民報警,幾小時沒有救援,結果造成慘劇。非法違規,當中涉及龐大利益,官員只會隻眼開隻眼閉,政治上缺乏制衡,沒有人會窮追猛打。輿論上缺乏監督,造成官僚疏忽怠惰,即使不作為也沒有什麼嚴重後果,結果造成積非成是,積習難返。更關鍵的是,澳門小島寡民,早已認命,對政治興趣缺缺,對政府也沒有要求,過着與世無爭的生活。什麼民主自由人權只是無可無不可,更會對搞搞震的一小撮泛民反對派疾言厲色。再加上年年有錢派,教多少鄰近地區的居民欣羨不已。無論政治如何衰敗,每年有過萬意外之財到手,管他冬夏與春秋。澳門的天災人禍,對港人又有什麼啟示?[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0829/s00193/text/1503943508240pentoy

詳情

潘小濤:習近平一個人的閱兵

今日(評台編按:即8月1日)是中共建軍節,也是中共建軍90周年紀念日,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兩日前檢閱了三軍。今次閱兵安排跟過往有很多不同之處,是百分百的「姓習」,體現習的治軍之道。 首先,今次閱兵既不是在北京天安門城樓前的長安街,也不是在軍營裏,而是在內蒙古朱日和軍事訓練基地內,真正的沙場閱兵。這是中國最大的軍事訓練基地,位於內蒙古腹地錫林郭勒盟朱日和鎮,佔地1066平方公里(相當於香港面積),主要供陸軍各兵種及空軍進行協同作戰實彈訓練。在此閱兵,說明其軍事性質,面向軍隊內部,而非像過去的大閱兵那樣,向公眾及外界展示軍力、炫耀先進武器。 其次,包括習近平在內的1.2萬官兵,都是身穿作戰用的迷彩軍服。過往的受閱官兵都是千挑萬選,男的高大威猛,女的亮麗標致,身穿醒目禮服、手持新淨自動步槍,就連刺刀也是閃亮亮,大家邁着經過千錘萬煉而成的整齊方步,那步操聲混合着整齊口號,就是所謂的氣勢、軍威。但這樣的兵中看不中用,花那麼多時間練習花俏伎倆,還有時間進行真正的練兵嗎?相反,今次閱兵摒棄這些表面的東西,回歸軍隊軍人本色,以正常跑步而非踢步去集結,這小小實戰感正是要體現習提倡的「能打仗、打勝仗」,

詳情

潘麗瓊:遼寧艦:一場沒有炮火的戰爭

一艘遼寧艦,像旋風般席捲全香港。即使無法搶到那2000張票上艦參觀,巿民也要爭相到它出沒之處一睹它的風采。畢竟航空母艦聽得多了,從未見過真身,即使遼寧艦是一艘二手的蘇聯航母,經過翻新,但總算是第一艘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的航空母艦,第一次開放給公眾參觀,就讓港人先睹為快,難怪叫人趨之若鶩。 香港人不是非常仇視大陸人的嗎?見到大陸人自由行拖篋,便摩拳擦掌誓要狙擊,聲言要港獨自決。為什麼忽然間180度轉變,變得熱烈愛國、爭睹遼寧艦的風采?如果要港獨,看見這隻充滿殺傷力的航空母艦,應該義憤填胸,咒罵是北京敵意宣示武力才對! 從此可見,所謂港獨自決,是不堪一擊拉雜成軍的政治潮流而已,是對現實不滿的情緒發泄,被政客包裝利用。諷刺的是,在遼寧艦訪港掀起熱潮的同一時間,自決派頭號人物黃之鋒等在高院就2014年佔領行動期間,旺角清場時違反法庭禁令,被控藐視法庭的罪名認罪,等候判刑。一強一弱的對比,突顯出港獨自決派,沒有政治策略和武裝實力支撐,走到今天,已經江河日下了。 遼寧艦訪港,是一場沒有炮火的戰爭,是意識形態上的宣傳戰。進攻是最好的防守,區區一隻航空母艦,在一夜之間征服了香港人,人性喜歡依附成功,而非

詳情

解放軍徵用香港民用運輸的構想

香港與內地的融合問題一直是熱話,一河之隔的深圳更是兩地合作和同城化的典範。不過,筆者今次想探討的並不是經濟方面的合作,而是深港軍事方面的融合,以往較少有內地軍方單位直接談及,最近則有一些新構思浮上水面。 內地論文倡港設交通戰備辦公室 解放軍軍事交通學院講師周京京,聯同軍委後勤保障部李祖賢等人,最近發表一篇題為〈深港地區軍民一體化交通運輸動員體系構建〉的論文,建議解放軍在香港設立「交通戰備辦公室」,在預備和緊急時可徵調民用交通工具作軍事用途,以實現軍民一體、深港一體,務求提升深港地區的戰略安全和發展優勢。 軍方的交通運輸動員,即在戰時、和平準備時(演習)及特殊情况下,有權統一組織和調用機關、團體、企業和個人的民用運輸工具、設施和人員作軍事用途,而一切擁有民用運輸能力的單位和個人應當義務配合;如果在被徵用過程引起直接財產損失或人員傷亡,則會依法獲得補償和撫恤。 參考外國軍民運輸的成功經驗,內地近年積極推行「大軍交」政策,整合航空、鐵路、公路、港口、數據等方面的民用資源,在平時備而可用,作為後備力量;必要時則轉為軍事用途,作運兵和運載軍事裝備之用(除了武器和危險物資)。近年,解放軍曾用高鐵和

詳情

駐港部隊為何枕戈待旦

日前解放軍駐港部隊在青山靶場高調舉行了一場實彈演習,有外國傳媒形容為「向港獨示威」,不過很快就有建制派議員出來消毒稱,演習不是針對港獨勢力,大家不應過分解讀,云云。駐港部隊公開實彈演習今年是第二次,去年是7月4日舉行,似是慶祝回歸活動一部分,今年選在此時舉行,時間上有何玄機,只能見仁見智。兩年實彈演習構思不同從官方報道看,去年的演習構想是,「一股武裝分子遭海空打擊後,利用香港青山地區地形組織倉促防禦,企圖伺機向港島、九龍地區實施滲透破壞活動」,可見打擊的是強弩之末。今年的演習構想則是,「一股潛特武裝分子秘密佔據香港青山地區構建營地,企圖以青山營地為依託,伺機向港九地區滲透破襲」,應對的是風起於青蘋之末。自從2014年佔領運動以來,內地官媒對於駐港部隊的報道確漸趨高調。一般讀者較少留意的是,今年6月內地多家媒體集中發出了一組有關駐港陸軍特戰一連的報道,其中《南方周末》報道中透露的若干細節頗耐人尋味。報道中透露,駐港部隊專門在青山城區建成了模擬城區靶標控制系統和影像實彈射擊訓練場,是駐港部隊最先進也最貼近實戰的訓練場地,可見城市巷戰是駐港部隊的主訓科目。去年11月14日晚,特戰一連的一次緊急演練,命令就是「接上級通報,數十名潛伏在香港境內的某國際恐怖組織成員,在石崗地區連續製造了7起恐怖襲擊,造成百餘市民傷亡,我連奉命迅速出動……」文中又透露,「該連全天都保持三級戰備,作戰裝備都放在戰士們的牀頭,戰備物資都放在車上,並且每天分三次對戰備車輛進行點火檢查,每個星期都要清點戰備物資」。為保證緊急出動時能縮短一分鐘,在宿舍樓外還加建了一個兩座樓梯。特戰連24小時三級戰備有熟悉內地軍事的網友評論稱,這種戰備狀態實際上接近一級戰備:完成一切臨戰準備,部隊處於待命狀態。即古人所說的「枕戈待旦」。問題是,香港有什麼緊急情况,需要如此全天候備戰呢?原文載於2016年11月3日《明報》中國版 解放軍

詳情

隋、唐級核潛艇開建 戰力比肩美軍

在可見的將來,中國在海、空、天三大軍事領域「潔身自愛尤可、威脅美國尚遠」,這令中國無法擺脫戰爭的威脅,唯一的例外是核潛艇。095型隋級攻擊型核潛艇和096型唐級戰略核潛艇開建的確令美國寒顫連連,原因是隋、唐級核潛艇的技術指標很高。簡單來說,隋級至少要比肩美國弗吉尼亞級攻擊型核潛艇,唐級則比美國俄亥俄級戰略核潛艇要有所超越。積改革開放38年之功,中國在大功率反應堆技術、超大直徑耐壓殼體製造技術、聲納監測技術和潛艇靜音技術均有飛躍性的發展。此外,射程1.5萬公里的巨浪-3潛射型洲際導彈已開發成功,為隋、唐級建造打下堅實的基礎。隋唐實現中國史上最強勁復興1970年,中國091型核潛艇首艇建成下水,正值美國前總統尼克遜即將訪華。在中美聯手抗蘇的背景下,北約給其起名「漢」;漢是中國史上最強大的皇朝,這反映了北約的善意和期望。接着,092型戰略核潛艇也於1981年問世,北約稱為夏級;夏是中國第一個皇朝,西方起此名也是一種友好姿態。同一時期,北約還給中國第一代國產常規動力潛艇起名為明級。至此,用朝代名為中國潛艇起外號便成了慣例。中國歷史上共有12個統一的皇朝:夏、商、周、秦、漢、晉、隋、唐、宋、元、明、清。夏、商、漢、晉已用在核潛艇上,而宋、元、明、清也已用在常規潛艇上,只剩下周、秦、隋、唐4個朝代名未用。目前,中國所有核潛艇一律名為「長征」,以「09」作型號,獨缺世界通行的級別名稱。過往的級別名都是假手於北約,據說此次主動取名為隋、唐級。隋、唐是中國史上最強勁的一次民族復興,並創下了輝煌無比的隋唐盛世,起名隋、唐級正是現實的寫照。隱身廠房可同時建兩艘核潛艇葫蘆島渤海造船廠是中國唯一建造核潛艇的船廠。該廠前幾年依山傍水圍建了一個全新大型港灣,面積比原港灣大,位於葫蘆島港北面,翻過一座山便是。港灣南面、山腳之下填出大片土地,專為建造隋、唐級核潛艇而建的全新大型廠房便建在上面。新廠房可同時建造兩艘核潛艇,每兩年可生產2至3艘,為舊廠房一倍。日後舊廠房專責核潛艇的中期維修和保養,以及日益繁重的退役核潛艇處理工作。據聞,新廠房獨特之處是有隱身能力。所謂「隱身」並不是看不見廠房,而是有專門反制設施,令衛星和雷達不能探測到廠房內的情形。新廠房另一獨特之處,是室內寬大的核潛艇建造平台可以升降。核潛艇建成後,船台連核潛艇下沉到乾船塢底部,然後放水入塢,潛艇便可駛出乾船塢,潛行進入外面的港灣,全程都在水下,外界無從知其廬山真面目。隋級專為獵殺美航母設計隋、唐級按型號順序是095型和096型,屬第三代。但因093商級插入了升級版093A/B型,094晉級也插入升級版094A型,為第三代,所以隋級和唐級是中國第四代核潛艇。早前網上曝光了一艘特大核潛艇,其直徑比泊在旁邊的093型核潛艇大四分之一,約為12.5至13米。西方認為是093B型,有16個垂直發射筒,可以發射鷹擊-18反艦導彈或巡航導彈。但是,根據中國國家標準之垂直發射裝置通用要求,任何垂發裝置(彈道導彈除外)長度均不超過9米,093A/B型核潛艇是雙殼體,直徑已達10米,長度足以安裝任何發射筒,毋須採用12米級特大耐壓殼體。所以,網上曝光的特大核潛艇,應是一艘實驗艇,目的是檢驗12米級特大耐壓殼體的技術性能。綜上分析,隋、唐級核潛艇可以勾畫如下:隋級將一破傳統改用單殼體設計。單殼體濕表面積少、航行阻力小、噪音低,裝配四代大功率反應堆,泵噴式推進,水下最大航速可達35節。水下排水量約8000噸,長約110米,潛深450米,極限潛深600米。「高航速、大潛深」是中國核潛艇設計師一直追求的夢想。從上述指標看出,隋級是專為獵殺核航母、核潛艇而設計。至於「破交」作戰、海上封鎖、對陸攻擊和特戰任務,則由第三代核潛艇093A/B及093T特種艇執行。隋級前端裝備6具533毫米重型魚雷發射管。除裝在魚雷管的6具外,另有兩倍的備彈,裝備目前最先進的魚-11魚雷,採用線導、主被動聲導或尾流歸向導引方式。尾流歸向導引能追蹤敵艦尾流發起攻擊,可以蛇行式前進,速度超過60節,射程約100公里。據說,魚-11將參照俄羅斯暴風雪魚雷改裝為超空泡魚雷,時速達200節,在其攻擊距離內,任何艦船包括核動力航母和核潛艇都無法逃脫。隋級還有8具導彈垂直發射管(上述特大核潛艇小龜背位置),可以發射反艦導彈、巡航導彈和防空導彈,用以反制敵方反潛力量的狙擊。唐級靜音勝美國俄亥俄級096型唐級戰略核潛艇也是單殼體,採用12米級超大直徑耐壓殼體,比隋級大兩級即2米,最大直徑達13米。所謂10米級耐壓殼體,是指10至10.9米直徑的高強度無縫鋼管,11米級則是11至11.9米,12米級則是12至12.9米,餘此類推。核潛艇中間粗兩頭窄,便是由這些一圈比一圈小的高強度無縫鋼管焊接而成。唐級的動力系統與隋級類似,由於艇體直徑高達13米,所以反應堆等動力設備可以裝在減震浮筏上,震動大的設備甚至加裝兩層減震浮筏。同時單殼體潛艇內部空間大,有條件裝設更多靜音設備。因此,唐級靜音綜合水平比隋級高,略勝美國俄亥俄級戰略核潛艇。唐級裝有16個發射筒,而夏級和晉級只有12個,裝備16枚巨浪-3(JL-3)或巨浪-3A(JL-3A)潛射洲際導彈。唐級一舉去掉了夏、晉級的大型龜背,外形更加流暢。唐級與隋級一樣,水平舵由圍殼舵改為艇艏舵,高聳的圍殼改為流線形設計,高度削減了三分之一。經這一系列處理,據說速度提升了10%,噪音也降低10%。一般估計,唐級的長度約為150米,水下排水量約為不超過1.6萬噸。因為噸位小、濕表面積小,阻力也小,機動性強。巨浪-3可打擊大西洋兩岸巨浪-3採用東風-41洲際導彈的2.78米直徑藥柱,可能就是潛射型的東風-41,比美國威力強大的三叉戟-2(Trident-II)的2.2米直徑大。所以兩者同樣是13米長、同樣是多彈頭,巨浪-3射程比三叉戟-2更遠,據稱可達到1.5萬公里,是目今世界射程最遠的潛射洲際導彈,由中國近海發射,可打擊北大西洋兩岸任何目標。早前,中國航天科技集團第四研究院公開宣布其研製的直徑3米大型固體火箭助推發動機試車成功,有可能用在研製中的巨浪-3A上,那麼其威力將更驚人。文:梁國樑(香港軍事評論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22日) 軍事 解放軍

詳情

習近平通令透露的軍事機密

身兼中央軍委主席的國家主席習近平近日簽署通令,給解放軍4個單位、15名個人記功,其中赫然包括曾被美國傳媒踢爆過的解放軍黑客攻擊部隊。解放軍黑客部隊獲記功獲一等功的66114部隊是北京衛戍區防化團,獲獎原因很明顯,就是在去年天津港的危險化學品倉庫爆炸案中,該團奉命到現場完成人員搜救等工作,立下頭功。獲一等功的個人有3名,其中63620部隊研究員陳德明就是中國反導攔截系統的設計師,他所在的63620部隊就是裝備發展部的西北導彈試驗基地。另兩名已過身被追記一等功的則分別是海軍工程大學艦船工程系艦船性能教研室原教授董文才、61786部隊原研究員方平。61786部隊是原總參謀部三部八局的代號,三部名為技術技察部,號稱有10萬多名黑客、語言學家、分析師等技術精英,下轄16個局,八局就是專責截聽俄羅斯和中亞地區的電子訊號。獲三等功的研究員孫正明所屬的61486部隊,也屬原總參三部十二局,該局上海分部曾被美媒指為專責網絡攻擊的解放軍兩支黑客部隊之一。官方則稱十二局是負責識別和跟蹤外國衛星。在軍改後,總參三部已併入新成立的戰略支援部隊。獲集體二等功的3支部隊分別是91515部隊、94669部隊、96261部隊。其中91515部隊是海軍南海艦隊航空兵駐海南三亞的技術部隊,未知是否與當地的航母新基地有關;94669部隊則是駐安徽蕪湖的空軍第3師,該師於1992年率先換裝蘇-27戰機,是針對台海的空中突擊主力;96261部隊則是駐河南靈寶的火箭軍801導彈旅,該旅有「東風第一旅」之稱,裝備的東風-5A洲際彈道導彈,射程1.3萬公里,是威懾美國本土和歐陸的主要戰略武器,被稱為「大國利劍」。在今次記功的個人和部隊中,除北京衛戍區防化團和一名心血管病軍醫專家外,全部來自海空軍、火箭軍和戰略支援部隊,可見中國整軍經武的優先方向。文:孫嘉業原文載於《明報》中國版(2016年8月24日) 習近平 中國 解放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