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不說的女人和不能說的男人

電影《時代偽證者》(Denial,下稱《時》)是根據紀實作品而拍,90年代中,猶太裔美籍歷史學家戴伯爾Deborah Lipstadt因為在其史學著作中批評英國二戰歷史書暢銷作家David Irving為右翼極端主義者(right wing extremist)及「納粹大屠殺否定者」(Holocaust denier),被對方在英國起訴她誹謗。片子雖然是拍歷史,但卻大力回應着當下的「後真相時代」——川普表示「全球暖化並不存在」,正如「denier」即大屠殺否定者們,否定着社會共識的基本真相,而這動搖着我們對世界的信任:連呢啲都要拗? 《時》的法庭戲,看來卻別有滋味。英國的律師團隊們,充滿着英式的沉穩與節制,他們一面做詳細的奧斯維辛集中營實地研究,一面則絕對禁止戴伯爾在庭上作任何發言,也不許在庭外作任何評論,這和戴伯爾本身的美式個人主義、知識分子自信當然產生衝突。我看來,那其實像是習慣網絡世界自由發言原則的人的想法:戴伯爾質問,作為史學家我沒有能力和Irving這個滿嘴謊言的人辯論嗎?我為什麼要由得他公開發表這些荒謬的言論?我為什麼不能平等地與他公開辯論?甚至,其他大屠殺的倖存者,都來質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