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新聞界自求多福

香港記者協會成立半世紀,正慶祝創立五十周年,本來可喜可賀,但記者這份工一天比一天難打,新人入行不久又轉工,能擔起中層大樑的行家買少見少,實在是荊棘滿途。 做記者,工時長薪水低已是本質,人身安全也受威脅。一周內兩記者在內地採訪被打,港府官員不聞不問,冷言相向。林鄭班子雖不如梁振英,會發律師信警告批評他們的記者,但他們也絕非支持香港新聞界。 記者被打後,特首林鄭說四川省政府相當開明,已勒令打人者道歉,息事寧人。政務司長張建宗說港澳辦已作協調,請大家給他們時間。律政司長鄭若驊更妙,如愛麗絲夢遊仙境般詫異地說:「好奇怪,好難相信會發生。」事情確已發生,她作為律政司長只大喊難以相信,又有何用?打人者犯法,為何不追究? 香港新聞界一路走來,遇過幾多挑戰,發展至今天的規模得來不易。高官不支持傳媒,無異於自毁長城。香港新聞界具監察功能,而非充當喉舌,這是香港和內地城市的分別。 每年參加新聞比賽頒獎禮,都聽到主禮的港府高官對新聞系學生的勸勉,有一年,林鄭詰問學生為何熱中報道雨傘運動;又有一年,張建宗提醒學生不要只報道一帶一路,還要寫寫大灣區。可悲地,這就是他們對新聞界新血的叮嚀。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