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被時代選中的孩子?被政棍選中的棋子!

「知道誰是許嘉琪嗎?」 在書展的《回歸20年──香港浴火重生》分享會上,有份執筆的楊志剛劈頭一問,觀眾席有人以為他說錯,急忙糾正他:「是許家屯(新華社前社長)吧?」 大家不知道「誰是許嘉琪」,更加重了許嘉琪的悲劇。楊志剛說:許嘉琪成績優秀,為弱勢社群補習,又會照顧流浪貓狗,她現在哪裏?在坐監!她是旺角暴動時,以玻璃樽擲向警員,暴動罪成而被判三年監的港大女生。 追蹤悲劇的成因,楊志剛說:「香港通識教育教師聯會的聲明中說『老師當同學生講暴力時要保持中立,提供正反均衡的意見』,是否批評暴力也要歌頌暴力?暴力不是觀點,是文明和野蠻的分界,為什麼學生需要老師?因為學生心智未成熟,不能憑自己的探索獲得成熟的價值觀。歌頌暴力,是對是非黑白的背叛。」 回想講粗口的中學老師被視為明星、煽動違法佔中的教授被奉為偶像、學生在畢業禮上撐黃傘搗亂被視為英雄、搗亂校委會不被校方處罰……教育界面對扭曲的價值觀,若非推波助瀾,便大都噤若寒蟬。許嘉琪是畸形大學縱容暴力和違法的犧牲品。她毁了自己,卻被社會遺忘。 在三年前書展同一個分享會上,當時風雨欲來,社會氣氛狂飈,我預言:「學生必定是這場運動的最大犧牲者。」大學生頭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