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手機背後的性別框框

搶手機事件發生後,坊間輿論成功轉移到「議員行為不檢」之上,到底政府人員在立法會內偵察和記錄議員行動會否構成心理威脅和白色恐怖,似已無關宏旨。政務司長當然有解畫,拋出一句「這只是觀察而不是監察」的強辯妙語,幽默力度直逼林鄭幾個月前說的那句「冇驚喜就即係冇驚嚇」,果然是最佳拍檔,難怪改朝換代後仍能留任。此事另一個值得注意的面向是對性別角色的頑強假定。有沒有注意:無論是建制或泛民,一提此事,例必把「女職員」三個字掛在嘴邊?本來,職員就是職員,如果搶手機確實不對,就是確實不對,跟職員是男是女沒有相關。難道如果職員是男而非女,不對的程度便會降低?難道如果議員是女而非男,不對的程度又可降低?更何况,既然是「搶」,肢體衝突和碰撞在所難免,關鍵在於「搶」的行為有否不妥而非有沒有熊抱或接觸之類。這是什麼年代了,彷彿男女在廿一世紀仍須授受不親,否則即有誰佔了便宜和誰吃了大虧的道德顧慮。難道如果只是出手「閃搶」而沒有任何身體接觸,搶的可厭程度又可降低?種種問號皆指向一組現象:對於此事,人們普遍有著太多的「性別角色」假設,並讓這假設滲透到評價和判斷甚至懲罰之內——男搶女,男蝦女,罪加一等,罪不可恕,盡顯香港社會的保守落後。忍不住摘錄隨手在臉書上見到的po文,讓大家看看什麼是赤裸裸的直男思維:「作為一個男人,在智phone事件之後,一直感到好困惑,究竟一個正常智力,又知大樓入面有閉路的男人,個手機究竟有乜嘢咁重要的資料,會令一個男人咁失控,狗急跳牆咁去搶一個女EO的手機?」我不認識po文者,只是覺得是個「性別框限思考」的好範例。得罪晒。[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502/s00205/text/1525197339439pentoy

詳情

吳靄儀:切勿輕言罷免議員

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搶走一個政府官員的手機,行為粗暴當無異議。爭議點在於應否動用立法會程序,通過譴責動議罷免這位議員。基本法第79(7)條訂明,立法會議員「行為不檢或違反誓言而經立法會出席會議的議員三分之二通過譴責」,即可由立法會主席宣告其喪失立法會議員的資格。「行為不檢」並無具體定義,但可從第79條整體看,是要達到同等程度的嚴重性才應當引用,由於議員是由合資格選民在合法選舉中選出,選民的權利和以投票表達的意願是必須尊重的凌駕性因素,所以關鍵問題是,從公眾利益的觀點,該議員的行為的「不檢」程度,是否已達至立法會必須即時介入罷免,不能留待選民在下一屆選舉中投票决定。這個門檻顯然是十分高的。觀乎第79條其他剝奪議員資格的條文,例如79(6)條,涉及刑事罪行判處監禁一個月或以上,及79(7)條的另一部分「違反誓言」,不是可能致令該議員已無法為選民履行職責,就是信譽上不能為社會所接受。議員既然是「尊貴的」,當然要以最高操守律己,但律己的要求,不能與罷免程序所通用的尺度混為一談。單從機制看,理論上在立法會佔三分之二的政治組合,已可藉79(7)條掃除其餘三分之一議員。這正是現時局勢下的政治危機:現實是政治掛帥、不計原則,但市民大眾就更需頭腦冷靜,堅持以公眾利益為準繩。[吳靄儀]PNS_WEB_TC/20180430/s00202/text/1525025164268pentoy

詳情

區家麟:龍門大挪移

許智峯鹵莽奪取政府手機事件,發展下來,蔚為奇觀。建制派頭目忽然積極,連日開會譴責,怒氣冲天,要求許辭職,平日監察政府卻不見如此緊張。不期然想起眾多保皇黨醜事,周浩鼎於立法會調查梁振英UGL收取五千萬事件中,自己的文件竟交梁振英批註修改。民選議員理應監察官員,卻甘做奴婢,有如教師出考卷要向學生請益,又如律政司起訴前要先請教嫌疑犯的高見,荒謬絕頂。還未計算一些建制派議員的學歷疑雲,涉誤導選民,無人講就當無事發生。此時此刻,捷克前總統哈維爾說過幾句話,或許大家會有深刻體會。他說民主制度有先天不足:因為相信它的人,被制度綑綁雙手;不認真對待民主的人,卻能從制度中找到無限可能,上下其手。許智峯事件中,民主黨不護短,表明律人也要律己,嚴厲譴責黨友,正因為相信民主法治,對議員行為有高要求,正是被信念綑綁雙手,不能說一套做一套。民主黨支持者多有其道德堅持,要主流支持者息怒,黨亦不得不割席。反觀建制派議員,受香港的偽民主制度保護,票少議席多,霸佔主席位,操控議程。許智峯衝動有犯法嫌疑,但不涉誠信,遠未到要辭職地步;「浩鼎門」雖然無犯法,但專業失德,誠信掃地,尊嚴蕩然無存;保皇黨厚顏死撐,不動如山,你又能奈何。[區家麟]PNS_WEB_TC/20180430/s00311/text/1525025167637pentoy

詳情

潘麗瓊:沒有「智」,只有「瘋」!

因為懷疑保安局女職員在手機內藏有立法會議員私隱,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強奪女職員手機,衝入男廁內偷看。完全是「小學雞」行為,作為「立法者」及城大法律系畢業生,知法犯法!他先用公帑讀法律,而後月拿十多萬薪俸,卻一次又一次破壞法紀!作為納稅人,我要求他回水!作為香港人,我為有這樣一個粗暴而愚蠢的立法會議員感到羞恥!他在犯事後,毫無悔意。港人天天為口奔馳,公職人員理應為房屋、福利、教育等民生大事出謀獻策,但許智峯一心要令立法會流會,繼續浪費公帑,於是想到欺負盡忠職守的女職員,鹵莽粗暴地搶手機!闖禍後,還想在私隱事上,大做文章,轉移視線。我要求他馬上辭職。許智峯劣迹斑斑,包括2017年在立法會會議中打保安;2014年及2016年在區議會搗亂,包括衝到主席台熄咪;2014年踢傷兩名保安,判守行為等等。法庭、黨友及公眾一次又一次姑息他,民主黨甚至無視他議政質素差,只靠暴力行為出位,竟然推薦他出選立法會。結果他變本加厲。許智峯犯下的最大罪,不是搶手機,而是「蠢」!他政治判斷差劣。思想混亂。他聲稱要保護議員私隱,卻搶女職員手機,侵犯了她的私隱。在男廁內卻翻閱了手機上其他幾十個議員的「私隱」,罪加一等。許智峯,沒有「智」,只有「瘋」!我要求他馬上辭職。[潘麗瓊]PNS_WEB_TC/20180427/s00196/text/1524767657115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