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凱揚:臨床心理學專業參與「認可醫療專業註冊先導計劃」的暗湧

政府在2017年6月公布五個醫療專業初步符合條件可在「認可醫療專業註冊先導計劃」(先導計劃)下逐步進行認證程序,當中包括臨床心理學家。臨床心理學家的工作與訓練早在七十年代已在港開始,但卻一直未有官方的註冊及規管制度。能夠獲得機會參與是次先導計劃,無疑是提高市民保障的重要一步。然而,行業距離正式建立穩健而有效的規管制度,還有很遠的路程,而當中亦存在不少暗湧。 首先,是次先導計劃強調專業自主的原則以及學會為本的註冊安排,體現了對專業的尊重和信任,但同時亦將定義「註冊要求」的重大權力完全交與專業學會之手。學會一方面有它的道德和專業操守,但同時亦無可避免是行業中的利益持分者。假若在一個行業之中有不同學會代表著不同利益持分者,而它們在定義「註冊要求」上發生爭議,決策者以及使用服務的公眾又可以如何避免受種種技術細節混淆,明辨最能保障公眾利益的安排? 臨床心理學家的行業正處於這種情況。而此文的目的在於指出這行業的一些獨特性以及國際和本地情況,以協助使用服務的公眾以至決策者有更佳的資訊基礎作分析和判斷。 不存在國際訓練及執業標準:流動性非必然 研究心理學專業制度及國際間心理學專業人員流動性的學者Mer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