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不考BCA,家長有權選

泥漿摔角的輿論戰 教育局在社會未有共識之下,強行換以BCA之名全面複考TSA。而新一輪的輿論攻勢已經由一班願意為TSA說項的校長甚至是家教會人仕頂上,試圖把焦點由政府轉移到民間,學校和家長的矛盾之上;而這些輿論更頂替了官員說話去對抗立法會議員的反對,令到普羅大眾以為是立法會政治壓力所迫。試圖以民對民去分化社會,再套上政治化污名的手法去進行這場鬥爭。再跟他們泥漿摔角式辯論、筆戰,只會令到不熟識TSA的市民更覺添煩添亂,令社會對議題生厭。 強制TSA不合情理 事到如今,已經無法以理說服對方。盡管連一些向來跟政府關係密切並具份量學者也起來指出TSA的問題,官員仍是封閉,聽不入耳,我只係想強調法理同權利。既然教育局認為TSA就是教育的重要支柱,那就請修改教育條例,或者把TSA加入外評,甚至定為辦學必要條款!否則,強制TSA就是不合法,不合情!別口口聲聲說邀請全港學校分享試行經驗,但又發出沒有選擇的通告給學校,這是典型的政府語言偽術!因為受公帑資助,相信很多學校認同但也說不出口。公帑是來自稅收,但教育局竟然從來不向市民、家長問責。 家長有權選 既然教育局強調BCA是研究計劃,那即是說家長作為未成

詳情

局長的新衣——BCA/TSA的爭議

家長覺得TSA(全港性系統評估)主宰了孩子的學習,妨害孩子的健康和成長,要求取消這個考試。教育局長的回應,是認為家長不夠專業,另委任了檢討委員會研究。結果是考試繼續,但換了新名字,叫BCA(基本能力評估)。 局長拿着BCA這件新衣,到處宣傳,表示這是香港教育體系的支柱,不容改變,更不得取消。跟着局長的,還有一些專家和教育工作者,強調考試對教與學的回饋作用;反對考試的,便不夠專業。 筆者當然不敢以專家自居,只想學學「皇帝的新衣」故事裏的小孩,說說其他人沒有說出來的話。 考試一向是社會裏低下階層向上流動的重要門路,而香港學生對考試的適應能力也很強,因而形成了考試主導學習的慣習,20多年的教育改革也革不掉,反而變本加厲,連幼稚園也遭波及。 分數至上 影響孩子健康和成長 考試主導教育,在教育的理論體系裏,當然不是好事,但卻從來沒有人膽敢倡議取消考試。事實上,從系統理論看,訂立了目標,投入了資源和加工,產出了成果,最後還得檢視成果,看是否能達到目標,是必要的步驟。這最後的一步,便是回饋。課程發展的過程如是,整個教育系統的發展也如是,考試便是這個系統裏提供回饋的手段,不能或缺。這就是局長和一些校長

詳情

「不記名」可克服TSA設計的致命錯誤——與侯傑泰教授商榷

《明報》3月11日刊登一篇報道(註1),以專題形式探討3名特首候選人的教育政綱,並邀請中大侯傑泰教授及家長聯盟代表張豔璿女士分別點評有關TSA(全港性系統評估)的部分。當中侯教授在點評時指有個別候選人建議以不記名及抽樣的方法進行系統評估,是「自相矛盾」。筆者倒是認為3名候選人都主張取消或擱置小三TSA乃是理性的選擇;而不記名及抽樣的主張,更是擊中目前TSA設計的要害。 侯傑泰點評TSA恐不公 首先要指出的是,該篇報道雖然引述正反雙方的意見,卻沒有披露受訪者的關鍵身分和背景。報道只說明侯教授「支持TSA」的立場及中大學者的身分,卻沒有進一步披露他是政府委任的TSA檢討委員會(註2)成員,更沒有說明他乃是受政府委託以TSA數據進行學術研究的「受益者」。既然有明顯的利益關連,侯教授是否適宜獲邀作評論者固然值得質疑,即使必須引用其評論觀點,較佳的做法乃是在報道中詳列侯教授與TSA的多重關係,讓讀者獲得充分的資訊再自行判斷。 指「世界各地都設TSA」 偷換概念 侯教授於報道中指出「世界上差不多所有政府都設TSA」。問題是,各國所用作監測整體學生學習情?的系統評估,真的等同於香港的TSA嗎? 答案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