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人才

如果我「真的太忙」、「因公忘私」,遲了三年又三年再三年還未交稅,稅局會否「包容地看整件事」,「不作咄咄逼人的態度」,不追究不罰錢?如果有一位會計師,他說「我太忙」,「無留意」自己逃稅了;如果有一位大學教授,他說「我警覺性不足」,「無留意」自己抄襲論文了;你會否大愛包容,體恤憐憫?香港就有這樣一位律政司長。鄭若驊面對的,不止僭建,而是毁滅性的誠信問題。身為資深大律師、工程師,又曾出版教科書論僭建,更曾出任政府處理僭建上訴問題的審裁團主席,更拿着不當的圖則向銀行簽字申請按揭。知法犯法,然後說「警覺性不足」,嘿。所謂「道歉」,乃為「引起不便道歉」,你向誰道歉了?你的作為,大概只是引起林鄭月娥的不便;明明在隱瞞,你的上司還說「不存在隱瞞」,瞇埋眼就睇唔到,急彎轉軚,飄移境界,卻臉不改容,道行甚深。貪圖小便宜,懂得利用專業知識鑽空子,這就是新時代的專業精神。國家「深思熟慮」,最愛這樣的人,他們不需愛惜羽毛,因為羽毛已經掉光;他們不用講原則,因為人人都知他的原則只說不做。以後廿三條立法、國歌法、無限釋法、永續DQ,就能夠搲爛塊面,一往無前,報答黨恩。人才難得,國家需要你,請好好做下去。[區家麟]PNS_WEB_TC/20180115/s00311/text/1515953140816pentoy

詳情

這個社會對誠信還有要求嗎?

《論語》孔子曾說「言必信,行必果」,視為誠信的原始解釋。 所講話必可信、做事一定會有結果,這個今人以為是最高的誠信原則,其實在孔子原文中,只是屬於「次等」的德行。很不幸,古代中國以為「次等」要求,今天的政治人物根本未能達標。 梁振英的UGL事件,纏擾經年,言必不信。他倒是「行必果」,發出律師信告誹謗絕不手軟。不論是立法會議員還是法律學者,只要是批評質疑甚至只是要求他交代UGL細節,都被他看作是「誹謗」。 他認為張達明不信任自己及UGL的聲明,是誹謗UGL。這名特首以為聲明便是「聖旨」便是「真理」,不容任何人質疑詰問嗎? 對梁振英以及UGL的聲明提出疑點提問,只要言之成理,有何不可?談何「誹謗」? UGL事件背後是誠信問題,包括作為特首有無申報收取UGL報酬的誠信,包括作為被收購公司的董事有無維護自己公司最大利益的誠信。 公眾利益,提問有理,何來「誹謗」?似乎梁表英認為,他的「言」社會便要「必信」,否則便是「誹謗」。霸道做法背後突顯心虛。 周浩鼎身為監察角色,卻和被監察調查對象私自接觸,隱瞞迴避,何來「誠信」? 「保皇黨」輕輕放過,只視為「手法可以更好」的技術問題,視誠信為何物? 港珠澳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