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歸報道5個框架的蛻變

1997年7月香港回歸中國,我和3位同事一起研究各地傳媒如何報道這件大事,後來寫了一本名為Global Media Spectacle的書。我們分析了中國大陸、香港、台灣、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和日本的報章及電視報道,又訪問了來自這些地方的記者。 香港記者很多都希望記錄歷史,把回歸的故事寫出來。大部分記者抱着客觀中立態度來作報道,但很多媒體論述明顯呈現對回歸的矛盾和不確定心情。我們看到一些主流香港媒體有5個報道框架(frame)。順帶一提,當年在分析時我們未有包括香港的親中報紙,因為它們的觀點已涵蓋在書中另章所述的大陸媒體中。 香港媒體的第一個框架是「一國兩制」,其主要關注點是香港能否保持自主性。當年7月1日《南華早報》用中、英文刊出江澤民於回歸典禮中的講辭,標題是「權利和不干預的承諾」。《信報》在7月5日表示,作為回歸推動者的中國前總理趙紫陽曾經向香港人保證,叫大家不用害怕,但趙紫陽卻早已下台,《信報》因此質疑「香港人怎能不害怕?」 第二個框架是「追求民主」。《明報》6月30日的社評稱讚彭定康在香港實施有限度的民主,但同時批評英國沒有更早在香港建立民主體制。《蘋果日報》在7月3日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