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輕:過去並未死去,甚至不曾過去——談談《謎情日記》和《想死冇咁易》的回憶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近期上映的《謎情日記》(The Sense of an Ending)和《想死冇咁易》(The man who called ove)都不約而同都以老人為主角,兩部老人電影都以回憶作主題,探討了人生、時間和記憶之間的關係。儘管電影上映後沒帶來太多的迴響,卻也令人反思回憶的作用當不只是老人的口頭襌「想當年呀⋯⋯」,而是在人生中起着舉足輕重的作用,正如班雅明(W.Benjamin)說:「回憶是衡量人生最精確的尺度,回望前塵往事只需剎那電光。」回憶的力量可以大得令人生從終站回到起點。 《謎情日記》是導演Ritesh Batra的新作,探討回憶帶給人的巨大影響力,儘管主角踏入暮年,仍因一段陳年往事而最終改變自己待人處事的態度。電影從年邁的主角Tony收到寄自遠方的一封信開始,前度女友Veronica母親逝世,卻擁有主角好友的日記,現在竟由前度女友Veronica保管,信中則指定要歸還給他。導演先放下這個大懸念,讓回憶的部份成為電影的關鍵。同時,導演又描述主角與妻子離婚後的生活,當中加插了懷孕的女兒。主角與二人關係疏離。關鍵是主角自己原來從不站在別人的角度着想。明顯地,

詳情

失落的日記——從《謎情日記》看記憶和生死

電影《謎情日記》,是印度導演Ritesh Batra,伙拍英國老牌演員Jim Broadbent的作品。內容講述退休的獨居老人Tony Webster在倫敦經營一間相機店。有天,從信中得知讀書時期的好友Adrian Finn,自殺後留下一本日記。這日記輾轉到了Webster前女友母親Mrs Ford手上,收藏了數十年。直至Mrs Ford死後,遺囑上指明把日記留給Webster,才讓他逐步尋索往事,慢慢發現自己記憶的殘缺不存。 一切從日記說起 電影的中文譯名為《謎情日記》,顯然是把焦點放在日記上。這本Finn留下的日記,確實是推進劇情的重要線索,而且日記所承載的意義,比想像中還要豐富。且比起原著小說,電影更重視這本日記。因此跟小說的順敘敘事不同,電影以倒敘方式,先從已退休的Webster收到來自Mrs Ford遺囑執行律師的信件,得知這本日記的存在開始。然後,穿插回憶和現實,Webster才開始找回前女友Veronica,慢慢拼回過去的記憶。相反,在小說中,前半部分都在描述年輕時的Webster,在求學時期跟Finn和Veronica的經歷。因此,讀者一直不知道有本Finn的日記,更遑

詳情

《謎情日記》怎會是沉悶?

《謎情日記》The Sense of an Ending上映超過一週,被大眾忽略大概是意料之事。看導演只是第二次執導的年輕印度導演,演出名單上亦沒有當紮紅星,只有一班「老戲骨」,確實未必引起到一般觀眾注意。但是,即使是看了電影的觀眾和影評人,不少皆對該片評價不高,倒令我感到驚訝。我本身未看導演的首作《美味情書》,所以在看《謎》之前都未抱有任何期望,但看完電影後,我卻認為這電影是本年其中一套佳作。所以,這回務必要為電影辯護一番。 據我粗略的觀察,大部分批評者對《謎》的評語皆是認為電影沉悶,現在時空與過去的片段關聯性並不足以令到這一個故事有吸引力追看下去,加上電影的節奏並不快,所以認為電影有種故弄玄虛的感覺,看了兩個小時多的電影到頭來好像甚麼也沒有發生一樣。我當然不同意上述的觀點,我認為故事是言之有物之餘,兩個時空的運用非常巧妙,可說是少一點改編功力也不能達到的。(電影是改編自同名小說,中文書名是《回憶的餘燼》。小說跟電影故事上大致相同,最大的分別在於結構之上。電影是現代與過去回憶不斷來回穿插,而小說則共有兩個章節,第一章是幾十年前故事主角Tony 學生時代與好友和初戀女友的幾段回憶,第二

詳情

《謎情日記》:從回憶中找回自己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謎情日記》(The Sense of an Ending)是《美味情書》(The Lunchbox)導演賴舒彼查(Ritesh Batra)執導的第二部長片,改編自英國作家朱利安‧巴恩斯的同名小說。本片雲集多位紅星如占布洛德賓(Jim Broadbent)、夏綠蒂藍萍(Charlotte Rampling)和祖艾雲(Joe Alwyn)等。 故事透過已屆老年的男主角Tony一天突然收到大學時期初戀女友Veronica母親的死訊,她在遺囑之中留下了一本日記給他,但Veronica卻連番阻撓他得到這本日記,令他不斷回想起昔日跟女友和其他朋友的片段,務求釐清往事的來龍去脈。當中帶來不少值得思考的問題:回憶對於我們是什麼?是用來建構我們的人生?而這些回憶是否真實?是我們只儲存美好的往事還是刻意忘卻不好的過去? 導演在整部電影不斷插敘Tony的回憶片段,可是每一次的片段都是不盡相同,觀眾可以透過他與不同的人訴說往事之中各個片段呈現的差異而了解Tony今天的性格形成。他自己也從不停的回憶裡重新認識自己,因為他被當時的事件困惑多年,已不太記得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漸漸只保存了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