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說話藝術」

劉曉波去世,遺體被迅速火化,這是否遺屬的意願?劉霞及家人仍被禁足噤聲禁止露面,外界無從得知。 消息只能靠主治醫生、醫院和遼寧司法當局主動發布,刪剪得支離破碎殘缺不全的有限事實,不少已被指歪曲誤導。還有就是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的記者會,回應中外記者的提問。 這些年來,外交部新聞發言人換了一批又一批。天天把愛國掛在口邊的發言人,聞說有些移了民入了外國籍而要退下來,的確諷刺得很。 但發言人無論是男是女、形式和態度、內容還是面部表情,都幾乎是一個模倒出來的,分不清誰是誰。 對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的揶揄諷刺,網上流傳的段子很多,以下一則我認為水平甚高,抄下來以娛讀者。壞消息接踵而至,唯有苦中作樂。 老李報考「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的崗位,下面是面試中的能力展示部分: 考官:聽說你在家打老婆孩子? 老李:他們以前連飯都吃不飽,現在生活條件已經改善了很多。 考官:我是問你打過他們嗎? 老李:我們家的發展成就是全村人有目共睹的。 考官:我沒問你那些,我就問你打老婆孩子了嗎? 老李:老劉家打老婆孩子你怎麼不問? 考官:我問的是你,在家打老婆孩子嗎? 老李:你們家歷史上有沒有打過?據我調查你太爺爺一百多年前打

詳情

雷德:不要再幻想「吹和風」:習近平訪港講話簡析(下)

上文提到,習近平講話內容,表示了北京政府最少在未來五年將會延續對香港「反對派」的鬥爭。今次習近平講話稿相對於此前的領導人講話,另一個不尋常之處,在於其將香港在習近平「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藍圖上定位。 有別於以往的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在今次「回歸周會大會」及新一屆特區政府就職典禮的演講稿中,加入了他個人提出的治國綱領。此前兩位訪港的中國領導人,包括江澤民與胡錦濤,都有其綱領性的治國口號,分別是「三個代表」(江)及「科學發展觀」。不過,江及胡在訪港講話之中,並沒有隻字將香港未來發展與此扣連。 或許是要彰顯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又或者是要突顯「習核心」的領導權威廣及香江(筆者更相信兩者皆是),習近平的講話之中加入了他自己提出、對今日北京政權綱領式的口號:「中國夢」及「兩個一百年」-- //⋯⋯香港已經融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壯闊征程。⋯⋯// //⋯⋯全國各族人民正在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團結奮鬥。不斷推進「一國兩制」在香港的成功實踐,是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分。⋯⋯// 習近平在講話中,將「一國兩制」的實施提升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

詳情

梁美芬﹕習主席提及中國憲法的玄機

早前國家主席習近平專程訪港為新一屆政府監誓,其間在幾次重要講話中都提及中國憲法及香港《基本法》的重要,並多次希望香港市民特別是公務員及年輕人對國家憲法增強認識。 習主席為什麼要在此刻強調憲法的重要呢? 國家最高領導人在新一屆政府上任後的講話中花了這麼長的篇幅去提及中國憲法與基本法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重要,信息很明確:香港人認識基本法不能只看樹木不見森林。在香港,很多人認為中國憲法中只有第31條與香港有關係。其實,中國憲法是香港基本法的母法,雖然根據一國兩制,有部分條文並不適用於香港,但其實只要跟一國兩制沒有牴觸的部分,對香港都是有效的,例如國家主席的選舉又或台灣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等。 在基本法的很多條文中,實際上是隱含了中國憲法的特徵,尤其是基本法的第17、18、158及159條。例如基本法的第17條提及特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須報全國人大常委會備案。對香港特區立法的備案權,實與內地憲法第100條一致。而基本法第18條的緊急狀態宣布,與中國憲法第67(20)條也是如出一轍的。第158條的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權,更是與憲法第67(4)條同氣連枝。基本法第159條的修改權屬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而

詳情

張德江為何「強硬」宣示「維護中央權力」?

張德江在紀念《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上有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許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的權力」的講話,被人形容為「態度強硬」。那麼張德江為何以「強硬態度」宣示「維護中央權力」呢?張德江的講話清楚顯示了其中緣由:香港存在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權力的問題,損害國家主權,借用「高度自治」鼓吹宣揚所謂「固有權力」、「自主權力」、「本土自決」、「香港獨立」,實質是分裂國家;基本法第23條立法未能落實,直接威脅國家安全。中央有必要「強硬」宣示「維護中央權力」。 高度自治 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這是政治評論者愛用的一句名言,套用過來形容香港存在的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權力的現象,倒是頗為貼切:「高度自治,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事實上阻止基本法第23條立法、違法佔中、否定中央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否定人大常委會 8.31決定、否決特首普選方案、鼓吹自決甚至港獨等,哪一個不是以「高度自治」的名義?中央認為香港未能全面準確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最大的障礙就是有些人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權力。主管港澳事務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特別強

詳情

張德江談香港 多了什麼少了什麼?

在香港回歸快將20周年之際,是時候回顧中央對港政策的演變。細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上周在北京舉行的紀念香港《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上的發言,跟10年前,時任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在10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比較,大家也許會百般滋味在心頭。 吳邦國在10年前的講話,整體來說對香港尚算是客客氣氣,談話像是在「提點」香港;10年後張德江的講話已沒有了那種柔性語調,說得直接,像在訓示你們700萬香港人了。 在「高度自治」和管治權的問題上,北京在這10年間,變得強硬,甚至已失去了「港人治港」的信任。2007年,吳邦國開始強調中央對港的管治權,他強調特區「處於國家的完全主權之下,中央授予香港特別行政區多少權,特別行政區就有多少權……不存在所謂的『剩餘權力』問題」。 吳邦國重申,特區「實行資本主義制度和政策, 是以堅持一個中國、國家主體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為前提的」,但不忘補一句「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中央決不干預」。這句話,張德江已再沒提及。 當時吳邦國還有這樣的一句:回歸10年來,「實踐證明,香港同胞是完全有智慧、有能力管理好建設好香港的」。這句話,源於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在1984年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