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警方發言blame the victim

「釘十字架」事件令人覺得不可思議,而同樣不可思議的是,警方大佬挺身表態,輕輕說完一句「絕對不容許跨境執法」,竟然立即把矛頭指向疑似受害人,用陰陰嘴的表情和語氣說,受害人沒有即時報警,犯案者可能已經離境或消滅證據,大大增加了破案難度云云。 我的天。如此回應,豈不等同blame the victim,讓受害者受到「二次傷害」?如此回應,跟落井下石有什麼差別?若事件為真,聞者震驚,當事人當然更震驚,醒來後先平復心情,再跟親友商量對策,然後決定報案,中間有了稍稍的時間拖延,不是非常正常嗎?比如不幸發生了強暴案,受害者伏在牀上痛哭了五六個鐘頭,再掙扎起身,甚至先冲個涼,再步履蹣跚地前往報案,由受害到報案之間有七八個鐘頭空隙,難道警方大佬也要譴責她報案太遲? 更何况據當事人表示,對方曾經警告切勿報警,有此威脅,難道當事人不會備受壓力而延誤報警?犯案者對受害者的報警威脅,其實等同挑戰和嘲諷警方權力,令香港市民連「安全報警」的權利亦遭剝奪,所以,如果警方大佬真要譴責,應該公開譴責犯案者目無法紀到不准受害者報警,而非抱怨受害者因擔心再度受害而延誤報警。 警方大佬現下的反應,完全本末倒置,幸災樂禍,莫此為

詳情

「避免領導人尷尬」為何成為警察工作?

是日讀報,《明報》引述消息指,回歸紀念日習近平訪港,警察內部通傳要「防敏感字圖免領導人尷尬」,包括圖片標語,如佔領運動期間的「習近平撐傘」等,都不能給領導人看到。 警隊負責保安、反恐、維持公眾秩序,工作繁重,為什麼淪落到現在連「免領導人尷尬」都成為任務之一? 領導人覺得尷尬了,如何影響他的人身安全?為何現在似變成習以為常,「免領導人尷尬」變得天經地義的警察工作? 除暴安良的警察要避免領導人不高興,憂心龍顏大怒,警隊自貶身價、自我侮辱,是否干犯了「辱警罪」? 明報指,類似標語,警隊認為會令領導人尷尬 市民的心情事小,更大問題是,警隊是否當監警會的建議冇到?警隊是納稅人付的薪津,為何要服務領導人的心情?每逢領導人訪港,記者被困豬欄採訪,示威者被限定老遠請願,也很不快也很尷尬,警隊會否照顧一下他們的心情? 2011年時任副總理李克強訪港風波,一些警察萬分緊張,又「黑影卡手」,著六四T行過都要拉。事後監警會調查後發現,原來警隊一些行動指令中,警務人員被提示在有需要時採取行動以「防止副總理難堪」,又要確保「活動暢順及莊嚴地進行」。 監警會當時要警方澄清該等語句的用法和意思,警方澄清該等語句「沒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