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賢:杜絕濫權溫牀 警車須裝閉路電視

《基本法》、《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以及《禁止酷刑公約》,保障任何人面對執法人員時不受酷刑或不人道的對待。據此,警方有責任保障被捕者不受暴力對待,包括以措施防止違規情况發生,以及若有人遭非法的濫權、暴力對待,警方有責任調查及追究責任。本文將針對被捕者在警車上遭濫權對待的情况討論。 今年7月1日,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在示威期間被警員帶上警車,之後無條件獲釋。他投訴於警車上遭警員粗口辱罵、兩次腳踢下體、拉扯頭髮及推撞,有傳媒更拍到他遭警員拉扯頭髮的過程。然而相片未有拍到施襲者的容貌,涉事人很可能可以逃脫濫權的後果。 最近幾年,警察被不斷指控以暴力對待示威者,包括毆打沒有反抗的被捕示威者。有部分個案被證明屬實,濫權警員亦遭刑事追究,在此不再贅述。值得注意的是,監警會於2015/16年度處理了共346宗涉及警員毆打的指控,佔其整體通過的調查結果10%。由此可見,警員毆打市民的指控並不罕見。然而因為不同原因,當中只有50宗指控可進行全面調查的程序。該50宗指控中,有60%的個案因證據不足而無法判斷警員有否濫權。然而這些指控都是有一定的事實基礎,因而沒有被監警會裁定為虛假不確的投訴。 筆者認為,

詳情

看不到有人談及的佔中影響——對執法者失去信任

雨傘後分析文章,網路舉目可見,書籍更汗牛充棟。鄙人過往看到的,多是政經層面,然看不到有人提及對執法者信心問題,今用有限識見述之,當然,這些都是用常識推論得到,但就是聽不到有人對此評論。 香港曾被囚人士,只有千分之一左右。九成以上市民奉公守法,鮮有和警察交手經驗,有的更從未試過被查身分證,對警隊印象,以往一向正面,然佔領期間,打學生至頭破血流,濫抓濫捕濫控告,上庭時被錄影視頻推翻口供,或前後矛盾,左腳被打變右腳,完全失去市民普遍信任。 佔領後,經常有法官直指警員證供不可信。最近期有韓國來港性工作者,提供案情雖與警方版本不同,改口供後,法官著被告「不要息事寧人」。警察當然不是每宗案件都是誣陷,但七警和以往的誣陷襲警案,連法官都不相信,往後警隊拘捕真有犯事疑犯,入罪機率,我們不能說沒有因佔領令法官對警方口供打折扣,造成負面影響。 我城社會,普遍對性工作者歧視,文壇泰斗倪匡先生更曾指妓女比共產黨更可信,以社會地位低下者襯托出共產黨卑鄙。(戴回頭盔,我沒有歧視性工作者,只是陳述普遍現象。)撇開職業,該案被告已然認罪,法官一般認為警察證供誠實可靠,此宗案件,可見執法者信任度之低下,連受過嚴格訓練,

詳情

七警案的恨 蒙蔽理智的心

在佔中期間發生的七警案,攙雜太多的政治因素與仇恨,這種恨,已蒙蔽了不少人理智的心,是時候要整理一下。 佔中期間社會陷入前所未有的撕裂狀態,警員與示威者對立衝突,七警案只是暴露了當時警民相互痛恨的事實。七警被判罪成入獄,這股恨卻未有減退跡象,甚至令非理性的情緒主導着事件的發展。 在講求法治的香港,法院在聽取控辯雙方的證據和陳詞後,按法治的原則作出裁決,不滿裁決的人士,亦已向法庭提出上訴。若果我們還珍惜法治這座香港「最後的堡壘」,為何坊間仍有不少自以為撐警、實為陷警方不義的人士,肆意辱罵法官、不理《基本法》的規定,乘機批評外籍法官不諳港情;更離譜的是,要求特首特赦七警?這些警隊外圍「啦啦隊」,為求達到盲目撐警的目標,完全無視本港的法治制度,這對負責維護法紀的警隊而言,算是什麼水平的支持? 其後有社會人士發動為七警及其家人籌款,以支援他們的訴訟費用及生活,本來也無可厚非。然而在一些「有心人」努力動員各界人士募捐,以營造「七警為維護社會秩序而不幸鋃鐺入獄的『受害者』」時,又再次為警方製造另一次尷尬萬分的局面。 部分影視界人士給予七警的捐款,惹起社會爭議。如果有捐款人士的背景,可能會引起執法人員

詳情

為何要提出辱警罪

七警案的判決引起社會關注,民情洶湧,不少人認為法官判刑過重,有人發起遊行,要求特赦減刑。兩警務人員協會的代表大會亦出現空前參與人數,逾3萬人之多,要求制訂「辱警罪」。事件背後令人擔憂的問題是日趨緊張的警民關係與惡劣的執法環境。香港貴為法治之都,擁有良好的治安環境,這些與警隊的專業與效率不無關係,過去香港社會對警隊懂得欣賞與尊重;但在2014年的違法佔中時期,香港開始了侮辱警務人員的惡劣風氣。直到年前的旺角暴亂,已發展到示威者追打警員的嚇人場面。 筆者早於兩年前就收到過萬簽名要求立法會制訂辱警罪,原因是近年警員執法時常常遭到侮辱,市民看在眼裏。有些人認為,現時已有襲警、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等法例保障警隊執法,因此認為毋須再制訂辱警罪。但是,這些現有條文卻未能向社會大眾發出清晰的信息:任何人均不應向執法人員進行故意侮辱及挑釁,從而達至犯罪或政治目的。 現行法例中最接近的一條乃《公安條例》第17B(2)條。筆者所見,自從佔中之後,不少滋事者認為對警察的羞辱與挑釁是理所當然,反正警隊「有糧出」。從最近正在互聯網流傳的一套短片中看到,一些人已視執法的警務人員為無物。這些侮辱警務人員的行為,與什麼

詳情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

警隊幾萬人集會聲援七警,聲勢浩大,但訴求模糊。 幾萬人集體問候別人娘親、自比二戰被迫害的猶太人,受到以色列和德國領事館「遺憾」,警察想爭取的究竟具體是什麼?始終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是聲討洋人法官?是警察打人無罪?是釋放七警?還是要求特赦,讓七警可以「堂堂正正返出來」? 可能說得比較多的,是要求訂立「辱警罪」。 所有法例,字眼都要訂得非常嚴謹,才能有效執行,否則會引起沒完沒了的爭議。首先,「辱」的定義為何?是否一定要粗口爛舌?態度寸少少大大聲無禮貌質問阿Sir,是否算「辱」? 其次,為何只是警察才有這種特權?消防、海關、入境、廉署等紀律部隊,是否也要受保護?公立醫院的醫生護士也不時受到病人或家屬辱罵,是否也要訂立辱醫辱護罪?社署、房署、食環這些經常接觸市民的部門,是否也要納入?不如訂立「侮辱公職人員罪」好了。但教師呢?巴士的士司機呢?範圍究竟要幾廣,才算恰當公平?倡議者應該說清楚,不能信口開河。 不知集會的警務人員有沒有聽過孟子說的「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還有下面兩句:「家必自毀然後人毀之,國必自伐然後人伐之。」不難明白,孟子的意思是叫大家反躬自省,為何人會受侮辱?家會被破壞?國會被攻打

詳情

別讓當權者玷污警隊

七警襲擊罪成被判監。香港是法治社會,案件審結本可讓大家清楚警方執法應持的界線。然而,警隊「一哥」盧偉聰在判決後不但沒有勸喻和警誡前線警員注意紀律操守,反而說「非常難過」、「失落」,只談上訴及對七警提供援助。盧偉聰這做法非常不當,表達的信息基本就是「警隊沒有做錯」,扭曲是非黑白,敗壞社會文明和核心價值,也進一步撕裂警民關係。 面對這局面,我從不認為社會的矛頭應該針對警隊。即使過了雨傘運動,我直到今天仍由衷相信,九成以上前線警務人員都是好警察;社會需要警隊,他們在維護治安方面是出色的。到今天,我仍教我3歲及5歲的小孩,一定要相信警察,他們會保護市民。現在情況是,在社會嚴重撕裂的氣氛下,小部分警員被政權潛移默化地思想教育、衝昏頭腦,一時按捺不住做錯事。但真正損害警隊尊嚴的,卻是利用警隊的專制政權。 香港回歸以來有很多遊行示威,但警民關係一直尚算良好,鮮有「擦槍走火」。然而,自從梁振英政府上台後,不斷利用「人民鬥人民」這種撕裂社會的管治手法,令大部分好警察都被夾在中間成為磨心。前任「一哥」曾偉雄和現任的盧偉聰本應擔當領導角色,讓警隊堅守應有的專業和紀律,但他們不但沒有這樣做,還火上加油,不斷對

詳情

贏回警隊尊嚴 先要告別不道歉文化

歷時超過兩年,備受公眾關注的七警案終於裁決,涉事警員被判罪成入獄兩年。可是事件並沒有隨着法庭裁決而告一段落,反而引發警隊激烈反彈,更有議員提出要訂立「辱警罪」解決警員執勤時面對侮辱的問題。本來七警案是一件有關警員在拘捕示威者後濫用私刑、對示威者拳打腳踢的案件,但過去一周的發展卻因警員萬人集會時的言論及對辱警罪的訴求,而令討論變得複雜和失焦。 曾偉雄製造不道歉文化 事實上,警方在示威場合對待示威者的手法引發爭議,並非近年才出現的事。遠至2000年以胡椒噴霧對付在政總留守的學聯成員及爭取居港權人士、以《公安條例》起訴示威者、2007年以「剝光豬」搜身侮辱示威者、2011年時任國家副總理李克強訪港期間打壓記者採訪及禁錮學生等,均引起社會非議。可是,真正令警民關係陷入困境、社會出現對警隊廣泛的不信任,則可以2011年曾偉雄接任警務處長作為分水嶺。曾偉雄上任後以鷹派作風示人,最大爭議在於他為警隊帶來「不道歉文化」,警員犯錯不論大小,從不道歉。當年他那句「維護法紀要道歉是天方夜譚」,正正是警員施放胡椒噴霧時濺中一名8歲小童後的回應。 從此以後,曾偉雄面對外間各種批評,甚或一些明顯的指控,例如李克強

詳情

以襲擊市民來維護尊嚴的警隊

看着近日發生的七警案,發覺香港「回帶」到1977年。 上星期三晚有號稱過萬人的撐警集會,抗議法庭判七警入獄兩年。 這個數字讓市民不寒而慄,我們無法再欺騙自己「警隊只是樹大有枯枝」,現在是絕大部分的警務人員,都認同七警濫用私刑! 「回帶」到1977年。 當年,警察對於廉政公署的拘捕行動大感不滿,認為嚴重打擊警察士氣,甚至迫使不少警員自殺。 警察集會抗議,甚至衝入廉署總部,拆毁廉署招牌。今天看來匪夷所思的行為,在當日警察及其家屬心中都是「正義之舉」。 諷刺的是,其中一張網上能搜尋到的歷史圖片,清楚見到,當年反對廉署打貪的警員集會,印有一幅橫額,寫「警察伸張司法正義研討會」。 這張圖片和星期三晚的警員集會口號「爭公義」,互相呼應。 在警察心中,他們無罪便是公義;誰判他們有罪,不論是廉署檢控他們貪污,還是法庭判警員襲擊罪成,都是損害警察士氣的不義之舉。 這種質素,40年如一日。 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指,集會是要取回尊嚴,不能無理任人侮辱,要求立法保障執法者的尊嚴。 一派胡言。 追究七警罪行,並非認為任何人有權無理侮辱警務人員。警察可以要求設立「辱警罪」,但不能因「沒有辱警罪」所以「警員只能以私

詳情

贈十六大字給撐警的所有人士:狗仗人勢、嗤之以鼻、飛揚跋扈、自取其辱

一場我以為只會在杜琪峯與韋家輝的電影中出現的戲碼,在2月22日終於活生生地上演了。一群手持警察牌,穿著白色衫,走上街頭,大呼「爭公義,撐七警」等口號。噢!一直以「除暴安良、維護法紀」自詡的警察,理應得到市民的敬畏。但為什麼要這麼大陣仗,舉行所謂的集會為自己挽回顏面?百思不得其解也!不過,對著一些警察及撐警人士,這十六大字,絕對送得起有餘:狗仗人勢、嗤之以鼻、飛揚跋扈、自取其辱。(我比較文雅一點,不會開口埋口就搬母親上枱贈字給人) 狗仗人勢,顧名思義,就是借著某些勢力來做壞事。警察也是公務員,薪俸福利優於其他紀律部隊,各種「武器」幾乎有齊。雨傘運動時,你們所謂的「維護治安」卻在肆無忌憚地亂棍毆打,粗暴對待示威者,這是你們所謂的維護香港法紀嗎?暗角打鑊,濫用私刑,這是你們所謂的「維護香港法紀」嗎?而且還用「服務社會,維護法紀」自詡,其荒謬程度堪比狗血大媽連續劇。市民對你們的期望是適當使用公權力去維護法紀,可惜這些權力只淪為讓你們腐化的手段,至今仍胡鬧地爭取公義?不禁令人倒抽一口涼氣。 令人嗤之以鼻的是,竟說自己工作辛苦,經常被市民辱罵。那我想問,雨傘運動時的新聞工作者被你們、藍絲團體辱罵時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