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死有餘辜?

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市民反應為何如斯冷漠?我在不同媒體提出疑問,回應熱烈,歸結起來,有以下原因。特首選舉,部分泛民堅持投白票,既不支持林鄭,也不支持人氣旺盛的曾俊華,以示對小圈子選舉制度的不滿,結果傷透了市民的心,他們當然不再支持這些白票黨。過往大半年,大陸對港政策轉趨強硬,提出反港獨,又加料推出選舉確認書,更殺出七不講又拉維權律師,山雨欲來,泛民毫不警覺,宣誓玩嘢,搞到今天如斯田地,當然咎由自取,還期望市民支持?傳統支持者鬧爆泛民,視泛民為敵人的勇武本土派肯定變本加厲。我曾問勇武本土派「死晒去邊」,點中死穴,反應暴烈。揀走所有粗口,字裏行間,大概理解他們的不滿:出來就話騎劫,唔出就問死晒去邊。去晒邊?坐緊監、等緊上庭、等候上訴囉!佢哋有嚟,但上台畀你哋鬧走晒囉!我無意在這個框框詳細分析他們的道理,只想講出一種普遍心態,無論是泛民支持者,還是勇武本土派,都不約而同地認為,今次立法會《議事規則》修改的抗爭,似乎只是泛民議員的事,與市民無關。不滿你們的表現,不同意你們的取態,不贊同你們的路線,就不出來支持你們的行動,以此表態,甚至作為懲罰的手段。修改《議事規則》,只是議員的事,與市民無關?一地兩檢、國歌法、殺到埋身的二十三條,都影響全港市民的自由與權利。《議事規則》被粗暴修改,泛民手中僅餘的武器差不多被全數繳械,政府建制就可為所欲為,受害者肯定是香港市民。那麼,如果認為泛民是咎由自取,表現冷漠的港人,是否就死有餘辜?[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1221/s00193/text/1513793429186pentoy

詳情

蔡子強:為何泛民會遇上了冷漠

為了封殺泛民拉布的立法會議事規則修訂戰,隨着建制派的所有修訂在上周都獲強行通過,終於告一段落。 不單輸了給主席和制度 也輸了民意 事後,泛民說今仗是輸了給主席、輸了給一個不公義的制度。這當然都沒錯;但泛民沒有說亦不想說的,就是今仗,他們也同時輸了給民意,這才是最令人感到氣餒的。 有評論把泛民的反撲無力,歸咎為「雨傘運動後遺症」,無奈無力無助的氣氛瀰漫社會,因此就算泛民呼籲在立法會外紮營集會,但民眾的反應仍是非常一般,甚至可說是相當冷漠。這個分析當然也沒錯;但問題是,大家卻似乎有意無意間忽略或不敢正視一個事實。 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在11月尾所作的民意調查發現,有49.4%受訪者贊成立法會應修改議事規則,以減少拉布情况出現;反對的只有30.1%。正反雙方是5比3,差距相當之大。這顯示建制派這次「反拉布」修例,其實是有相當民意基礎的。 輸了民意 也輸了群眾動員 有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的辯論中,便引述了這個民調結果來作為支持己方的論據。有泛民議員即場反駁,說如果泛民過去多年的拉布真的不得民心,為何又能在2016年選舉中勝出,且票數還多了?不錯,泛民是在2016年選舉中取得佳績,但大家其實心知肚明

詳情

謝子祺:動員懶人

近期最大的爭議,當是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民主派在制度上處於劣勢,動員群眾支持是他們唯一的出路。過去一兩星期網上充斥民主派的宣傳,各式各樣的懶人包,還有非常煽情的口號,將事件包裝成民主的末日。以我所知,懶人包的資訊大多不盡不實。如何可動員更多群眾,是永遠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非常主觀。但動員的手法有沒有違反原則,卻可以客觀討論。民主派說建制派修改立法會全體委員會的法定人數,違反《基本法》關於立法會法定人數的規定,那麼有沒有人解釋建制派的法理根據是什麼?有沒有人解釋過什麼是全體委員會?有沒有做到「let the other side be heard」?建制派有他們的法律意見支持,民主派的支持者真的完全沒有需要知道?如果認真解釋,可能動員的人更少,但你會得到對問題有深入了解的群眾,而不是在關鍵問題上也靠懶人包的懶人。我始終認為,片面和膚淺的理解對解決問題並無幫助。我非常認同已故古巴領袖卡斯特羅的一句話:「我與八十二個人發起革命,如果我現在不得不再次這樣做,我將與十到十五個有絕對信仰的人一起幹。如果你有信仰和行動計劃,人少並不算什麼。」如果對大是大非的問題都用懶人包去了解,這肯定不是絕對信仰。[謝子祺]PNS_WEB_TC/20171220/s00315/text/1513707270929pentoy

詳情

吳志森:咎由自取?

霸王硬上弓,快刀斬亂麻,沒有最醜陋,只有更醜陋。建制派提出修改《議事規則》,大比數得到通過。建制議員事先張揚,話聖誕前搞掂,果然講得出做得到,終於可以輕鬆放個悠長假期,也不會浪費早已訂好的旅遊套餐。假期回來後的立法會,已經換了人間。遊戲規則改變了,全體委員會會議,20人已經足夠開會,他們可以大安旨意去賭馬睇波食飯吹水飲紅酒。人數不足趕不及回來導致流會,不怕不怕,只要主席下令,過一陣會議又可以重開。站立呈請成立專責委員會,由20人提高至35人,成立的機會幾乎等於零,即使這種毫無力量的委員會,今後也將成絕響……建制評論說,《議事規則》的修改,削弱拉布工具,令立法會運作更暢順,簡直是非顛倒,目的麻痺大眾。今後凡有爭議的撥款和法案,例如某項大白象又再超支,甚至二十三條立法,立法會建制佔多數,當然最終都會通過。但《議事規則》修改後,在建制議員和行政當局密切配合下,泛民無法力挽狂瀾,政府必定予取予㩦,話過就過,討論都費事,只能是行禮如儀。泛民議員出盡八寶身水身汗,都無法阻延修改《議事規則》,本來值得市民講一聲辛苦了多謝你,但想不到的是,他們非但沒有獲得讚賞,有人竟異口同聲,對泛民議員交相責難,指若不是他們宣誓時「玩嘢」,就不會被DQ,沒有被褫奪資格,就能保住直選議席過半,就不會給建制有機可乘,就不會出現今天的如斯局面。四個字:咎由自取。藍絲向來如此,不足為奇,令我訝異的是,不少黃絲,民主派的基本支持者,都有近似觀點,究竟是何原因?[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1218/s00193/text/1513534220342pentoy

詳情

吳志森:無奈無力無助

建制派霸王硬上弓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劃定死線,在聖誕前要完成政治任務,講得出做得到,馬拉松開會,至《議事規則》審完通過為止。修改《議事規則》,並非緊急,也不重大,法律基礎也相當薄弱,但為何要不惜破例,要用這種粗暴方式,用盡任何手段,限時通過?究其原因,是因為千載難逢,機不可失。建制派非要在3.11立法會補選前修改《議事規則》,因為泛民被DQ六個議席之後,能確保功能和直選分組點票都能順利通過。即使補選泛民六席全取,再提出把《議事規則》回復原狀,因為功能組別未能過半,無法通過。簡而言之,今次建制派推動《議事規則》的修改,將無法逆轉,除非2020年立法會選舉有奇蹟出現,泛民在功能組別與分區直選都能過半,才可把《議事規則》改回來。形勢不難明白,也迫在眉睫,但為何無法喚起市民的危機感?早前「一地兩檢」議案,到立法會聲援的市民只有寥寥之數,可以解釋為千億高鐵事實既成,中央大石壓死蟹,反對都冇用,因此表現冷淡。但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分明是香港內部事務。見市民愛理不理,民意甚至傾向贊成,建制就去得更盡,也愈來愈離譜。泛民子彈已經耗盡,唯一依靠是群眾支持,但紮營集會的呼籲,反應仍是非常一般。這也是雨傘運動的後遺症,什麼都做過了,不但沒有用,更是適得其反,不如逆來順受,認命算了。無奈無力無助的氣氛瀰漫社會,本來焦躁不安,變成隔岸觀火,甚至視而不見,建制派看準時機,一擊即中。泛民議員已盡了九牛二虎之力,修改《議事規則》建制成功搶灘,港人要承擔後果。[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1215/s00193/text/1513275332567pentoy

詳情

梁家傑:請別放棄

正當保皇黨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民主派奮力抵抗之際,招來一些批評,揶揄民主派號召市民聲援的反應冷淡是示弱而非示威,不長進,自取其辱,不值得同情云云。為什麼被批評的不是保皇黨乘人之危、有風駛盡𢃇?也不是扭曲了的制度暴力致使民主派雖得六成選票卻只能佔少數議席?民主派不應反抗嗎?為什麼是被欺壓到牆角而負嵎頑抗的民主派遭冷言冷語?我虛心自省,必須承認過去民主派的確把拉布的果效功能講大了。我們屢次要求政府把無爭議的民生項目,置於惡法和別有用心的工程項目之前通過立法會,以為可以擋住惡法和守住庫存。政府卻充耳不聞,堅持以受惠於民生項目的香港人當人質逼民主派就範。雖有網路廿三條和醫委會改革兩役的成功例子,但多數還是無功而還,皆因低估了政權鐵石心腸,不惜犧牲民生作政治鬥爭的決心。這就給政府和保皇黨借口,向公眾落重藥,口口聲聲修改《議事規則》可杜絕拉布,令立法會「正常運作」,意思其實是矮化立法機關的憲制職能,要立法會變橡皮圖章無險可守。一旦成事,中共對港全面管治所需的政策配套措施就水到渠成。當中包括教育、經濟、金融、土地房產及廿三條立法等。還有那些超支不斷的大白象工程將大量消耗納稅人的血汗錢。凡此種種,都會嚴重損害香港人的福祉。最後一句,《議事規則》不能改!就算你放棄民主派,亦請別放棄香港,默許保皇黨賣港的任意妄為。[梁家傑]PNS_WEB_TC/20171214/s00202/text/1513188463368pentoy

詳情

葉建源:「舉」還是「擧」?

主席: 本人謹作書面發言,反對由謝偉俊議員代表議事規則委員會提出有關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中的「擧」字的議案。 立法會議事規則委員會在2017年11月6日召開了一次非常矚目的閉門會議,討論如何處理由建制派和民主派議員各自提出的旨在修改《議事規則》的多項動議。我不是這個委員會的成員,從媒體得知,4小時會議的結果是無法就各項修訂建議達成共識。但翌日報章的標題非常有趣,例如《星島日報》的報道題為「議規會閉門討論,共識得個『舉』字」。其內容指出:「委員會主席謝偉俊表示,昨日會議上全部議事規則修訂經已討論,而今次短時間內處理大量修訂,是特殊做法。他指出,會上唯一一條雙方達共識的修訂,是把《議事規則》中的異體『擧』字改為『舉』字。」 沒有充分討論就可投票嗎? 這項修改文字的共識,隨後提交11月17日的內務委員會(以下簡稱「內會」)會議,由60多位議員(除大會主席外的全體立法會議員)決定,是否以議事規則委員會名義於稍後向立法會提出一項動議,將《會議規則》內出現的「擧」字全部改為「舉」字。 我在該內會會議上投票反對這項建議,並嘗試向各議員闡述反對的觀點。很可惜,內會主席李慧琼為了趕快處理《議事規則》的

詳情

區家麟:傀儡樂園

自廢武功,樂也融融,立法會尋常事。有尊貴的保皇黨立法會議員嘆息地說,修改《議事規則》是「斬腳趾避沙蟲」,寧願自削權力,也要防拉布云云。太輕描淡寫了,這不止斬腳趾,不止自廢武功,這叫引刀自宮。早前有極速上位新星議員,發言稿竟交前特首過目批改,被揭發後笑騎騎面不改容,令人想起金庸筆下韋小寶的太監朋友。今有穩坐高台的尊貴主席,規定議員只有十五分鐘審議三十五項修訂,裁決不容討論、不需講理由;我就是法,徹底露出真面目,有岳不群風範。口裏說,改《議事規則》是為了阻止拉布,請看看修訂建議,連議員以呈請書方式,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爭議的門檻也要提高,這完全與阻止拉布無關,純屬聲東擊西、魚目混珠、趁火打劫。降低立法會全體委員會開會法定人數至二十人防止點人數流會,更直接牴觸《基本法》第七十五條「法定人數不少於全體議員的二分一」。違反條文、違反立法原意、不理外聘律師意見;政府默認支持,更是無法無天,罪大惡極。零票當選的議員,配合幕後黑手,忘我自閹,讓二十三條立法予取予攜,基建超支掏空庫房,官商鄉黑蛇鼠一窩。立法會會議廳設計莊嚴,傀儡們西裝骨骨,陽謀就在空氣中,大家佯作正常,予人假象,掩飾濫權大計。威權法治從立法層面入侵,以後一切就只是舉手之勞。[區家麟]PNS_WEB_TC/20171212/s00311/text/1513015000724pentoy

詳情

梁家傑:孤軍作戰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快刀斬亂麻,將54項議事規則的修訂案合併辯論,只准每位議員發言一次,限時15分鐘,他並瘋狂加開會議,誓要在聖誕前完成殺規大業。特首林鄭月娥開口為梁君彥打氣,配合保皇派這次顛覆行動,暫停提交任何政府議案,讓路予修改議事規則。民主派議員全力抵抗,不因這是議會內鬥,而是因為建制派與政府一旦得逞,後果嚴重,迹近徹底毁掉立法會的憲制職能。已經是建制派橫行的議會將會馬上自廢武功,矮化成無險可守,工程超支百億再超支百億都無有怕,庫存予取予攜;政府法案會暢通無阻,常被提醒應做未做的23條立法輕易翻生。面對收緊議事規則的危機,當民主派被迫埋牆時,只有讓香港人明白,這是中共決心要將立法會人大化、香港大陸化的大大一步。DQ民主派議員,繼而修改議事規則,中共跟賣港派「大石壓死蟹」、「DQ議會路線」、「DQ整個民主派武功」!中共全面管治更快實現!見到不公不噤聲,見到不義不躲藏。曾經,50萬香港人和平上街,展示無權者的權力,結果奇蹟地扭轉了23條惡法鐵定通過的命運。今天,民主派在立法會比14年前更加弱勢,但仍然竭盡所能守護議事規則,守護所餘無幾的制衡保皇派及監察政府的權力,實在需要香港人的支持和鼓勵,請別讓民主派孤軍作戰![梁家傑]PNS_WEB_TC/20171207/s00202/text/1512584011582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