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智華:DQ後局勢論2——從DQ走入BAN?

上期DQ後局勢論談到各方的困局,惟政局瞬息萬變,過去一星期又有新變化。城大專業進修學院學生莫嘉傑要求撤銷劉小麗立法會議員資格的司法覆核被撤回,加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日前提到對於立法會補選未有定案,要待DQ案所有法律程序結束、最遲9月的上訴期限已過後才有「明朗決定」,他又明言現階段難以評論會否分開2次進行補選。法庭及政府的舉動令沉寂多時的DQ事件再度發酵,重新喚起市民關注。 DQ案告一段落 法官命令莫嘉傑撤銷司法覆核的申請,且同時須支付訟費。法庭的裁決引來非建制派支持者對莫氏的嘲笑及挖苦,網絡呈現一片「喜氣洋洋」的景象。然而,劉小麗早就被DQ了,是次裁決基本上沒有影響到其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的根本事實。法官區慶祥的判詞指莫嘉傑不是劉小麗參選選區的選民,故無資格提出司法覆核。 與此同時,有「長洲覆核王」之稱的郭卓堅亦入稟取消葛珮帆和柯創盛的立法會議員資格,其以二人學歷虛假為由申請司法覆核。一般而言,司法覆核有6個月的興訟期限,政府和市民難以就去年10月議員宣誓違法再提新訴訟。縱然郭氏以二人一直在標語及卡片上使用相關的學歷銜頭作為入稟的法理依據,惟其居於長洲,按理是新界西選區的選民,而

詳情

林勉一:DQ案嘅賤格本質--今日立法嚟宣佈你尋日違法

法治精神裡面,其中一個原則係法律不可有追溯性,即係唔可以某個行為尋日冇犯法,然後今日定個法律宣佈你尋日嘅行為係違法再判你有罪。 立法會議員宣誓,過去一直都係由主席裁定無效然後再宣誓,呢個係香港嘅議會慣例。立法會跟議會慣例做事係承繼英式議會制度傳統。包括議員內嘅公眾對於宣誓點先符合《基本法》,本來嘅合理預期係跟議會慣例。 《基本法》第104條話:「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一直以來,點先叫做依法宣誓係由主席裁決、宣誓無效可以重新宣誓,呢個係香港議會慣例。 2016年11月,人大就104條「釋法」,「解釋」《基本法》呢個條文嘅意思係「宣誓人必須真誠、莊重地進行宣誓,必須準確、完整、莊重地宣讀」誓詞,點先叫唔莊重,本身已經好含糊。有把黃傘唔莊重、讀得慢又唔莊重,總之就係佢要DQ邊個,邊個稍為有自己風格宣誓就唔莊重。 呢下都唔夠賤,呢個「釋法」最賤嘅地方係人大而家先話唔可以再宣誓,要直接DQ。呢個根本唔係釋法,而係人大繞過香港立法會直接「立法」! 大家要知道,《基本法》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