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醫護之間

日前醫委會就病人遭紗布封喉致死的紀律聆訊,裁定涉事的醫生兩項專業失當罪成,被停牌六個月。事件引起前線醫生強烈不滿,有醫生組織認為,「護士做錯不應由醫生負責」,批評醫委會嚴重損害專業互信和合作。醫生的責任大致可以分兩方面:第一是專業疏忽的責任,這是指在當時的情况下,該醫生的診斷是否達到一位合理的專業醫生的標準。醫委會認為,被告醫生巡房八次,造口長時間被紗布蓋着,物理治療師的報告亦有記載,但該醫生仍未能從紀錄中發現護士出錯,屬不能原諒的錯誤。換言之,醫生的責任並非為護士的錯誤包底,而是一個合理的醫生在這種情况下應該能夠發現錯誤,這是醫生本身的專業水準。前線醫生強調醫生和護士是伙伴而非從屬關係,這涉及第二種的責任,即僱主須為僱員的疏忽負責。這方面的責任建基於僱主或上司對下屬的管理權力,即使僱員或下屬的工作高度專業, 例如僱主可能對電腦一竅不通,但他還是要為專業僱員因電腦疏忽引致的損失負責。這種責任,一般但不一定建基於正式的僱傭或從屬關係,要視乎在相關事件上,一方對另一方的工作範圍或模式可以有多大的主導或決定權。現代醫療涉及不同的專業,醫生一般不該為其他專業的失誤負責是可以理解的,但這似乎並非醫委會判決的基礎。至於前線醫生指出公立醫院醫生的工作極度繁重,資源和人手不足,則是政府應該正視的。[陳文敏]PNS_WEB_TC/20180523/s00202/text/1527012270318pentoy

詳情

馬家輝:醫生真係大晒

「紗布事件」引發醫生聯署,亦替升斗市民如我長了知識——原來醫生與護士之間沒有從屬關係,在工作制度上,護士不受醫生監督,所以,醫生亦無理由為護士的失德負責。確是天大的誤解。這麼多年來,在公立醫院見到醫生看病或巡房,總有護士跟在身邊,醫生囑咐護士咁做咁做、點搞點搞,姑娘們頻頻點頭,從不駁嘴,永不say no,絕對不會阿芝阿佐。臨牀照料病人,遭遇任何質疑,護士亦總是左一句「等我問吓醫生先啦」或「醫生話乜乜物物」,一切以醫生之令為令,醫生是將軍,護士是小兵,醫生揮手說要攻左,她們絕對不敢打右。如果這樣的工作關係都不算從屬,確實離奇到無與倫比。有權下令工作,卻毋須監督工作之妥善完成,也就毋須承擔失德責任,豈不等於有權無責?豈不簡直是「神」?香港的「醫病關係」向來嚴重不對等,醫生高高在上,掌握所有醫療資訊,往往三言兩語,只花兩三分鐘便把病人打發離開診療室,病人或家屬想多問幾句病情都似要搖尾乞憐。以「忙」之名,讓病人處於非常劣勢。私家醫生當然比較好,問題是閣下要用錢去換笑臉,醫生的時間並不廉價。萬料不到,經「紗布事件」揭示在社會大眾眼前的是,原來連「醫護關係」亦極不對等,醫生有權指手揮腳令護士必須唯命是從,一旦出了事,醫生卻可說「我唔係佢上司,所以佢做錯事都唔關我事」來推掉責任,並且可以極速發動幾千人聯署,係威係勢,對醫委會帶來了無比壓力。顯然只是四個字:醫生大晒。出了事往往唔關佢事,即使幾經轉折而證明了確關佢事,亦經常只是緩刑或極短期停牌。人命和醫生的權責非常「不等價」。醫生萬歲,下世輪迴,我也要當醫生。[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516/s00205/text/1526408619152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