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堡戍:《猿人爭霸戰:猩凶巨戰》:特效從來不是爛片的護身符

社會上,幾乎沒有什麼東西會有共識。不過,觀眾對電影續集,卻似乎都有個共同信念:一方面,我們堅信續集一定越拍越爛,但另一方面,我們堅定不移繼續入場支持。這個現象,大概就和大台的「慣性收視」神話一樣離奇。不過,《猿人爭霸戰》再次提醒我們,即使在系列電影中,《變形金剛》這類慘不忍睹的劣作才是電影的常態,但世界上終究還是有越拍越精緻的佳品。 修補了《變形金剛》的所有缺點 2011年第一部《猿人》電影面世,十五年後,第三部《猩凶巨戰》在今天才上映。相比其他系列電影,產量不算太多。不貪心、追求進步和卓越,而不只是為了白花花的銀錢-也許是因為片廠和編導恪守這種信念,才能保住《猿人》這個招牌。 如果《變形金剛》是只有爆炸和大場面的浮誇謊言,那麼《猿人爭霸戰3》就是以小見大的平實承諾。同為標榜「大戰」,《猿人3》沒有如前者一樣,為連場激戰推砌劇情,反而把故事的重心,鎖定在黑猩猩領䄂凱薩,以及幾個重要角色身上。電影細膩地刻劃主角的心理矛盾、角色的內心感情,又細心鋪排情節。因此,《猿人3》不但修補了《變形金剛》所有明顯的缺點,還利用了系列電影的長處,深入探究角色的內心掙扎,把短處變成優點,這點可見編導的高明

詳情

《變形金剛:終極戰士》:一套公式翻炒又翻炒

《變形金剛》或者是最成功的商品,因為它示範了商業電影完全的公式。男人最喜歡什麼?超級跑車、機械人。當然,最好還有永無止境的打架。但片廠還是不放心,於是《變形金剛》再加入Megan Fox這樣的美女,保證票房萬無一失。自我複製了十年,一套公式翻炒又翻炒。來到第五部,今次搬出古人亞瑟王,左塞一隻上古恐龍,右塞一個圓桌武士,然後繼續抄襲自己,肆無忌憚地繼續複製老套。但片廠機關算盡,實在超過觀眾的忍受底線,結果美國的開畫票房,刷新系列的最低記錄。 橋段了無新意 《變形金剛:終極戰士》(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講述原來這些機械人,從英國亞瑟王的時代開始,就一直隱居在地球,還一直暗中「造王」。身為亞瑟左右手的梅林,之所以懂魔法,是因為拿到了變形金剛的法杖。而這支法杖在地球,直至變形金剛發現這枝法杖,可以讓他們原本的星球復活,便展開了人類、博派、狂派的爭奪戰。 儘管加了個亞瑟王,故事看上去依然見慣見熟,因為爭奪會摧毀地球但能夠復活外星的東西,幾乎是每集同樣的橋段。而博派領袖柯柏文的叛變,這個電影宣傳的重點,其實《生死時速》和《復仇者》的鷹眼都早已玩過,感覺了無新意

詳情

《變形金剛:終極戰士》還有下集的爛攤子?

《變形金剛》(Transformers)自從2007年推出首集後,十年間不知不覺已經來到第五集《變形金剛:終極戰士》(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當年首集上映時較多人批評機械人的造型設計,故事水準尚可,然而接續作品水平每況愈下,演員陣容也曾經變更,機械人角色雖然越出越多,可是在電影中面目模糊,打鬥混亂,幾乎不能分清誰正誰邪。上集導演米高比爾更遠征香港取景,還引來「收陀地」事件(雖然不是重點),最為人詬病是因為中國資金的投入,各種植入式廣告事無忌憚在電影不同角落出現,更胡亂拼貼和建構香港環境,已經是一場觀影災難。 可是觀眾不要以為上集已經是此系列的低點,本集也不惶多讓,米高比爾似乎很想將他最喜愛的各種歷史、類型片、喜劇、愛情等元素放進同一部電影中,於是本片情節遠由英國圓桌武士時代亞瑟王故事開始,中間再提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以至電影處於的時空,不少重要歷史事件每每與變形金剛有關,而這些歷史的影響亦延伸至今集主角一群人物。本來這些設定都無傷大雅,只是導演想認真處理卻顯得吃力,根本未能兼顧幾條故事線,整個敘事非常混亂。過往數集最大的通病多是拍攝和剪接零碎,在劇情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