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藥房貓

藥房貓是香港城市景觀。不單藥房,街舖常養貓,可愛友善的,與街坊打好關係,三朝兩日,打成一片,很容易成為鎮店之貓。以前養貓治鼠,藥房裏的海味,有貓看守好妥當。今天貓也會捉老鼠,但公關功能大增,店主也是愛貓之人,捉不捉鼠只是其次,最重要有靈貓鎮店,每天返工睇舖,摸摸花貓,格外醒神。不少攝影師街貓當model,老友謝至德早年也拍過一輯貓postcard,近年老外也來港拍攝。有一年每星期到筲箕灣看中醫,他那黃貓兩歲,精力旺盛,初時每晚捕鼠兩三隻,很快店內鼠輩不再橫行,而牠的功能,就是跟客人打招呼。肥貓有如毛球一個,蹲在冬菇花膠之上,瞇起雙眼,看破世情。街坊街里路過藥店,不少走進來say hi。牠不愁沒零食,因為變成了眾人契仔,經常有契媽專程送來美食。此貓靚仔有型,但脾氣古怪,牠可以走過來「挨身挨勢」,但你摸牠的頭,牠就必報以貓爪。認識牠的都知道,眼看手勿動,動手必肉痛。近日,有藥房貓涉傷男孩,事主更是內地人,小孩母親氣在心頭,追究到底,搞到預約拘捕咁大劑。呢單嘢擊中jackpot。港人最敏感的穴位,中晒!內地大媽「玩大佢」,完全唔知街舖花貓,係香港之寶;貓仔細細唔識世界,得罪惡媽手尾長,還有可能被人道毁滅悲劇收場,再加上議員出面營救,幾乎每個環節都有戲劇效果。網民救貓,用星爺腔說:連港貓都救唔到,點樣可以企起身做香港人![馬傑偉]PNS_WEB_TC/20171012/s00192/text/1507745510835pentoy

詳情

《貓侍》——以小搏大的寵物影視作品

只要有一條好橋,低成本製作的電視劇作品,都能夠衝出國際,日本的《貓侍》系列就是一個好例子,成功看準貓奴商機,主角北村一輝更憑著電影《貓侍》獲得北美最大規模的日本電影節「第8屆JAPAN CUTS」(2014年)頒發的演員魅力大獎「CUT ABOVE Award for Excellence in Film」。《貓侍》原先只是一部於2013年由神奈川電視台製作的低成本電視連續劇,在播映之後引起熱話、大受歡迎,並於2014年首度推出電影版《猫侍》。隨後,更於2015年再度推出第二季劇集和電影版續集《猫侍 南の島へ行く》。在2016年2月,推出特備劇集《猫侍 玉之丞 江戸へ行く》。而早前於香港上映的《貓侍:萌主現身》,其實就是《猫侍 南の島へ行く》這部續集電影。這部動物療癒時代劇以幕末為故事舞台,故事講述過去有「百人斬」稱號的劍客斑目久太郎(北村一輝 飾演),成為了窮困潦倒的浪人。某日,久太郎被聘用去暗殺「貓妖」玉之丞,在準備下手的時候,這隻可愛的白貓喵喵叫著,雙瞳望著久太郎。最終,久太郎無法下手,他們更成為了朋友……神奈川電視台只是一間地方性電視台,所以《貓侍》這部劇集沒有公布一般的收視率統計,但它在亞洲區的影響力不容忽視。這部單元式喜劇作品把威嚴的武士與可愛的白貓放在一起,殺人無數的大男人成為了貓奴,這個反差造成了強烈的幽默感。另外,北村一輝在戲中有大量惹笑的內心獨白,讓他成為了類似Mr. Bean的笑匠。再加上大量拍攝萌貓的鏡頭,成功治癒觀眾的心靈,貓奴更會沉醉在其中。可惜,早前於香港上映的《貓侍:萌主現身》,讓筆者看得有點失望。因為劇情過份簡單,相當平庸,只能夠被當是一部兒童電影,更損害了《貓侍》這個系列的招牌。由北村一輝親自擔任編劇,故事講述久太郎與玉之丞在前往四國執行任務的時候,因暴風雨的關係而漂流到一個荒島。荒島上的土著認為玉之丞是神,又突然殺出一班海賊,因而展開一場搶奪大戰。劇情有點胡鬧,最大的亮點是,除了白貓玉之丞之外,另一隻黑貓也會在戲中出現,算是能夠滿足貓奴的期望吧?圖片取自Edko Films Ltd. 安樂影片facebook專頁 電影 貓

詳情

城西毛孩導賞團 社區中的你我「牠」

「本座先睡了。」(設計對白)在西營盤這自成一角的小社區,貓咪狗兒也是街坊。城西關注組於3月19日舉辦「社區毛孩導賞團」,帶大家遊走於小店和街巷間,了解區內人與動物的生活。治癒系動物店長「合記雞鴨」位於第一街及正街交界,並連的主店及副店,分別出售冰鮮雞鴨及雞鴨蛋。貓店長Happy生於般咸道的一間餐廳,有四個兄弟姊妹,因店主無法同時照顧,貓義工就將Happy帶到合記。Happy體型圓潤,一雙「鬥雞眼」是牠的招牌,讓懶洋洋的牠添了幾分憨氣。Happy一臉傻氣。愛貓的店員笑說,養貓跟雞鴨店的經營沒有關係,Happy唯一職責是在副店「孵蛋」,無需捕鼠捉蟲。當大家忙完閒著無聊時,就會跟牠玩,減減壓。當參加者興致勃勃地圍著牠「集郵」,牠卻動也不動,過了一會,更瞇起眼睛,睡著了。由於第一街行人路窄、路面車多,Happy身上繫上了頸繩,免生意外。同在第一街、由黎婆婆主理的小店,亦有貴婦犬店長芝芝。小店沒有招牌和店名,主要出售植物和副食品。芝芝每天都陪著黎婆婆開店。見到一班參加者,芝芝雖興奮仍乖巧地安坐在婆婆大腿上。「我坐門口一定要帶埋佢出嚟。」婆婆笑說,更提起芝芝「手手」跟參加者打招呼。黎婆婆與芝芝。西營盤德輔道西是有名的「海味街」,不少海味店都有養貓以捕鼠,海味店「昌盛行」亦不例外。步入店內,可以拜訪貓店長呀花和金仔。貓女呀花2歲,其子女由區內多間海味店收養,問老闆有沒有想過替呀花絕育,老闆笑說:「老闆娘唔比呀,佢話要閹咗佢(呀花),就閹咗我先。」呀花。金仔約7個月大。呀花的金仔活潑好動,即使坐在椅上,尾巴也還是停不下來地擺動,淘氣非常。數個鳥籠高掛在店內,老闆表示金仔時不時會玩鳥兒。「玩死咗佢賠錢比我呀。」老闆哭笑不得地道。金仔。街巷之間遇上牠詩詩。街坊秀慧帶著狗兒詩詩一同參加導賞團,屬大型犬的詩詩親人可愛,更是區內不少「大男人」的傾訴對象。秀慧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自己是「狗等公民」。原來她和詩詩外出時,會受到很多規範,如不能進出食肆和大部分的公共空間,社區中人與動物共融的空間很有限。貓義工May姐自2004年起,已開始照顧區內的流浪貓,導賞團的最後一站,她在小巷中分享照顧街貓的經歷,亦跟有養貓的參加者交流貓經。數隻流浪貓在四周活動,參加者影貓玩貓,不亦樂乎。May姐笑說其實街貓跟家貓一樣挑食,乾糧放久了失去香味,貓兒們就不「幫襯」。提到愛貓的飲食習慣,May姐笑逐顏開。May姐囑咐大家千萬不要在網上公開貓隻位置,因可能會吸引心懷不軌的人士偷貓。提到近年的偷貓事件,她心情激動。她憶述數年前一名的士司機王澤能,利用流浪貓對人的信任,先後多次偷貓轉售予食用,令人髮指,但因搜證困難,當時無法將他拘捕;兩年後王被發現於山上虐貓才被捕,判監僅八星期。後來亦有其他偷貓賊出現,現時靠網民和街坊間互相通報監察,盡量保障流浪貓安全。May姐坦言不能期望人人都喜歡流浪貓,認同她餵飼流浪貓的行為,有愛貓之人支持則是「花紅」。財力有限,May姐感言能做到的亦很有限,她試過見到貓兒有口腔問題,卻沒有錢帶牠去洗牙;對於重病的流浪貓,May姐亦多次無能為力,只能在牠們餘下的生命中,盡量滿足牠們的食慾,陪牠們走過最後一程。近年港鐵西港島線通車,多幢「插針樓」於西營盤兀地而起,取代舊唐樓。重建下老店被逼遷,甚至因而結業,區內食肆商店逐漸仕紳化。在社區變幻中,不變的是區內的貓咪狗兒,仍然在小店內、街巷中,以「萌氣」守護一班基層街坊的社區脈絡。【城西關注組】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社區 動物 貓 狗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