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佑:3.1億,1萬張門票

財爺宣佈財政預算案,其中有3.1憶撥給海洋公園,但要求免費送出10000張門票給學生。我在臉書上引述一位反對者的批評。該批評指出海洋公園董事局成員皆為前任及現任特首的支持者,有利益輸送之嫌。當然董事局成員未必有收取報酬,但也給人「親疏有別」的印象。而且海洋公園去年有2億餘元的赤字。在管理不善的情況下,為何還要撥款補貼?財爺在立法會解釋財政預算案時,也指出海洋公園在財政運作上出現困難。 臉書發出後,有很多迴響。批評和指責政府這樣做的較多,所以也引起一些衞道之士的反應,不過,這一面的迴響不多。 我對於撥款發展海洋公園,發展教育項目,並沒有意見。反之,我覺得應撥更多資源,不但是海洋公園,還要發展更多主題公園。這比起500多億作科研,或是數以千億計的大白象工程,更值得投資。 香港人口眾多,需要更多和不同的主題公園。但現時香港有教育性的主題公園,除了海洋公園外,只有濕地公園。迪士尼樂園只是遊樂場,與教育拉不上太多關係。家長想帶兒女參觀有教育性的主題公園,選擇不多。而且,海洋公園過去的發展,着重點多是機動遊戲,在我記憶所及,現時之水族館比以前的還細小很多,與「海洋公園」這主題,實有所偏離。所以如能

詳情

馬家輝:其實只是回水

「劏房財爺」今天發表年度財政預算,不管多少人吶喊了多少聲派錢派錢派錢,如無意外,他是不會做的,在所謂「審慎理財」的虛假名號下,他仍然會把累積的大量的香港財富鎖在庫房,眼看教育資源不足、醫療資源不夠、房屋資源不濟,他仍然不願積極進取地為民紓困,更不肯大手大腳地還富於民。他仍必只是扯著他的僵硬笑臉,戴著他的近視眼鏡,告訴香港人,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所以,務請大家忍耐,明天會更好,今天莫抱怨。這樣的套詞和哲學當然不會讓香港人陌生。前朝的洋人別談了,自回歸以來,歷任華籍財爺誰不如此?由淪為囚犯的曾蔭權,到偷步買車的梁錦松,到外遇僭建的唐英年,到溫吞鄉愿的曾俊華,到劏房囤地的陳茂波,有誰不是每年例必搬出類似說法,叫香港人忍耐、忍耐、再忍耐?因為香港儲備仍有必要累積、累積、再累積?真不明白,到底要累積到什麼程度才叫做夠?到底要累積到何年何月才可開倉?上回競選特首,曾俊華笑口咪咪地批評特府的理財哲學過於保守,林鄭比他更笑口咪咪地回應這不正是出於閣下手筆?說得真好。「國亡今日還無恥,似為當年不與謀」,曾俊華的臉皮其實比他的頭髮和鬍鬚都又厚又硬。然而,林鄭上場了,經歷競選洗禮,情况有改善嗎?不見得吧?方方面面的預算使費確有增加,但跟庫房進帳的增加程度相比,低得不成比例,充其量只是理想尺度放鬆了,卻非思維上的範式調整。其實,不管是派糖抑或派錢,無論用什麼形式或途徑,本質上都是「回水」,把來自民間的若干錢財交回到市民手裡,還富於民,藏財於民,讓市民使之用之享之花之。而市民自有花錢智慧,毋庸你代我們保管。回水吧,劏房財爺。Please。[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228/s00205/text/1519754891685pentoy

詳情

林燕妮:財政預算?算了吧!

文章見報當日,財政預算案出爐,相信市民收到政府派利市的機會不高,庫房水浸,不等於人人受惠。財爺一句預算難令所有人快樂。如果沒有錢派,也真令許多人不快樂。既然難令所有人快樂,能夠令七成人快樂,已經是皆大歡喜,香港人喜訊。無可否認,運用資源重要,特別在醫療,教育,安老,以至房屋政策都是社會需要關注的問題。只不過,年復年,財政盈餘有增無減,從前的所謂規劃,所花的時間與金錢,大家可以計一計。減稅減差餉,對一些N無人士來說,未見受惠,至於電費補貼,到頭來是益了電力供應商,一個燃料附加費,已可抵消補貼。總之,不及還富於民、與民共享來得開心。甚至共渡時艱,如今不見時艱,卻又要居安思危。長此下去,市民大眾只能見到庫房儲備年增,卻又不能沾得分毫。棟篤男神黃子華那句:「居危思危,居安又思危」,彷彿說永遠都危,那安與危又有何分別呢。一點分別也沒有,大不了在某些緊急政策上,可以立刻撥款救急。不能說市民沒有受惠,只不過是虛渺而不及銀紙在自己口袋裏那樣實在。現在是居安不享受安,卻已擔心財政緊絀的問題,是否太杞人憂天,洪水氾濫,也要泄洪去減低衝擊。也許財政儲備太多,對財神爺來說是種心理負擔,認為情願守財也不會放水,算了,香港人只好繼續失望,好好工作,希望老闆加薪水,實行自己獎勵自己,自求多福。[林燕妮]PNS_WEB_TC/20180228/s00198/text/1519754890577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