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性執法,針對性譴責

上星期,75歲的周婆婆無辜地因$1而被食環署檢控。雖然事隔8天後終被撤銷撿控,但對於一位耄耋而基層的老人家,食環這個舉動經已足夠將婆婆嚇個半死;事發當日,周婆婆的無奈、無助,與狼狽,實非筆墨所能形容。 事實上,食環署已非首次針對街上自食其力的基層老人作出不合理檢控*,而上到法庭的案件往往均判無罪。話雖如此,但對於老無所依的當事人而然,被捲入官門的日子絕對膽顫心驚。 容我們退一萬步。食環署的而且確有權就上述案件的情況提出檢控。縱使不近人情,縱使無甚道理;惟當局實在大可以有權用到盡。上「梁」不正下樑歪,我們都懂的。 然而,在手機店外嚴重阻街、現貨現賣的水貨佬呢?還有其他形形式式、真正進行無牌販賣活動的人士呢?何以又未聞食環嚴正執法?這種「選擇性執法,針對性譴責」、欺善怕惡的手法,跟內地城管分別何在? 那些活在貧窮線底下,甚至需要流浪街頭的香港市民,簡直是一粒粒街頭的塵埃,在公共政策方面統共被掃到地氈底下去,沒有保障,看不見為淨。然而,現在即便是在一角默默地盡自己所有氣力自力更生,都要被官府針對留難,甚至以法律作為威脅工具,使他們不得寧日。這些執法人員究竟存一顆怎麼樣的心眼?我真看不透。 而

詳情

只許權貴泊名車 不許貧婦賣紙皮

近日,朱婆婆的故事在社會有不少迴響。她是靠拿她在街上執的紙皮去賣而維生的。大概一個多星期前,她在中環摩天輪附近執紙皮,之後一名外傭以1元買下朱婆婆的一些紙皮。就此,一群食環署人員現身,說要控告朱婆婆無牌販賣。當朱婆婆即場求情時,據說食環署人員當時對她說,就算賣1元東西都是無牌小販。案件原本要在今天上法庭,但在公眾對案件極大關注下,食環署最終撤銷控罪。 同樣是在中環,不少道路都會見到一部部名貴的私家車泊在不准泊車的位置,甚至是車行線的馬路上泊車。負責駕駛這些車輛的人往往都不是車主,而是司機。他們接載的都是非富則貴甚至有權有勢的「上等人」。我在中環工作多年,都不記得有見過這些車輛收到違例泊車的告票。但是在專業、商業圈子內,我亦聽過一種說法,就是對這些車的車主來說,就算收到告票都沒問題,亦不會有阻嚇作用,因為罰款對他們來說是「濕濕碎」。 一個中環,兩個階層,兩個結果。貧窮的無權無勢人士賣一點紙皮就被阻嚇、被檢控(今次朱婆婆的事不是鬧大了,大家覺得食環署會否撤控?);富貴的有權有勢人士就能若無其事而又方便自己地違例泊車。更諷刺的,就是後者不乏一些平時在私人會所、餐廳私人房內高談闊論地說「犯法行

詳情

首爾遊記(2):見證首爾人面對的各種經濟困難

是時候重回我3月頭首爾的遊記,上回提到在首爾親身見證了3.1獨立節集會翌日的光化門示威現場,以及週六的反朴集會後,另一於這次旅行的見證就是關於韓國的經濟。繁華都市的背後,住在首爾的韓國人究竟能否共享自「漢城奇蹟」起的經濟成果呢? 是次旅行除了去了不同著名旅遊區如東大門、明洞等地區外,也有去一些較少旅客會去的地方如江南區新沙洞、龍山區不同小區進行Fieldwork。其實單單走過不同地區觀光的時候,都能察覺到一大韓國社會出現已久的弊端——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 根據首爾的地理位置,中間漢江分開了首爾,所以有江北及江南之分。而其貧富的水平分佈,與香港一樣。江南區大多為中產人士或更高的國民住宅區,位於江南區的清潭洞、狎鷗亭、三成洞等地區均是高尚住宅區。而我到這些地區遊覽時,亦清晰看見住在該區的人較貼近上流社會的衣著打扮及言行舉止,而住宅方面亦顯然較豪華及昂貴。不過,去到龍山區的鷺粱津等地區,就清晰可見除了一棟棟掛滿補習學院的招牌外,還能看見很多較為殘舊的住宅區及考試院。拿這兩個地區相比就清晰可見韓國的貧富懸殊亦非常嚴重。 而另一比起貧富懸殊更嚴重的經濟問題,就是物價指數及樓價不斷超越國民能負擔的

詳情

從稅務公義出發 跨出「人本經濟」第一步

財政預算案將於本周發表,近日社會政策建議討論紛呈,稅務問題也成為焦點。稅務是政府達至財富再分配的重要一環,而稅務透明問題近年也在國際上引發廣泛關注,與急劇惡化的貧富懸殊現象和企業避稅問題息息相關。樂施會上月中旬於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前夕就發表了《99%人的經濟》研究報告,指出全球財富愈來愈集中在少數人手中。極端不公平現象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跨國大企業利用各國之間企業所得稅率和徵稅原則的差異進行涉及數以億計資金的避稅行為。 稅務公義是本屆世界經濟論壇的焦點之一。當各國央行即使用盡一切銀根政策也難以改善貧苦大眾的生活質素時,要求跨國企業及富豪交足稅款的呼聲就愈發高漲。樂施會認為,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打擊「侵蝕稅基及轉移利潤」(BEPS)的行動計劃是邁向「人本經濟」的重要一步;但要徹底打擊跨國企業及富豪的避稅行為,必須積極地提升稅務透明。 牽涉人權和道德的問題 「人本經濟」的意思,就是不再只是追求利潤,而是按人的需要來發展經濟,讓最弱勢的一群獲得優先發展,共創一個更公平的世界。跨國企業利用國與國之間所得稅率和徵稅原則的差異進行涉及數以億計資金的避稅和利潤轉移,囤積了巨額財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