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鈔票的信心

在內地買幾元文具見過告示寫明不收大鈔,包括一百、五十和二十,如用假鈔,定報公安云云。我只有「大鈔」,問老闆可收,老闆看我一眼收錢,檢查後才找錢。最大面額的瑞士法郎是一千,約八千港元,在瑞士用一千瑞士法郎買杯咖啡,對方欣然收下。正如在日本無論用多少張一萬日圓付款,日本人都照收,未見過人懷疑。在紐約地鐵站買車票,身上得百元鈔票,卻見售票窗寫明不收百元鈔票,只好走去買雜誌,哥仔風騷問會否是偽鈔,樂意收都要玩一陣。遇過英國收銀員不大樂意收大鈔,但不會像紐約人那樣講笑。近年香港偽鈔大增,用一千元在茶記或小店付鈔,對方要麼寫明拒收,要麼黑臉。在印度見過收銀員拿大鈔照紫外燈,可見市面有偽鈔。首天在加爾各答超市付錢,沒料到收銀員拒收,才發現我用緬甸鈔票付款,一疊鈔票約值一百美元,我誤將用剩的緬甸鈔票當作印度鈔票帶過去,發展中國家總是一百美元兌一疊鈔票。在戰亂和貪腐嚴重的國家,貨幣更會隨時貶值到一大堆鈔票才可買個麵包。要知道國民如何看待國家,看他們如何看待國家鈔票自會明白。[關麗珊 facebook.com/kwanlaishan]原文載於2016年9月29日《明報》副刊 貨幣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