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小濤:令計劃之後是誰?

中共中央辦公廳(「中辦」)前主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令計劃「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他不僅是最新落網的「大老虎」,更是分量最重要的一位,比周永康猶有過之。首先,他是胡錦濤「頭號心腹」。他1985年起與胡錦濤在共青團中央共事,得到胡的賞識,到胡升任政治局常委及內定為江澤民接班人後不久,他也調到中共中央辦公廳兼任胡的秘書。在胡錦濤最風光時他都追隨左右,為胡鞍前馬後。其次,他在中南海的18年都在「中辦」任職,最後5年更擔任「大內總管」的中辦主任兼書記處書記,權力之大絕不下於任何政治局委員甚至常委。正因為他權傾天下,令家才可縱橫政商界,由妻子、弟弟、侄兒等人建立商業王國(兄令政策、弟令完成先後被捕,侄兒令狐劍遠走異國),而官場的「令黨」更是根深葉茂,除了祖家山西籍官員,還有「團派」要員,他們要麼已是一方諸侯(袁純清、秦光榮、羅志軍和強衛被稱為令的「四大金剛」),或中央大員(全國政協前副主席蘇榮、國家能源局前局長劉鐵男等)。因此,在過去一年反腐浪潮,山西是重災區,甚於周永康地盤的四川,而「團派」幹部近期陸續「出事」多少跟令有關。令計劃很快將被開除公職及黨籍,然後移送司法機關,對「新四人幫」的清剿將結束。那麼,習近平還會繼續「打老虎」嗎?下一隻「大老虎」又是誰?迄今,習的反貪腐目的很清晰——打擊政敵,鞏固權力,樹立權威,震懾全黨。除了反貪,他也確實沒其他手段能在短期內達此目的。因此,一日未能「穩坐大位、號令天下」,習還是要以反貪去樹威,更因民眾「胃口」變大了,所打的「老虎」要更厲害,也就是比周永康、令計劃更高級的幹部。果如是,夠資格做下一隻「老虎」的屈指可數!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貪污

詳情

梁美儀:守護香港廉潔公正

本港有史以來涉最高層官員的許仕仁收受利益貪污案,前政務司長許仕仁及新地聯席主席郭炳江等人被裁定罪成。此案可說是為曾受前廉政專員湯顯明涉貪案困擾的廉政公署,扳回一點分數,也令公眾重拾本港倡廉反貪的信心。作為普通市民,筆者說不上因許、郭被入罪而感到興奮,畢竟一人曾是香港政府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政務司長,另一人是市值約3200億上市公司的掌舵人,公眾均期望政商界的領袖,能抱廉潔奉公的原則辦事。不過,當近年接二連三發生政府高層的涉貪案之際,這個判決,的確是警惕掌權者的警鐘。此時此刻,公眾的下一個焦點,必然是已調查多時、涉及前特首曾蔭權與前廉政專員湯顯明的涉貪案,當局應同樣秉持大公無私的態度,盡快公布調查結果或作出適當的執法行動。在香港反貪工作作出亮麗成績的同時,特區政府卻同時公布,委任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譚惠珠接任廉署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主席一職,惹起政界人士非議。譚惠珠的政治立場鮮明,緊跟北京路線,被形容為「梁粉」,公眾形象「一般般」,但在建制陣營中,她已算是較少亂說歪理,處事立場較公道的一人,在此時此刻,筆者無意一竹篙打盡「梁粉」,靜觀將來她在委員會的一言一行。不過,對於政府作出這項任命本身的政治決定,卻令人感到不安。廉署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主席一職,涉及非常敏感的廉署工作,有權審查廉署所有接獲的舉報及調查進度,以至就決定不予檢控或警誡案件建議應採取的行動,權力相當大。加上近年有多名前高官、行會成員以至政界人士捲入涉貪案件,政府委任政治立場如此鮮明的人士作為「把關人」,實在難免令人感到憂慮。這屆政府的用人唯親作風,已達「登峰造極」的境界。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貪污

詳情

陳惜姿:人生無常

一個人可以花掉多少錢?理論上是無限的。最名貴的珠寶、遊艇、豪宅,幾個交易,花掉幾千萬不難。但要在平常生活中吃喝享樂間花錢,還要花上幾千萬,也實在頗費勁。許仕仁與新地的涉貪案塵埃落定,審訊期間許老爺的消費清單曝光,叫人瞠目結舌。聽過不少有錢人說,無論我賺多少錢,日子都是這樣過。這種生活我較易理解,像李嘉誠先生擁有幾生人都花不盡的錢,但我相信他總不能花太多時間和精神,把太多的錢花在享樂上。老實說,花錢也費勁的。而且,讀過經濟的人都明白,花錢花到某個地步,再多吃一頓二十萬元的飯,所帶來的邊際滿足感其實會下降。九年前跟許仕仁做專訪,印象最深的是他談到自己喜歡下棋,能看通對方將要下的十七步棋。我當下覺得自己透明了,即是說,我問第一條問題,他已看到第十八條。如此聰明絕頂的人,生在富有之家,港大畢業,入政府做AO,官至政務司長。穩當的生活,是可以肯定的了。妻子也是AO,而且膝下無兒,了無牽掛。倚靠二人豐厚的長俸,哪怕每天大吃大喝,也足夠生活了。這些人生,本來是要讓我們羨慕的,但現在卻叫人唏噓。老土的教訓可能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或者「貪字得個貧」。他或能看穿人家十七步棋,但現實情况不如他所料。正如一隻蝴蝶飛過,都會改變一個森林。一個牢不可破的家族,原來也有崩壞的一天。想當年大賊張子強若沒有綁架郭炳湘,事情又會否改寫?人生無常,曾經顯赫的一代橋王,如今晚景淒涼。做人,還是謙虛一點好。原文載於明報副刊 貪污

詳情

原人:活在自己人世界的官商巨賈

許仕仁罪成,官商巨賈入獄,官場荒誕劇暫告一段落,背後揭顯赤裸的官商合作。新鴻基2013年被評亞洲最佳企業管治的公司,也是世界最大的地產公司之一。樓宇質素和對工人的關顧亦為社會稱道。許仕仁出身上流社會,第一代文青,酷愛古典音樂。1977年第一屆香港電影節的場刊以前第一放映室主席的贈言,「在香港,正如在世界許多其他的地方一樣,看電影已成為一個大眾化的娛樂。可是當電影在其他地方被接受為正統藝術形式的時候,電影製作在香港卻很少受到鼓勵和被目為一種文化活動」,推動電影發展,許有其地位。無論多文藝的高官,多善良的公司,碰上地產就是要沾上政治,迴避不了的交易。許仕仁僅用電話提供意見,就可獲87萬的時薪,沒有申報400萬的花紅,卻申報一盒100元的巴基斯坦芒果,案情荒謬百出。然而受審的不單是五位被告,而是整個官僚政度和官商網絡,為何數大地產商能雄據本地的政商界30年。「方便」是政府引以為傲的口號,連財政司轄下的智囊也以「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官商體系到底如何和怎樣方便大財團營商呢? 亦商亦友的關係法庭揭露出英治年代至今,官商如何合作。法庭上,許﹕「好多事情都要商界配合、商界發展先做得成」(《明報》,2014.09.17)。政府官員和商界接觸,他形容為「平常事」及「必要」,跟新鴻基郭氏兄弟的關係是「所以身分好清楚,是作為好朋友。」在任司長多次相約他門食飯,關係密不可分。除了許,天之驕子的政務員,不少早已搭上富豪,前規劃地政局長孫明揚任內亦曾被揭跟地產建設商會前主席何鴻燊買入價值達220萬的馬匹;2005年,曾蔭權家中獲贈的新鴻基的「二手」跑步機。投其所好,才是平常不過之事,廉署愛莫能助。所謂「平常事」是否常態呢?法庭所見卻迴然不同,曾任許助理的前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黃靜文作供表示一般情况,地產商只會面見中級官員,「唔會一下就去到政務司長」(《明報》,2014.07.16)。前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常任秘書長劉吳惠蘭在作供中,擔心「官商勾結」的觀感,行事小心翼翼,「入圍發展商應以書面提出,政府會以書面回應,為公平起見,會將答案副本抄送給其他入圍發展商」(《明報》,2014.07.17)。 被矮化的土地規劃為何要跟高官見面呢?西沙發展可見啟示,香港的規劃制度由城規劃會把關,看似公平,但暗藏玄機。1994年,新鴻基向城規會提出西貢西沙發展大計,原來的建議包括用鐵路將西沙跟鑽石山連接,最後輾轉變成九鐵馬鞍山線,該公司現時在該處擁有興建達4630伙的十四鄉大型地皮。案件中,揭發許在1993年時任運輸署長,已指定下屬呂崇義為專員,跟進新鴻基發展西沙,後來升為運輸助理署長的呂崇義稱做法罕見,專員工作是協助新鴻基在未獲得城規會批准前,先向環保署、屋宇署等部門簡報發展計劃,當時他稱﹕「香港係發達、現代化城市,向各個部門簡報時間會較長,集中做有效率」(《明報》,2014.07.04)。94年,當新鴻基提交計劃時,已收回鐵路的建議,改為拓闊道路網絡,獲得通過。 最諷刺呂退休後,翌年加入新鴻基的公司。除了西沙發展,案中公布馬灣的發展計劃,無論在收地、換地和交通安排更見詭異,盡見官員的無限權力,篇幅所限,無法提及。城規會是橡皮圖章,有「效率」和「方便」大前提,制度的公正無法彰顯。此類事件屢見不鮮,林鄭月娥在任發展局局長時,在灣仔協助合和二期特事特辦式,讓運輸署、規劃署及古蹟辦「打倒昨日之我」,改變從前的決定,經歷十五年後,終於順利通過城規會。現時城規會正在審議新界東北發展,地產商一早聞風先至,虎視眈眈,等待公私合作,收地發展,坐收漁人之利,為何他們早着先機?許案可端倪。民間和巨商的分別在資訊,原來運輸署可派專員協助申請者向各部門游說,收集意見,不單民間團體,就連中、小型地產商都未能做到。不浸淫官僚體系的常人無法得知規劃制度的漏洞,多年香港的土地發展就在專業和官僚的面紗進行,市民被拒於門外。美國社會學家G.W. Domhoff的經典Who Rules America?The Triumph of the Corporate Rich(35年至今已第7版),書中研究發現在「發展」的理念下,巨商容易主導社會,包括四個層面﹕短期利益(發展項目)、長期利益(減稅)、選舉及公眾輿論。其中中間人(interlock)的角色少不了,長袖善舞,周旋在官商之間,營造文藝的共同氛圍,創造上流人仕的網絡。官商權貴活在自己人的世界,所謂「方便」,也只是獲利的藉口,規劃和官僚淪為防民之口的伎倆。文__原人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貪污

詳情

呂秉權:說好了的領導人財產公開呢?

上周六凌晨,新華社公布中央將大老虎周永康開除出黨,移送司法機關的決定,指周永康的所作所為完全背離黨的性質和宗旨,嚴重違反黨的紀律,極大損害黨的形象,給黨和人民事業造成重大損失,影響極其惡劣。要防止「周永康」的再出現,權力制衡和領導人財產公開是長遠之道。總書記習近平强調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裏,任何人行使權力要自覺接受人民監督,針對一把手,要健全施政行為公開制度。王岐山亦表明,必須對握有權力的人進行强而有力的約束。可是,現實中的一把手——習近平和負責反腐的王岐山,權力卻愈來愈大和集中,究竟誰和什麼機制能夠制衡他們?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怎樣才能不重演?國家要長治久安,我們不應寄望個別明君,而是要倚靠有力的制衡和反腐機制,因為制度不好,好人亦可能做壞事。另外,領導人財產公開亦是人民監督的有力依據。時任總理溫家寶2011年已經說「從長遠看,我們還是應該實行政府領導人財產公開制度。但是我們現在先走第一步,那就是要如實申報個人收入、財產狀况、家庭主要成員包括子女的從業情况,並且接受審查。」王岐山兩年前聽取反腐專家建議時,財產公開亦是討論焦點。不過,目前中國只有財產申報,沒有財產公開(小地方試點除外),即使申報了,亦長期不作核查,報細為妙,形同虛設。有分析指出,國家領導人不敢公開財產,是怕講真會引起公憤,講假會被外媒踢爆,上樑不正下樑怎不歪?曾幾何時,薄熙來曾說自己和夫人沒有任何個人資產,講怎不會天下無敵?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貪污

詳情

呂秉權:說好了的領導人財產公開呢?

上周六凌晨,新華社公布中央將大老虎周永康開除出黨,移送司法機關的決定,指周永康的所作所為完全背離黨的性質和宗旨,嚴重違反黨的紀律,極大損害黨的形象,給黨和人民事業造成重大損失,影響極其惡劣。要防止「周永康」的再出現,權力制衡和領導人財產公開是長遠之道。總書記習近平强調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裏,任何人行使權力要自覺接受人民監督,針對一把手,要健全施政行為公開制度。王岐山亦表明,必須對握有權力的人進行强而有力的約束。可是,現實中的一把手——習近平和負責反腐的王岐山,權力卻愈來愈大和集中,究竟誰和什麼機制能夠制衡他們?絕對權力,絕對腐敗怎樣才能不重演?國家要長治久安,我們不應寄望個別明君,而是要倚靠有力的制衡和反腐機制,因為制度不好,好人亦可能做壞事。另外,領導人財產公開亦是人民監督的有力依據。時任總理溫家寶2011年已經說「從長遠看,我們還是應該實行政府領導人財產公開制度。但是我們現在先走第一步,那就是要如實申報個人收入、財產狀况、家庭主要成員包括子女的從業情况,並且接受審查。」王岐山兩年前聽取反腐專家建議時,財產公開亦是討論焦點。不過,目前中國只有財產申報,沒有財產公開(小地方試點除外),即使申報了,亦長期不作核查,報細為妙,形同虛設。有分析指出,國家領導人不敢公開財產,是怕講真會引起公憤,講假會被外媒踢爆,上樑不正下樑怎不歪?曾幾何時,薄熙來曾說自己和夫人沒有任何個人資產,講怎不會天下無敵?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貪污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