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回歸」未必完全是壞事

中環是香港傳統精英與核心行業的象徵。多年來,中環的商業大廈都被很多本地與國際金融機構、律師行、會計行、私家醫生租用。這使中環甚有「聯合國」感覺,因為有不同族裔的人士在中環工作。 在上世紀50至70年代,中環專業、金融精英曾被視為國際「次貨」,因為不少都是所謂的「FILTH」(意思是「污垢」),即「Failed in London, Try Hongkong(翻譯:倫敦撈唔掂,就試下香港啦)。但這情况由上世紀80年代開始轉變。隨着香港逐漸成為亞洲首要金融中心,在中環雲集的本地人、內地人與外國人都是世界級的專業與金融精英。 但在這10多年來,隨着中環的租金愈來愈貴,中環本身亦逐漸有微妙的改變。首先,有些「中環」機構搬去金鐘、灣仔、上環等地區,但很快就連這些地區的租金都貴起來了,所以「中環」機構開始再搬遠一點。會計行、金融界先把內務行政部門搬去九龍、港島東;然後,國際投資銀行有部分搬去九龍,會計行負責服務客戶的前線專業會計師逐漸搬去鰂魚涌、銅鑼灣、觀塘、九龍灣、尖沙嘴等地方;之前會在中環與九龍兩邊維持診所的醫生亦有部分放棄了他們的中環辦公室。 傳統精英被「逐出」中環 中資進駐 至於律師行,他

詳情

選戰正酣思魯連

香港,素號「示威之都」;遊行也者,猶黔驢鳴,聲聞於天,京堂謂之「雜音」、「噪音」,以別「主旋律」、「最強音」。一四年秋以來,港人蹄共數遍,舉世震驚——而後知港事不可為。自是潛心搵食,公餘讀書──計有《快樂王子集》、《紅樓夢》、《宋詩概說》、《歷史之懲罰》、《寫在人生邊上》、《人.獸.鬼》多種──不復過問政治。一七年春,覽《國史大綱》上冊;病中,聞選舉委員提名曾俊華者,自稱「泛民主派」百有餘人;嶺南大學民意調查,始終獨佔鰲頭,支持度逾四成;網站籌款,「善長」二萬四千八百八十八人,共銀四百九十萬九千圓。上自諸侯,下至百姓,帝秦不甘後人;竊以為,非古之高士魯仲連可忍;特此為文,以寫我憂。 話說本港大勢,「香江健筆」練乙錚嘗為文《唐梁爭霸搞合縱連橫》言之,斷曰:「唐梁兩大陣營後面都是大資本家,屬於不同板塊的大財團。唐代表的板塊,乃本地一線資本家及其利益體系,覆蓋之廣,自不待言。梁背後的板塊,則以本地二線資本家為主,地產色彩相對更濃,公私一腳踢,總體霸權實力卻稍次……若下一個是唐政府,則二線資本家不但翻天無望,板塊還必然被壓縮,直接影響其黨線利益(後面必然拖帶某些國企陸企);如此,梁營怎按捺得住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