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有軀殼的資訊自由

近年多宗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的醜聞,多是由傳媒或是局內泄密者(whistleblower)告發才得以曝光。橫洲醜聞、西九故宮、鉛水事件、民航處新空管系統、機場填海區疑海堤崩塌等事件上,政府若不是沒有保存會議紀錄,就是在東窗事發後才肯將資料局部公開交代。立法會議員、傳媒(尤其是網媒)以及政策研究員,均意識到愈來愈難獲得有用的政府資料,政府施政的能見度每况愈下。由此可見,如果要妥善監察施政,除了訂立檔案法以規管政府部門開立及保存所有決策文件外,亦須訂立能賦予公眾知情權的資訊自由法,兩者缺一不可。 徒有軀殼沒有靈魂的公開資料守則 為了政府的正常運作,適度的資料保密亦是必須,但過分的資料保密則損害市民應得的知情權(right to know)。根據政府的《公開資料守則》(《守則》),若資料披露對「公眾利益」造成損害,政府有權不披露資料(註1)。以橫洲事件為例,在傳媒披露背後黑幕後,政府才肯披露數份幾千頁的發展計劃的顧問報告,而這些顧問報告對於公眾了解政府如何規劃橫洲,至關重要。由此可見,如果沒有適當的制衡,政府便有很強的動機不披露它認為屬於敏感的資料。 現時市民若要獲得未公開的政府資料,需要援引自

詳情

假如你的世界,只(能)有TVB

七警判刑,(我的)面書上出現一片壓倒性的歡呼,但實體世界裏的我,卻完全感受着另一回事。 事關家人因事入院,令我也在醫院待了幾天,正好橫跨了七警準備判刑、宣判,以及事後的論爭;而當小鳳姐在面書中被召喚過不停時,我在醫院裏看了兩天的TVB。意思是甚麼?就是我看了兩天的「收工男」、看了兩天的陳祖光,以及一天的盧偉聰,曾健超?印象中是有的,在下層的滾軸中掠過,然後昨晚開始就是不停的曾蔭權和出現了三數次的何柱國,轟炸程度,連媽媽也忍不住說「唔睇啦,講嚟講去都得嗰兩單嘢,好悶。」 對,好悶,因為它有如羅家英一般在你耳邊Only you了一整天,的確,你聽了一整天新聞,甚至覺得到了「飽」的程度,但其實你聽到的就真的只有Only you;另一邊的聲音?事件的相關資料,抱歉,這裏沒有提供。 「上網咪有囉!」 對,我也知道,但這一次的經歷,我絕對感受這事的可怕:假如有人只(能)看TVB,我與他基本上是不太能對話的,因為我們接收的資訊、所持有的世界觀,太不同。 我總覺得,香港的新媒體和傳統媒體的歧路,很大程度始於雨傘:當支持佔領的一方意識到只有新媒體才能(相對)貼近事件原貌時,傳統媒體還依舊停了在過去,加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