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啟示錄》的啟示與隱瞞

當特朗普準備打第二次韓戰之際,重新思考越戰問題尤具意義。六十年代,美國興起過反戰浪潮,但這種浪潮在海灣戰爭與伊拉克戰爭興起之時,已不復見,相信即使北韓被亂攻狠打,美國本土也未必再有同情異民的聲音。 《現代啟示錄》是眾多反思越戰的電影之一,上映於1979年,其時越戰已結束,越共的戰爭對象不再是美國,而是昔日的盟友中國,兩者就邊界爭議化友為敵。這電影改編自約瑟夫.康拉德的中篇小說《黑暗的心》,揭示戰爭恐懼及權力關係如何扭曲人的生存狀態。導演沒有刻意反戰,主要著墨於個人在預設困境中的抉擇。 啟示 主角韋勒在影片開始時身處南越的西貢(今胡志明市),經歷過戰事的他無法與妻子溝通,因而離婚。他在鬱悶的房間渴望回到叢林,藉參與戰事或任務來體現生存價值。及後長官委派他行刺在柬埔寨劃地為王的寇茲,參閱了寇茲的資料後,韋勒明白軍方體制約束並埋沒寇茲,使這有能之士利用土人對他的崇敬割據一方。在尋找寇茲的過程,他目睹並參與美軍肆殺越南平民的惡行,那些男女老少在勝敗的二元對立和寧枉勿縱的原則下賤如草芥。與寇比力克的越戰題材電影《烈血焚城》(Full Metal Jacket)相似的是,片中美軍的壓倒性力量,使戰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