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囍:曾經流行

《逆權司機》開首,的士車廂內正播着調子歡快的流行曲,我幾乎立刻跟着唱起來─雖然我懂的是廣東話版本,主唱譚詠麟,改編後叫《火美人》,一直以為原曲是日文歌,若非這齣戲,還真沒考查過這是K-pop(就當那時已有這說法)始祖趙容弼的作品。順便查了一下,這位韓國超級巨星在1980年代中期,曾與谷村新司和譚詠麟成立了用音樂推動世界和平的組織,至於具體做過什麼,就不甚了了。因為這個熟悉的開頭、開心的音樂,帶回成長歲月的記憶,沒想到戲愈往下看,涕淚漣漣。流行音樂不是歷史文獻,卻就是有一種神奇的感染力,能為某段時期某些片段上色,電影用一首曾經非常流行的歌做起點,跟往後的血腥暴力形成鮮明對比,散場後,我念念不忘的仍是這曲子。電影在韓國大收,大概有很多個人情感和歷史因素,有機會要看看韓國觀眾怎麼說。對我來說,這個新聞記者冒死往最危險地方記錄真相的故事,在目下這個後真相當道的年代看,確有一種久違的理想光環,司機本來沒想過要逆權,因為走上了同一條路,為真相和正義改變了自己一貫的順從,也很激勵人心。我不曾懷疑現今仍有像彼得的記者,但邊看電影,我邊想着換了是現在,抗爭線上人手一部電話,即拍即傳,政權會否如此明目張膽?到他要離開,以今天的監控技術,他改早一班晚一班飛機都好,結果也是插翼難飛。的士就更不消說了,全球定位,老哥換幾多次車牌都可實時追蹤。曾經,真相在某些專業的手上,需要其他人犧牲守護,現在,真相彷彿唾手可得,人人有份,只不知道最終意味的又是什麼。[陶囍]PNS_WEB_TC/20170926/s00211/text/1506364782169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