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出路

世界盃塵埃落定,恭喜法國,敬佩克羅地亞,哀我香港足球。 所哀的,不是港足打不進決賽周,是足總主席梁孔德日前在立法會的言論。他說做了十多年主席,看不到港超聯賽有什麼出路,並且透露正與中國足協商討搞「大灣區聯賽」(對,又係大灣區),以增加吸引力云云。 聽到這番言論,即使不是球迷的人也會忍不住問:既然做了多年主席也看不到出路,是否應該退位讓賢?港超搞極唔起、入座率低、缺乏商業價值,原因可能是賽事水平未夠吸引、社會土壤不適合培育球員、回報太低商家沒興趣贊助,但最可能的是「搞嗰班人唔掂」。這個政府已經是樓叫你上大灣區買,業叫你上大灣區就,老叫你上大灣區安,現在連波,也要上大灣區踢? 與其戀棧不如勇退。對香港足球仍有愛有熱情的,大有人在。 再說,二○一五年足總拿着「五年策略計劃」來立法會攞錢,方案其中一句這樣說:「在五年內發展一個可持續和獨立運作的全職業香港超級聯賽。」結果成功申請每年二千五百萬撥款。事過三年,足總的願景由每場入座率三千人,變成「冇乜出路」;自鳳凰計劃至今所耗的一億公帑,唯有嘆句:又成了豆腐渣。 我不知道北望大灣區是否最好的解決辦法,投資億萬的中超本身是否也冇乜出路;我只知道曾是亞

詳情

足球完了,生活繼續——德國人輸波後 (文:黃國鉅)

德國在今屆世界盃居然分組賽就出局,完全在我意料之外;但德國人接受輸波的冷靜反應,卻又在我意料之內。 當年在德國讀書時,但凡有大型國際比賽,如歐洲盃和世界盃,德國人都會與其他國家一樣,熱烈為國家隊打氣,但一旦戰敗出局,卻是另一個畫面:街上沒有人叫囂,更遑論騷亂發泄,明天當然依舊上班上課,更有趣的是,宿舍的同學都不約而同地不再提昨天的事,只會談談大家的功課、談談生活,對足球絕口不提,更不會再爭論國家隊哪裏踢得不好,彷彿一切沒有發生,如石頭掉進了水裏,泛起一片漣漪,之後又恢復平靜,彷彿石頭沒有出現過。 這就是「理性」的德國人! 這屆世界盃也不例外,而剛好我又身在德國,有機會再看看這個有趣的國家,這些有趣的國民! 生活還是要繼續 在德國對韓國一仗前一天,街頭巷尾充滿足球熱,大家還穿著國家隊的衣服,家家戶戶掛上國旗,酒吧人頭湧湧。經過第二仗對瑞典最後五分鐘美妙入球,一洗第一場對墨西哥慘敗後的頹風,以為輕取韓國一球全無問題,大家興高采烈等待德國隊進入淘汰賽時,結果卻是有歷史以來最恥辱的慘敗。但事後德國人的反應平靜得讓人驚訝,不止街上沒有任何叫囂聲,賽後我在巴士上跟一位女士攀談起來,她淡淡地說:「踢

詳情

足球說故事:唔好將冰島同香港比

當我哋望到國際排名喺6年前只係131位嘅冰島,到今日可以喺世界舞台發光發亮,力戰阿根廷都不敗離場,就算唔係冰島人,都會覺得呢隊冰島好拿癲。賽後好多人先知,原來冰島全國只有不足33萬人,人口仲少過區區一個深水埗;人哋當中有球員正職係導演、牙醫、甚至係工人,要同腦細請假嚟踢世界盃。 . 「點解人口同深水埗咁上下嘅國家,都可以踢出咁出色嘅足球?」 「點解人哋幾年前都仲係魚腩,而家就勁到打強隊都不敗?」 「點解冰島咁細個地方都做得到,但700萬人嘅香港唔得?」 . 講真係好難唔葡萄,但又有冇退一步諗過,人哋付出幾多努力,而我哋又有幾多? . 先講下冰島政府做過乜。 . 環境方面,冰島知道好難喺寸草不生嘅室外發展足球,18年前起咗第一座室內足球場,時至今日冰島國內已經有13座室內運動場、過百座小型「全天候運動場」以及擁有地熱暖氣系統嘅室外足球場。 . 人才方面,根據2016年統計,冰島有180位擁有有歐足聯A級教練牌、600位擁有B級教練執照,500人當中就有一位足球教練,比率高過英格蘭、法國等足球傳統強國。 . 有人材、有資源、政府亦相當配合,但最重要都係社會氛圍。當地人民相當重視體育,父母從

詳情

石琪:販賣人口的行情

每到炎夏,足球迷便會吊波癮,因為球壇唞暑。最有吸引力的歐洲球季,並非五窮六絕七翻身,五月是各國聯賽壓軸高潮,爭標戰和護級戰都有瞄頭。六月也有重要盃賽。七月就水靜鵝飛,友誼賽熱身賽只是練習,要到八月才再打真軍。 無波看,仍會留意一下列強組班動靜、球星買賣行情。早已說過,今日世界依舊常有人口販賣,球星尤其標明價錢,正式買人賣人。跟奴隸時代不同的是,球星身價高到離譜,他們袋袋平安成為富豪,令到無資格被販賣的普通人非常羨慕。 原是曼聯隊長的朗尼,近年水準大跌,但超高價合約未完,曼聯要貼錢把他送回前母會愛華頓,周薪減半也高達百多萬港元,是否值得呢?據報很多愛華頓球迷不滿。且看朗尼能否知恥近乎勇,在新球季證明物有所值,不再淪為後備吧。 你來我往,愛華頓射手盧卡古被曼聯花七億六千萬港元收購。我喜歡盧卡古,然而他水準不穩,能否在曼聯被摩連奴調教得成熟呢?尚待觀望。至於老將伊巴謙莫域治傷後去向怎樣?能否恢復神射手本色?也值得注意。 其實各國青春新秀湧現,看看不久前歐聯大戰,青年軍盃賽和洲際盃賽等,新人活力四射、大出風頭,當然立刻成為天文數字收購對象。那些超新星做了新富豪新貴族後,是否符合期望,也很難說。

詳情

香港足運發展的「永劫」

幾年前,晨曦體育會拒絕跟隨其他甲組球會每個月付款4萬元轉播費給Now寬頻電視,後者在轉播晨曦與其他球會的賽事中,以XX稱呼晨曦,球迷亦以「XX隊」諷刺晨曦幕後欠缺搞好香港足球的決心和付出。 往後,晨曦決定不參與新成立的香港超級聯賽(下簡稱「港超聯」),即使它成為今季甲組足球聯賽的冠軍,它也決定不升班角逐,繼續杯葛港超聯。不過,現時晨曦不再是被口誅筆伐的主角,其主因是香港足球界傳出更震撼的消息:本港老牌足球勁旅南華主動申請降班作賽。 以往南華會方和足總也曾為了令這支球隊留在最高級別的聯賽而費煞思量,後者更不惜備受千夫所指破壞訂立下來的升降班制度,如今南華竟自動請纓申請降格,外界普遍認為,此舉是香港足運精英化發展一大倒退的徵兆。 有些評論把問題歸咎於由來已久的「老細足球」(註一)。具體地說,注資搞球隊的老闆會憑自己的個人喜好作為球隊的發展方針。他們心血來潮時,會插手干預球隊排陣戰術、陣上起用的球員和球員轉會事宜。有些老闆更是喜怒無常,時而雄心壯志、野心勃勃,時而意興闌珊,大幅減少注資金額,甚至全然抽身離去。在陰晴不定的氛圍下,不少球員難以有穩定的生計,遑論專心留在球場中練習。除了比較幸運的

詳情

南華就是香港的寫照

南華足球隊宣布退出香港超級聯賽,自動降班,令人神傷。然而,我們實在很難用那一句幾近陳腔濫調的「象徵一個時代的結束」去形容此事,因為南華曾經屬於的、那個香港足球運動興盛的「美好時代」一早消逝了。無數忠實支持過南華的「擁南躉」眼淚(如果有的話)也一再流乾。今日若還有悲哀,也近於淡淡的悵惘,無奈的可惜。 南華1970年代與精工爭霸,「南精大戰」為每季重頭戲。1976年的一戰,卞鎬瑛(圖)一記「雙龍出海」救出馮志明一腳勁射。(資料圖片) 1974年初夏,香港甲組足球聯賽爭冠附加賽,由上屆冠軍精工對傳統班霸南華。精工三屆前還在丙組作賽,以三年時間升上甲組,隨即奪冠,陣中有馬來西亞國腳林芳基把守最後一關、新晉球王胡國雄、一年前從流浪轉會過去的蘇格蘭三劍俠積奇(又稱端納)、華德和居理(又稱戴歷)等;南華則有亞洲鋼門仇志強、黃文偉、袁權益……彼此勢均力敵。當年「南精大戰」早已取代五十年代的「南巴大戰」,成為球迷每每迫爆政府大球場的球壇盛事。未改建的政府大球場觀眾席可容納二萬八千人,無緣入場又波癮大的球迷部分會跑到可以俯瞰大球場的山頭,爬上大巖石,自建「超級樓座」。場裏場外,開啟收音機,收聽商業電台的「

詳情

英超玻璃腳分獎典禮(上集)

曼聯勇奪歐霸盃冠軍。職業病使然,最吸引我眼球的,是場邊那六支(或三對)枴杖。伊巴沒法在家鄉瑞典斯德哥爾摩比賽,在場邊指手畫腳。當地市民在想,若果伊巴可以踢這場比賽,會否令這場悶球贏得精彩一點。 因著這些枴杖,我想起,英國有班無聊的運動物理治療師會統計所有英超傷患數字,亦會於賽季完結做分析。所有球會官方醫護人員需要巨細無遺地報告傷患,由腳趾尾爆甲到腦震盪脊椎損傷都要作出通報,通報方式是根據國際足協指引,還要先上訓練課程才可以如實準確通報。 好,事不宜遲,首先要分第一個獎。 1)最少傷患球隊:上屆李斯特城奪得英超冠軍,很多人將它和極少傷患和缺席日數扯上關係。今年聯賽冠軍車路士在受傷次數和缺席日數都在英超排第二位,僅次於西布朗,但以要再參與歐洲賽事的英超隊伍則名列前茅。當年摩連奴離開車路士是因爲傷患數字太高和美女隊醫Eva Caneiro 有爭執,最終因為一件場邊小事而一拍兩散,摩帥和車路士還要作道歉聲明和巨額賠償。細看下,車路士的物理治療師、按摩師沒有隨醫生離隊,傷患數字卻直線下降,似乎摩連奴如此動氣未必無由。但亦有同事將低傷患「扶轆化」,歸於藍戰士在足總和歐洲賽期抽到好籤,讓球員有足夠休

詳情

奪標食譜

寫了幾個星期選舉數據,怕「悶親」讀者,今個禮拜歇一歇,轉寫點輕鬆的。 法甲球隊摩納哥吐氣揚眉的一季 最近有一支法國足球隊,大放異彩,獲得一致好評,不單在歐聯先後淘汰曼城和多蒙特,打入四強,最後才被祖雲達斯淘汰,雖敗猶榮,更勇奪法國聯賽錦標,打破近年勁旅巴黎聖日耳門的壟斷。這支球隊就是摩納哥。 摩納哥的成功,當然牽涉很多因素和努力,筆者無意在這裏一一細表,只想與大家提一提一篇相關有趣報道。那就是CNN的「奪標食譜」(A Recipe for Champions),當中說摩納哥的隊醫Philippe Kuentz、營養師Juan Morillas和Tara Ostrowe,也有一份功勞,他們為球員揀選合適的食物,讓他們的體能和表現在適當的時間達到巔峰。 秘訣之一竟是「食譜」 報道當中特別提到8種神奇食物,當中除了大家常常吃到的三文魚和牛油果之外,還有藜麥(quinoa)、羽衣甘藍(kale)、紅菜頭汁(beetroot juice)、奇亞籽(chia seeds)、酸櫻桃汁(tart cherry juice)、藍莓(blueberries)。報道還分別介紹了這8種食物的營養價值,以及對運

詳情

英國通訊:鄰舍與仇敵

足球場上宿敵對決叫打吡大戰,像西班牙的皇馬對巴塞就叫國家打吡(El Clásico)。在上世紀統治西班牙的獨裁領袖佛朗哥將軍,本身是皇馬球迷。他不斷利用政治手段,從影響球員轉會到走入巴塞球員更衣室出言恐嚇,卑鄙手段應有盡有。佛朗哥是要針對巴塞隆拿球隊,希望皇馬可以繼續稱霸。但更重要的,是針對巴塞隆拿的最大民族——加泰隆尼亞人。獨裁者就是喜歡耍這些伎倆,要全面將敵人封殺。 誰是Kings of London? 死敵有很多種,像皇馬和巴塞,就是政治問題的延伸。但不是所有死敵都如此政治敏感,像英國足球的很多宿敵,都叫做「同市宿敵」,純粹是兩隊距離太近,大家覺得對方「篤眼篤鼻」。像利物浦和愛華頓都在利物浦市之內,兩個球場只是隔着一個Stanley Park。《聖經》上說「要愛鄰舍如同我們自己」,還要「愛你的仇敵」,看來在足球場上應用不來,信徒們要多加努力。 一山不能藏二虎,像曼徹斯特的曼聯和曼城,兩隊已經鬥得難分難解,再看看倫敦,就肯定是「七國咁亂」。單單是頂級聯賽、英超的球隊,就有五隊來自倫敦。誰是Kings of London是討論七日七夜都不會有結論的問題,因為即使車路士是今年的冠軍,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