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彧暋:《鄧寇克大行動》 沒有說什麼 又想說什麼

《鄧寇克大行動》上映以來,網絡充斥大量評論,如果本版也不添一腳,豈非寂寞?這些評論內容衆多。如果看完一套作品,感受深刻,將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的主觀感覺寫出來,供友儕分享,自是功德無量。問題是:那種感受是真確與深刻的嗎? 筆者的意見是:從網絡與媒體的評論文章所見,幾乎找不出任何作者有什麼深刻感受。說到底,就是沒有丁點的真切感受。偶有的,譬如方俊傑一連幾篇好評,就是能說出好看在哪(作為方先生的「粉絲」受教了),但倒是沒有分析感受的本身。不過能有些感覺已經不錯了,難為一衆網絡寫手與影評人其實本甚無話可說,還要充撐場面,自是難以落筆。其實,寧願他們選《編寫美好時光》這套「大台愛回家口味」的作品,更能發揮多餘的寫作精力。這電影講述一名女編劇如何透過拍鄧寇克電影上位,充斥「三姑六婆」對白與「情情塔塔」韓劇大衆橋段的作品,本該是大衆娛樂片的王道,但加上各種政治正確的道德教化之後,再包裝以各種文藝創作與批評的心路歷程,無奈現在變成面向影評人聊以自憐的寂寞電影節的小劇目。而相反,怎麼看本來都是電影節小衆向的《鄧寇克大行動》,卻成為世界級的商業製作。大衆與文化精英的口味大倒轉現象,何解? 對白可再減大半 畢

詳情

何恒:《鄧寇克大行動》值得一看的非神作

跟朋友談論《鄧寇克大行動》,才留意到原來有這麼多「路蘭粉」, 就連紙媒網媒也紛紛將他推上神枱。 在本港上映的戰爭片,往往都有改個「勁名」的慣性,電影叫《鄧寇克大行動》,要不是熟悉這段歷史,或先約略溫書才入場,或許會期待看到連珠炮發、奮力迎敵的軍事行動。事實上,這場戰事多數直接稱作「鄧寇克戰役」(Battle of Dunkirk),或更精準的「鄧寇克大撤退」(Dunkirk evacuation),而撤退行動的代號是「發電機行動」(Operation Dynamo),如果戲名這樣簡單直接,或許歷史意義更寫實和豐富。 這星期有關《鄧寇克大行動》的評論很火熱,先旨聲明,本人不是「路蘭粉」,更不是「軍事歷史控」,未敢班門弄斧,還是簡單一點去看這套電影好了。 不少人讚譽身兼編、導兩職的Christopher Nolan,今次表現出色,刻意減少對白,集中用畫面說故事,技法出眾云云。平心而論,很多二戰電影也會這樣處理,不能稱得上特別創新,着眼點反而是那些僅有的對白,能否起到畫龍點睛之效,若以這角度而言,似乎仍然改不了一貫「畫公仔畫出腸」的習慣,尤其年輕軍人一度被困船艙,互相猜忌那段,索性安排其中一

詳情

陶囍:《鄧寇克大行動》不言而喻的戰爭之惡

我喜歡《鄧寇克大行動》。 一如既往,入場前我沒有刻意找影評來看,買票,就因為想看看路蘭拍的戰爭片是什麼樣子。路蘭很神嗎?又不是,只是他總有本事在娛樂觀眾之餘,在文本中混進一些似虛還實、似是而非的想法,令人忍不住反覆思量。開始認識他是《凶心人》,電影讓我很認真地思考「記憶」的本質和價值;《潛行空間》那個到底有停沒停的陀螺,亦引起了很多爭論;到了《星際啟示錄》,蟲洞和黑洞我一知半解,但這不是重點,我不喜歡的是劇本對兩對父女的處理,愈看愈納悶。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鄧寇克」作為一個戰爭片題材,算是豐富還是單調呢?當年英法兩軍坐困愁城,苦候救援,情勢被動,如果期望戰爭片必然有連場激戰,或者血肉橫飛,這電影顯然叫人大失所望。莫講對戰,連敵軍樣子都沒見過,只不知從哪會飛出子彈,好不容易擠上了船,又不知何時會被魚雷突襲,找到可容身的棄船,卻慘成練靶的目標。海的對面就是家,但這邊延綿的海岸線,無遮無掩,敵人在海陸空,空中掉下炸彈時,爆完後是死是活,由不得人說。隨着年輕茫然的男主角的視線,走在沙灘上,想的不過就是逃命這回事,但一路走來,死亡如影隨形,觀眾投入得了的話,可以感到冰涼的海水,渾身沒一

詳情

程思傳:《鄧寇克大行動》以小見大,以弱對強,重構一場鄧寇克奇蹟

1940年,納粹德軍突破了法國的馬奇諾防線,大舉進入法國,英法聯軍被迫撤退至鄧寇克。鄧寇克位於分隔英國與法國海峽最窄處的北端,隨著附近相繼被德軍進佔繼而投降,英法盟軍開始「發電機行動」,在該地執行了大規模的撤退,從5月26日開始,6月4至5日晚間完成撤離。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的新作《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正以這一場大撤退為背景。這是路蘭首次導演取材自歷史的作品。不同於過往的虛構故事,需要層層遞進,建構一個全新的環境,電影只是用上幾句解釋當下的情況,就直接進入戰場—— 路蘭嘗試突破戰爭片的敘事方式,沒有明顯的故事,沒有單一的主角,沒有幾多句對白,甚至沒有兩方軍隊交戰的場面(僅有空軍在天空中的對戰),《鄧寇克大行動》把電影劃分為陸海空三線描述。透過三組的小人物,無論是陸上的二等兵Tommy(Fionn Whitehead),遊艇的主人Mr. Dawson(Mark Rylance)與兒子 Peter(Tom Glynn-Carney),以及皇家空軍戰鬥發生員Farrier(Tom Hardy),呈現大撤退中的不同面貌。 導

詳情

高堡戍:《鄧寇克大行動》有種武器叫希望

毫無疑問,戰爭是世界上最殘酷的暴力。而這種暴力,之所以泯滅人性,是因為它會蠶食所有的希望。當四十萬人被德軍團團圍困,海陸空全面封殺,家,就在對岸,看得見卻可能永遠回不去。這又是一種怎樣的絕望、怎樣的痛苦?在《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裏,路蘭卻把希望重新還給世界——原來,希望才是人類最強大的武器。 天價導演的玩笑 《鄧寇克》的導演路蘭(Christopher Nolan),不但備受影迷推崇,而且片酬驚人,據說包括這部電影高達20%的收益,羨剎旁人。在電影的世界裏,「路蘭」這個品牌,就等於是運動世界的Nike、手機世界的蘋果,或者是小說世界的哈利波特。為什麼當中國觀眾,甚至不知道國產電影的導演是誰,在地球另一邊廂,卻有這樣一個天價的導演?或者可以從《鄧寇克大行動》一窺端倪。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鄧寇克大行動》講述二戰時期德軍入侵波蘭後,英法聯軍在鄧寇克海灘慘被圍困,苦苦等待救援,面臨覆滅的危機。電影一開場,就先聲奪人,先給觀眾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一隊英兵,在一條看似充滿旅遊氣氛的小街緩緩行走。半掩的窗戶、歐陸的矮牆,這座沉寂的城市,令人產生錯覺,以為大家都不過外出旅行。然後

詳情

電影‧宇言:《鄧寇克大行動》追求生存的過程

《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是英國導演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出道至今的第十部長篇作品,除了是他歷年電影中片長最短,也是他首次拍攝改編自真實事件的作品。鄧寇克大撤退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其中一次著名的行動,當時英法盟軍被納粹德軍迫退至法國港口鄧寇克,為了避免繼續受到圍剿,便進行大規模撤退行動,這次行動的關鍵之處是最後讓盟軍得以保留實力對抗納粹德軍而為人熟識。 導演繼續貫徹其一直以來多線交錯敘事手法來呈現鄧寇克撤退行動,今次分為一星期、一日和一小時三條線,雖然幾個故事的人物遭遇在時間上有所不同,不過導演仍然跟前幾部作品一樣能夠有條不紊地梳理各個故事的發展,保持運用靈活剪接說故事的技巧。而一直以來堅持不用CG技術在今次則似乎是一把雙面刃,或許有些場面呈現出來較為空洞,因為未有運用「綠幕」拍攝以加上各種後期視覺特效,整個海灘幾乎沒有任何戰事的痕跡,可是這樣處理又顯示出士兵等待回家時身處之地的荒涼和無奈的感覺,另外幾場空戰射擊和士兵們在船倉的經歷亦有臨場感,可見導演以一向實境拍攝加強實感的心思,以上都是導演在之前作品累積下來的技術呈現。 因此與其說《鄧寇克大行動》是

詳情

區皓棕:雷聲大角色小——《鄧寇克大行動》Dunkirk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基斯杜化路蘭好可能是繼史提芬史匹堡後最廣為人知的導演名字,無他,因為他自《兇心人》Memento 之後,基本上每一套執導電影都有相當的影迷追捧,去到他的蝙蝠俠三部曲更成為被捧為經典。其後的《潛行凶間》Inception、《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等都不用多介紹,相信大部分影迷都早已觀看。有趣的是,路蘭的電影在商業上的成功引起了好一部份影評人的質疑,究竟他是真的一位當代電影大師,抑或只是一個很懂得捉大眾口味的商業片導演?也許我們可在他最新的電影《鄧寇克大行動》之中探討一下。 一如既往,《鄧》跟近幾套路蘭電影一樣,都備受中外廣大媒體及普遍觀眾讚譽。不少人認為這是2017年最佳電影,亦是來屆奧斯卡最佳電影的大熱門。(題外話:路蘭多年來都與獎項無緣,看今年暫時仍未有其他電影跑出,一眾得獎常客亦未有新電影推出,這次《鄧》會否為路蘭帶來最高榮譽?)這部電影最為爭議的地方是它有別於一般劇情片,並沒有把故事集中在兩三個要角身上,而是以多個角色(有在沙灘上等待被救的幾位小兵、駕駛自己船隻拯救士兵們的幾位平民、空戰的機師們等等)交代二戰時一星期之內在Dunkirk這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