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無明》的成功是由「準備」成就

恭喜《一念無明》導演黃進繼台灣第53屆金馬獎、第23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及第11屆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的導演獎後,昨日在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再下一城榮獲新晉導演的殊榮,亦恭喜演員金燕玲繼金馬獎後,同時成為金像獎的最佳女配角,當然還得恭喜曾志偉贏得最佳男配角。導演黃進及編劇陳楚珩二人為我們帶來了精彩的電影,以及在社區間製造了很多有關精神病的話題,使大家更了解我們這些情緒病人的世界。 《一念無明》由政府出錢拍攝,「首部劇情電影計劃」資助200萬港元,可能一般觀眾會覺得200萬已經很多,政府出的錢不又是納稅人的錢,但如果換一個角度去看,當《寒戰》的製作費過1億、《志明與春嬌》大約1500萬,用200萬支持有意思的本土電影和夢想家們,我覺得很值得。何況,如果不是一個出色的內容題材,又怎會橫掃多個影展?一齣叫好叫座的電影除了要有潛力的導演、編劇,亦需要有伯樂。曾志偉、余文樂、金燕玲和監製麥曦茵等人大可接拍能賺錢的合拍片,但當他們看到劇本後願意分文不收,證明這齣電影「不講錢、只講心」,他們又怎會想到支持新進導演的電影能令自己贏到這麼多獎項? 最佳女配角金燕玲的拍攝期只有一日,但要在順利在一日

詳情

剎塵心念可數知

再看《一念無明》,第一次看是兩個多月前的事,昨晚從漆黑的戲院出來,我以為水瓶座會忍不住流淚,但我沒有,氣氛不算煽情,我只知道,我沒有經歷過電影裡頭的事,我是不會明白作為精神病患者所面對的身不由己之痛苦,我不會明白照顧病者的家人所承受的壓力,那些我希望永遠都不會感受到的切膚之痛——壓在心口的重力、沒有消散和病發的期限。惟在打開電話的一刻,讀了一則新聞:「將軍澳母女墮樓亡 事發時丈夫未回家 幼子正補習。」我忍唔住流馬尿。 亡者留下遺書,這座城市每天都有人選擇以這種方式離開,讀新聞的人關懷熱心一陣子,然後,一些呼籲「要聆聽身邊人」,就像成藥般發揮作用,但也流於表面看似輕易,真的會持之而恆麼?又如果身邊的人某程度都受情緒困擾,連醫生也想秒速打發病人,又真是十分難搞,近年情緒病開始受人關注,哪到底是什麼回事,其實活在緊張得要命、搵食要緊的地方,人人都會有瘋癲發作的時候。看完電影,我們不會成為躁鬱症專家,電影作為一扇窗讓我們窺探身邊人、陌生人的反應,拍片、言語暴力、詆毀、惡意中傷、歧視,以及網絡欺凌共犯,在在提醒自己不要成為他們的一分子,又或者我們都曾經是參與者,不要再做幫兇了。 我們未必是黃世東

詳情

真正的躁鬱症患者看《一念無明》(下)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電影《一念無明》除了探討躁鬱症患者的心路歷程,個人認為電影著墨更多的卻是患者的身邊人。在阿東患病後,電影中有一些人物,如爸爸(曾志偉)、未婚妻 ‬Jenny(方皓旼)、鄰居等,他們都教會了我們如何和精神病患者相處。 阿東的爸爸大海是一個中港兩邊走的貨櫃司機,電影提到他和太太相處不佳,太太由結婚第一日已經覺得自己嫁錯人,認為大海無用,令他情願寄情工作,鮮有回家。就連太太病重時他都選擇消失,逃避照顧的責任。這些背景將大海定位為一個差勁的丈夫和爸爸,他自己在片尾都說過「做一個仆街很易,但唔係所有嘢都可以外判」,因此他嘗試慢慢步入阿東的世界,重新學習做一個稱職的爸爸,親自照顧兒子。香港很多家庭依然未接受自己的家人有精神病,但既然已成事實,為什麼不積極去面對,不止病人要接受自己不適,更重要是家長願不願意陪親人走這條路。 醫生多番叮囑阿東要準時食藥,所以大海的首要任務是「派藥」,這是看似很易卻是最難的工作,沒有人天生喜歡食藥,亦不喜歡被定義為一個病人,電影中阿東沒錯是接過大海的藥,但含在口中不久就到廁所吐出來。相信當時在天台跟阿東大喊「你有病,你需要人幫」的時候,大海已經

詳情

真正的躁鬱症患者看《一念無明》(上)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終於等到了一套有關躁鬱症的本土電影,昨日《一念無明》甫上映,我就跑去電影院看了。 ‬很多電影都談過抑鬱症,卻鮮有以躁鬱症為題,正正作為一個躁鬱症患者,實在感謝黃進導演帶給我們這套電影,讓大家更了解我們。要刻畫一個抑鬱症患者可能很易,但要描繪躁鬱症患者的起伏不斷的精神狀態卻很困難。 這篇文章不是一篇影評,而是透過電影的內容為大家解讀躁鬱症,導演完整地以畫面告訴觀眾這病的特徵,但一般觀眾單靠畫面未必能理解主角阿東行為的背後意義。故希望藉這文章,令觀眾了解多一點點,當然有少許劇透的成分。 電影一開始醫生就跟大海(曾志偉)說阿東(余文樂)的病與母親(金燕玲)的死沒有直接關係,相信醫生的潛台詞是「不過有間接關係囉!」沒錯,不管任何疾病,都沒有一個肯定的答案,就算醫生都不會知道直接引病的原因,只能在病人曾發生的事情中作推敲。就我本身的經驗以及電影的內容,使阿東患上躁鬱症的原因有多個: (一)與家人的關係:自小父母偏心小兒子阿俊,令他無法得到關愛。父母感情不佳,父親和弟弟在母親患病時逃避責任,只留下他自己一個背上責任,辭職專心照顧母親,可惜母親卻經常對阿東動粗。 (二)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