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你是什麼人

上星期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發表新一輪身分認同的研究調查。結果沒有任何新的突破,但部分傳媒卻「引用」民調數據大做文章,說香港人對國民身分認同跌至有史以來之「新低點」。假如我們細看這調查的基本數據,會發現認同中國人身分的升幅為4%,較認同香港人身分升幅的2%為高。至於對中國國民之認同則得分5.85;雖較其他身分之認同略低,但分數也不差。港大這項民意調查久已為人詬病之處在於把香港人與中國人放在對立面,要求被訪者二者選其一。這調查方法不但排除了港人擁有雙重身分的可能性,更有借用切身地區身分掩蓋廣義國家和民族身分之嫌。至於要求被訪者表達對中國國民身分認同更是令人大惑不解。國民身分是由法律界定,嚴格而言是沒有選擇的,更何况在「一國兩制」下,雖然香港人在法律上是中國公民,但在制度上卻擁有很多與內地國民不同的權利和表徵。例如我們出外可用香港旅行證件;我們有身分證但沒國家戶籍;我們前往內地需要過關,需要回鄉證等等。把香港人和中國國民放在對立面所引起之謬誤,與把香港人和中國人放在對立面如出一轍。這樣的調查有何意義,相信見仁見智。我不敢問你是什麼人,但我很清楚我是什麼人。我是香港人,也是中國人;我是香港居民,也是中國公民。在這些不同身分中,我不感到任何矛盾,更引以為傲,不用向任何人解釋或致歉。[湯家驊]PNS_WEB_TC/20180629/s00202/text/1530209963982pentoy

詳情

鍾庭耀:【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港獨不是問題

隨著來港贈慶的遼寧艦結束訪問,及林鄭班子漸上軌道,香港回歸二十週年的慶典,可謂告一段落。本欄的「特區二十週年系列」,亦隨本文結束。 根據港大民研的最新調查,林鄭班子的民望有所起色,而特首林鄭月娥本人的評分為63.7、支持率52%、支持率淨值正19個百分比,全部飆升,評分更加是接近五年前上任政務司司長時的高點。不過,筆者希望林鄭戒急用忍,在民望未穩時切勿急躁,貪勝不知輸。 遼寧艦軍威懾港,與港獨議題不無關係,也是林鄭班子不能迴避的問題。雨傘運動之前,港獨根本不是議題。它突然冒起,是多得梁振英和極左人士的推動,轉移視線,企圖挾天子以令諸侯。梁振英在其2015年的施政報告中,劈頭在學生頭上扣上「港獨」的帽子,導致部份年青人索性順水推舟,假戲真做。 雖然筆者沒有就港獨議題長期進行調查,但從港人對台獨和藏獨的支持程度看,自1993年開始,支持獨立者一般兩至三成,千禧年代更跌至一至兩成之間,不成氣候。近年經過熱炒,數字也只有兩至三成,不算嚴重。 在2005至2007年間,港大民研聯同日本琉球大學和台灣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連續三年於每年11月在四地同時進行了「香港、台灣、澳門、沖繩民眾文化與國家

詳情

鄧鍵一:香港人中國人身分其實不對立

早前港大民調公布新一輪香港市民「身分認同指數」,結果指青年人當中認同自己是「廣義中國人」的比例見九七後新低。我們其實不需要太過從中港政治的角度去閱讀這個結果,該題目問受訪者「你會稱自己為『香港人』、『中國人』、『香港的中國人』還是『中國的香港人』」,意味着受訪者必須在「香港人」、「中國人」之間選擇傾向性,不能認為兩者同等重要。換言之,當受訪者對「香港人」的認同愈強,數字上他們對「中國人」的認同就必然愈低。無可否認,受訪者選擇傾向是「中國人」還是「香港人」對我們理解民情有一定作用,我們也不應該無視僅餘3.1%青年自稱為「中國人」或「香港的中國人」這個事實。然而,這個問卷題目未必最能夠幫助我們理解香港青年如何看待自己是「香港人」與「中國人」之間的關係。 香港作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有自成一體而且普遍認為優於中國的政經制度、公民權利及生活方式,在香港成長的青年人自覺與其他中國人不一樣,是自然結果。任何人要求香港青年認同國族先於認同香港,都是不符現實的期望。處理香港身分與國族身分的議題時,我們更應該問,其實青年人有幾大程度上把國族身分視為香港人身分的內涵?即是,當某人的香港身分認同上升的時候,他

詳情

青少年國民身分認同的再思

2012年「反國教」一役,使中央領導人驚覺香港青少年的心是離國家多麼遠!直到如今,已回歸20年,雖然近期的研究指出支持港獨的青少年人是減少了,但國民身分認同仍處於低位。在2017年6月,港大港人身分認同調查民研指出,自稱是「廣義中國人」(即中國及香港的中國人)的比率維持約35%,較上次上升1個百分點,但18至29歲受訪者,僅3.1%認同是「中國人」,比在半年前進行的調查急跌,跌至港大民研1997年展開調查以來的新低。 藥石亂投 不能解決離心問題 一些中央領導人立時再度指摘香港教育未能做好國民教育,甚至有評論指香港教育仍未「去殖化」,反而「去中國化」,故此特區政府要加大力度推動國民教育、推動學生交流、將中史成為獨立科、在幼兒教育加強國民教育,以強化學生的國民身分。呂秉權近期指出,有內地論述甚至將「教育主權」提升至「維護國家主權」的層次,認為可以不理會《基本法》所保障香港的教育自主權,加強雙方在師資、課程、教材、教學、考評、督導各方面的合作。但在權力不對等的關係下,所謂「加強合作」,很大可能會變為權力大者全面控制權力弱者。但這些藥石亂投的處方,根本不能解決青少年的離心問題,反而更可能惡化離

詳情

從陳佐洱的逆子論談起

在中國共產黨宣傳部門總動員下,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前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代表、中共爪牙陳佐洱最近大放厥詞,把中國和香港之間的關係比喻為「父母」關愛「孩子」的關係,聲稱「孩子有時有點小脾氣都能容忍」,但要「自立門戶、六親不認、獨立建國」,「那不行呀!」他表示香港缺乏國民教育正是禍根,嚴厲批評香港教育「去殖民化」做得不夠,反而出現了「去中國化」(實際上香港人講的是「去中國殖民化」),所以要求大家警惕云云。接著於6月20日,即將上任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接受新華社採訪的片段橫掃各大媒體。她表示會要求在香港幼兒的腦袋中,培養出「我是中國人」意識,跟陳佐洱的說法一脈相承。既可向共產黨交差,也猛向香港人挑釁,重新推動「國民教育」的陰霾重臨香港。畢竟香港人對她早已不存寄望。梁振英和她都只不過是一丘之貉。 問題是:中國和香港的關係真的是父母與子女的關係嗎?中國這個所謂「父母」,視之為江山也好,視之為政權也罷,它是否完全不計時間、勞力、榮辱、成本、代價,生過香港人?養過香港人?教過香港人?香港人對這個所謂「父母」有虧欠嗎?抑或是這個所謂「父母」有負香港人?更重要的是,誰是誰的「父母」? 眾所週知,華夏文化的

詳情

是關乎軟實力呀!

回歸廿周年前夕,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民調結果顯示,18至29歲組別中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或「香港的中國人」跌至3.1%,見回歸以來新低;該組別中承認只有「中國人」單一身分的比率也是3.1%,也同見歷史新低。為什麼會這樣? 很多京官近年突然對香港有頗多且激烈的批評,對「港青」的不滿更加表露無遺。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洱說,「中央對香港就像關愛孩子一樣,希望回家的孩子健康成長,孩子有時有點小脾氣都能容忍,但要自立門戶、六親不認、獨立建國,就不能接受。」即使這個「父子」或「母子」的中港關係比喻成立,那麼小孩長大後想搬出去自立,作為父母,即使不樂觀其成,也不能整天惡形惡相,甚至舞刀弄棍地恐嚇子女! 文攻——翻看《人民日報》海外版及《環球時報》的報道,以及京官、「護法」們有關香港的說話就略知一二。至於武嚇——近年解放軍不時在維港等地出動武裝直升機、戰艦顯示軍力進行演習,管轄香港駐軍的解放軍南部戰區司令員袁譽柏聯同政委魏亮日前於中共中央機關刊物《求是》雜誌撰文,指駐港部隊「既是軍事駐軍,更是政治駐軍」,要「適應新的形勢任務要求,及時調整工作重心,實現由宣示存在向展示能力轉變,由塑好形象向能打勝仗轉變,由

詳情

【2047家書】給女兒關於三十年後的信

昊藍: 妳在九七年出生,今年二十歲,與香港特區一起成長,希望是一種福氣。 從妳小學開始,爸爸寫過五封「家書」給妳,都是由香港電台約稿。今天不一樣,由新晉網媒「評台」邀約,並說希望是寫給三十年後的妳,蠻有創意,也反映了香港傳媒的新生態。 接過邀請後,爸爸在想:究竟我應該假設五十歲的妳在重讀「舊書」以審視「預言」,還是著墨現在研判未來,一如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四十年代創作《一九八四》?爸爸選擇了後者,因為爸爸不想在妳亭亭玉立之時,幻想五十歲的妳在苦讀「遺書」。 同樣道理,「一國兩制」未及一半,爸爸也不想在這個時候為它奏起哀歌。如果真的要鑒往知來,或者五年後當妳二十五歲的時候,會比較合適。可以這樣說:未來五年在林鄭月娥的管治期間,整個社會都應該為「一國兩制」作出中期檢討,然後為它的下半期譜下樂章。 過去二十年,特區領導由保守商人董建華轉至技術官僚曾蔭權,再傳位給紅底強人梁振英,然後又再起用文官出身的林鄭月娥,可謂鐘擺三次。二十年擺三次,五十年可能要擺八次了。不過,爸爸希望,從上而下以糾正錯誤為目標的鐘擺行動最好盡快停止,改以民情民意驅動社會的和平演變。一人一票的價值,正在於

詳情

【鍾言亦議特區二十週年系列】身分認同可以雙贏雙輸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自1997年開始,便就香港人的身分認同進行長期、廣泛和深入的研究,為世界上前所未有的「一國兩制」社會發展提供學術數據和研究基礎。多年以來,不少傳媒和學術機構都向我們查詢和索取數據,我們一律免費奉上。近年,我們更把原始數據送交專責作數據歸檔及研究的學術單位進行整理和發放。 回歸未及15年,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發起批評,認為調查「不科學」和「不合邏輯」,附庸人士連續數月砲轟筆者,企圖把港大民研邊緣化,兼且誤導市民以為調查只有「香港人不是中國人」的題目。對於這些無理指摘,筆者早已作出回應,在此不贅。 事實上,回望過去,當年調查顯示香港人的「國民身分」認同感有所下降,其實是一個非常有用的預警。有關人士如果能夠虛心求證,實事求是,應該不會弄至如今的田地。 今日,回歸接近20年,調查結果又再顯示香港人的「國民認同」跌至歷史新低。以0-10分評價自己對「中國人」的身分認同程度,整體評分只得6.5分,較歷史高點8.1分低了幾級。2008年是上次高點,當年有北京奧運和汶川地震,刺激了香港人的愛國情懷。可惜,事件過後,有關數字拾級而下。 更加可惜,在回歸 20週年的前夕,市民對「

詳情

身分認同不易變 充其量改善成見——親身經驗如何影響香港青年的「中國印象」?

回歸20年,近年聽得最多的,不是兩地唇齒相依、互惠互利,而是「本土政治」、「中港矛盾」。2011、2012年,香港出現了以反移民、爭取獨立為綱領的本土派,現已成為不能忽視的政治勢力。本土化趨勢及抵抗中國的情緒在青年之間為甚。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2016年10月的調查顯示,15至29歲的受訪者當中,首先認同為香港人(「香港人」及「香港人,但也是中國人」)的佔85.1%,而首先認同自己為中國人(「中國人」及「中國人,但也是香港人」)只有13.6%。中大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在2016年7月進行的調查更發現,在15至24歲的青年中,支持港獨的比率接近四成。 香港青年「本土化」的原因眾說紛紜,其中一種講法認為,問題出於青年對中國不夠了解;而解決方法是鼓勵青年多到訪內地,使他們認識及熱愛國家。近日「國務院印發,共青團中央牽頭其他30餘個中央部門聯合制定」《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2016-2025年)》,提出要創造更多港澳台青年交流機會,提高他們的國家認同。香港政府每年亦有投放資源為學生提供資助,令更多青年有機會回內地讀書或交流。可是,這些內地經驗真能如政府所預期,強化香港青年的中國民族認同嗎? 在趙永佳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