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dTalk系列:軍醫的肌肉疲勞

還記得當年Abercrombie and Fitch (A&F)在香港開分店的盛況嗎?全城女士都進入瘋狂狀態。每次宣傳,80-100根有齊各器官和肌肉的洋腸穿著小紅褲向各大女仕招手。明知店裏賣的是那些女仕已經沒有條件穿的吊帶背心和小熱褲,但女仕有水可以抽,公司做到勢頭,一舉兩得。 我有位朋友在A&F開張期間一天八次走到辦公室樓下匯豐銀行假裝入票,為了的是想偶遇多幾根洋腸。「好看麼?」「你看看!一個半個筋肉人你可以偶然遇上。你遇過同一時間一打打壯男向你招手擁抱嗎?」 是的是的,我遇上一枚阮馬素都不夠你的「如果一打」匹敵。 普通人看運動明星,隔著觀眾席再跨越跑道上的那個身影,總會吸引一班狂迷去課金,翹班翹課去拉近自己和偶像的距離。 但當自己已經呆在更衣室,隔著布簾聽著運動明星脫光光在淋浴間的潺潺水聲,再閃過診症治療赤手觸下去的汗水、貼布、凝膠、草根和泥巴,幻想空間真的由無限跌到零。 有一段時期,因為診症時間太長和出差太頻密,我逛書店到男仕雜誌那一欄,見到本地和外國的男性雜誌封面,深深烙印的胸肌、王字腹肌和四隻牛撞過去都絲毫無損的馬甲線,工作有關的皮質醇就會直線上升,有點吃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