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明:溫布頓球場的慘叫

平常在網球場聽到女球手為了令擊球可以使勁點,都會聽到她們每打一球的聲嘶力竭,迴聲響徹會場;但今天在全英網球俱樂部17號球場的叫聲,異常淒厲。「他媽的!救我!救我!」世界網球女雙排名第一,2016里約奧運女雙金牌得主Bethanie Mattek-Sand 和羅馬尼亞球手Sorana Cristea對戰溫布頓女單賽事,在第二圈第三盤在網前突然間扭到膝蓋應聲倒地。 「Sorana,幫我,求求你⋯⋯」鏡頭已明顯拍到Bethanie的膝關節已經移位,一邊用雙手抱住,一邊繼續用盡最後一口氣喊痛。Sorana叫自己的治療師幫忙檢查,自己都跨過球網看看對手情況。「沒事的,沒事的⋯⋯」她的聲音也在顫抖。 裁判已經示意醫護人員進場。等了一分鐘,第一名聖約翰救傷隊隊員進場,身上只有裝敷料的急救包。然後,要等每數分鐘才有救護員、治療師和醫生魚貫進場。Sorana等得有點不耐煩,「在其他運動比賽,一有運動員受傷已經即時有醫護人員衝進場了,幹麼溫布頓這大賽事,臨場反應這樣慢吞吞呢?若果Bethanie是心臟病發,延誤豈不是要將她送死?」 誠然,在對戰球手從來沒有身體接觸的世界級賽事,鮮有可以有如此嚴重的受傷個案

詳情

BedTalk系列:軍醫的肌肉疲勞

還記得當年Abercrombie and Fitch (A&F)在香港開分店的盛況嗎?全城女士都進入瘋狂狀態。每次宣傳,80-100根有齊各器官和肌肉的洋腸穿著小紅褲向各大女仕招手。明知店裏賣的是那些女仕已經沒有條件穿的吊帶背心和小熱褲,但女仕有水可以抽,公司做到勢頭,一舉兩得。 我有位朋友在A&F開張期間一天八次走到辦公室樓下匯豐銀行假裝入票,為了的是想偶遇多幾根洋腸。「好看麼?」「你看看!一個半個筋肉人你可以偶然遇上。你遇過同一時間一打打壯男向你招手擁抱嗎?」 是的是的,我遇上一枚阮馬素都不夠你的「如果一打」匹敵。 普通人看運動明星,隔著觀眾席再跨越跑道上的那個身影,總會吸引一班狂迷去課金,翹班翹課去拉近自己和偶像的距離。 但當自己已經呆在更衣室,隔著布簾聽著運動明星脫光光在淋浴間的潺潺水聲,再閃過診症治療赤手觸下去的汗水、貼布、凝膠、草根和泥巴,幻想空間真的由無限跌到零。 有一段時期,因為診症時間太長和出差太頻密,我逛書店到男仕雜誌那一欄,見到本地和外國的男性雜誌封面,深深烙印的胸肌、王字腹肌和四隻牛撞過去都絲毫無損的馬甲線,工作有關的皮質醇就會直線上升,有點吃不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