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係咁架啦

帶內地朋友坐電車看夜景,途經港島東一帶,行人天橋滿是慶回歸燈飾。 中區的「七一藝術」,「最球最大紙紥花燈」。(Photo courtesy of P H Yang Photography | phyang.org 楊必興攝影 | phyang.org 提供) 朋友問:「為何你們的燈飾那麼醜?比內地的還要醜!」 這點我不得不承認,地區層面的慶回歸燈飾,公式化、品味離奇、色彩配搭醜,無驚喜,但那些慘綠色閃燈,卻有驚嚇;一眼看得出,無心思、走過場、濫竽充數,中區的巨型紙紥,賣點就是聲稱要破健力士乜乜乜世界紀錄,外觀而言,已是驚嚇度較低的裝飾。香港的區議會美學,十八區地標雕塑影響市容,大家早已領教過。學黃子華話齋:「係咁架啦!」 二十年來,香港人學會了一句:係咁架啦! 劉曉波末期肝癌,悲憤的,來來去去那班人;大部分人無乜反應:係咁架啦! 林鄭月娥接受外媒訪問,被問到銅鑼灣書店事件,謂「不宜質疑  (challenge) 在內地發生的事。」言下之意,又是這句:係咁架啦! 強力部門跨境執法,不要質疑;違反承諾干預自治,不要質疑;西環權貴安插官員,不要質疑。係咁架啦! 問責制搞了十幾年,今天還在慨嘆

詳情

硬政權與軟實力

談了兩回軟實力,意猶未盡,好像還有些核心的議題沒有觸及,要論述這一題綱,不若問一個問題:撇開國土主權,中華文化的軟實力,能否趕過美帝,領導世界潮流? 在萬般政治化的世代,如果答案是「是」,一定被批為大中華膠;若然答案是「否」,必是漢奸無疑。 我等愛國愛港人士,認真的討論問題,依的是數據,仗的是理論,真理,是愈辯愈明的。 軟實力,英文是Soft Power,是指在國際關係中,一個國家所具有,除經濟及軍事力量外的第三方面實力,主要是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及民意等方面的影響力。 從維基百科你可以找到這樣的釋義:「此詞彙由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爾(Joseph Samuel Nye, Jr.)2004年提出(著作是Soft Power: The Means to Success in World Politics),根據其說法,硬實力是一國利用其軍事力量和經濟實力強迫或收買其他國家的能力,軟實力則是『一國透過吸引和說服別國服從你的目標從而使你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的能力」。他認為一個國家的軟實力主要存在於三種資源中:「文化(在能對他國產生吸引力的地方起作用)、政治價值觀(當這個國家在國內外努力

詳情

文化互聯互通

姑勿論美國影藝學院,在奧斯卡當晚頒最佳電影的時候是否甩轆,抑或被雌雄大盜核數師偷走了真正的信封,《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或《月亮喜歡藍》(Moonlight)均不是我個人的選擇,Damien Chazelle兩部片下來,證明是嚴重的被高估,是不是歷來最年輕的最佳導演得獎人,我倒不在意,現在反為是太早寵壞了他。《月亮》不是不好,卻未到最佳電影的層次。 在9部最佳電影的名單,最應該得獎的是Kenneth Lonergan的《情繫海邊之城》(Manchester By The Sea),這引證了在一切文化領域水準均每況愈下的年代,不到50歲的作者是不夠火候的。如果算埋被冷待低估而沒有入選名單史高西斯的《沉默》(Silence),最佳電影更應是他的囊中物。論作品的完整性,《情繫》應該秤先,論創作的野心與視野,《沉默》無出其右。利益申報,個人不是史高西斯的死忠,過去的文章也不大提及他,不過毫無疑問,《沉默》是部不可多得的傑作。最佳電影,應該是《情繫》與《沉默》之爭,而不是《星聲》或《月亮》。今天要討論的焦點不在此,日後有機會再談。 上回提到文化軟實力,還想補充一些。美國的文化實力,

詳情

為何韓國能捧出一個周子瑜?

周子瑜事件發展至今,已經成為國際笑柄,但最搞笑大陸的五毛還要繼續衝出中南海出醜人前,繼續所謂的打仗,真的是無知的經典範例。但事已至此,反而想討論是為何一個並不是說華語的地方,能夠成功捧紅一位來自台灣的華人歌手,當中為什麼兩岸三地都未能夠做到,卻要找外國人成功做王?只因簡單兩個字,「開放」。中港台今天的敗筆,是因為三地被大陸這個強力劣質磁石吸入去,再沒有創意,只有人民幣,導致今天的軟實力文化仍然被南韓、日本牽著鼻子走。香港曾經是亞洲最篷勃的娛樂產業地區,當中輸出娛樂文化更是除了日本以外,最成功的亞洲地區,但這些輝煌歷史已經是上世紀的古老事情,當中因由除了不思進取,放棄昔日向外形的文化策略,轉移貪圖方便的大陸市場,並因為其龐大市場的吸引力,放棄多年來經營的手法,拱手讓給韓國。昔日韓國要看港產電影、香港歌手,今天卻倒轉過來。同樣地台灣其實近年來一樣面對同一種問題,就是當地的如娛樂公司、歌手、藝人都紛紛放棄本土市場,走進大陸,認為同種語言的優勢可以更有利打進大陸市場,無可否認是頗成功,但同時間便失去了本身的優勢。在十多年前,香港開始落後時,台灣因為文化基礎強勁,成功造就了不少歌手和演員,而且偶像劇更是三地中最成功,但是近年台灣雖然比起三地中仍然領先,但已比不上昔日的成功,試問近期有沒有極為成功的台灣演藝人能夠在你眼中出現過,紅的一批其實都上了年紀了。今天找不到一個國際級的華人演藝人,還是周潤發、張曼玉嗎?而且更加留意是不論是三地中,並未能夠成功出現到一個衝出國際市場的演藝人。如果單看票房或者市場,無疑大陸是很大很成功,但是這些只是內銷,有點像昔日的印度市場,龐大的內需造就不少名藝人,但是在外面卻不會有人認識,只能夠屬於區內文化的成功而已。近年兩岸三地的電影並未見一套是真正算得上成功打進國際。即使李安「色戒」其實是李安的國際眼光的放眼和著眼點不是針對大陸市場,才能成功做到一套國際級數的電影。反觀其他三地的製作人,全無創意和膽量,因為他們都為遷就大陸市場的需要,從而多面考慮,最後題材和眼光也窄了,所以製作出來的成品可以是用高成本但卻是低質素。香港曾經主打海外市場,如電影《家有囍事》的韓版便成為今年所謂的復刻版賀歲片上畫,要吃老本來賀歲真諷刺。但今天中港合拍片是做死香港電影的禍首。但韓國卻沒有這種考慮,而且還針對不同市場去適應,所以才會有道歉事件出現,但這並不是代表著他們限制了他們的創意,這可以是兩回事,因為他們可以遷就大陸市場而走到其他市場又是另一番景像,但香港和台灣近年卻沒有望其他市場,只是北望神州導致今天不思進取的結果。柯P說得對,今天人人只看中國佔全球八分一市場,但大家卻沒有看另外八分七的市場。香港和台灣便是中了這種毒。而這種毒是很嚴重防礙到華人在文化上的進步。舉例近期大陸人看網劇成為主流,因為互聯網的龐大資訊,網民看網劇比看電視劇更投入,而且網劇沒有時間的限制,這樣更加速網劇的成功。近日大陸有數套網劇下架,因為被指這些劇目內容違反法規,當中不少人看的《太子妃升職記》。這種情況有點似曾相識,去年武則天便是因為露胸最後變了大頭嬰。大陸當局干預製作人的題材、內容,這樣其實是阻礙了製作人的想法,握殺了他們的創作意欲,每每拍一個鏡頭怕會有下架之嫌,這樣心理上的包伏便難以再推新的題材,這種惡性循環最後便做不到新內容,不進則退。結果是重覆拍舊東西,觀眾厭倦不看,便唯有看海外的東西,眼見人家又有新意念、新產品、新文化,當然會看、去聽,人家的軟實力便成功佔領。而所謂的大中華文化便被人趕過來,還說中國夢?沒有錯,發了夢但並沒有實現。倘若香港和台灣還繼續依賴大陸的所謂龐大市場,最終大中華文化沒落而失了光輝。還想走出去?妄想。伸延閱讀「太子妃升職記」下線 被指有傷風化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文化 軟實力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