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賺到盡 賤到盡

我是九巴乘客,每天上班下班,幾乎有一小時性命是交託在車長的手上。九巴每日載客二百多萬人次,香港人多車多,一萬二千多名九巴車長的壓力可想而知有幾大。不知九巴高層有沒有嘗過迫巴士等巴士搭巴士的滋味?抑或只坐在九巴總部,簽個名,做靚盤數,看看如何賺到盡呢?擁最多財富的大集團,玩弄財技手法層出不窮,以企業架構「移形換影」,股民對載通國際控股或許不陌生,此乃九巴母公司,旗下還有龍運巴士、陽光巴士、皇崗口岸巴士服務,此外,更擁有至少四間與地產相關的公司、內地運輸業務,以及路訊通(即車身、車廂、候車亭、網站等廣告業務)。九巴將荔枝角寶輪街九巴車廠及總部用地,轉讓給母公司載通國際,並發展為十七層寫字樓以及豪宅曼克頓山,逾四十億港元收益全屬載通所有,而非計入九巴收入之中,說穿了,當油價回落和客量增加時,為何九巴仍有加價壓力?專營權變成讓財團壟斷和賺錢之路。九巴於一九三三年起家,歷史悠久,今天賺多咗,員工可有尊嚴地獲得不取巧的加薪嗎?僱主視僱員為一枚棋子,你替我工作,我發薪水給你。條文沒有寫明公司有義務要善待員工。港交所貝字牆的「貪、賺、賤、賊」,不是笑話,坦白道出商人致富之道——賺到盡,賤到盡。[日光]PNS_WEB_TC/20180302/s00191/text/1519929190393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