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靠辱警罪提升士氣的警隊會有幾好(2) 文:文筆聊生

筆者就辱警罪是否立法這個題目在較早前已有論述,本來今天不再討論這個題目。剛巧今天看到前警務處長,現貴為港區政協委員的曾偉雄的訪問,他表示支持立法設辱警罪,認為設立辱警罪可以減少警民衝突。他更認為辱警罪如果早點設立,就可能沒有七警案的出現。面對如此歪理,筆者不得不再在這個題目重申立場,回應曾偉雄的說法。 用「歪理」去形容曾偉雄的意見其實並不過分。首先,曾健超並沒有對警務人員說侮辱性的說話或污言穢語,而他當日向警員潑液體,其行為本身就已經觸犯法例,所以筆者真的不明白為何設立辱警罪會阻止七警案的發生。曾偉雄這個講法就是將打人這個犯法的行為,推卸在示威人士身上,等於說「我今天犯法是因為你做得不對」,換句話說即是「如果你衰格,我打你就是應該的」。這正正就是為何筆者在上一篇文章說警方要檢討警隊的文化,現在連前警務處長都將這個推卸責任的理論堂而皇之說出來,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證明警隊本身並不認為七警打人的行為是不當的。 第二,曾偉雄認為設立辱警罪會阻止警民衝突,說到尾只是立法將市民滅聲,以為沒有人嘈就等於沒有警民衝突。香港於五六十年代的時候,沒有市民敢示威抗議警隊貪污,這是否表示社會十分和諧,市民對

詳情

為何要提出辱警罪

七警案的判決引起社會關注,民情洶湧,不少人認為法官判刑過重,有人發起遊行,要求特赦減刑。兩警務人員協會的代表大會亦出現空前參與人數,逾3萬人之多,要求制訂「辱警罪」。事件背後令人擔憂的問題是日趨緊張的警民關係與惡劣的執法環境。香港貴為法治之都,擁有良好的治安環境,這些與警隊的專業與效率不無關係,過去香港社會對警隊懂得欣賞與尊重;但在2014年的違法佔中時期,香港開始了侮辱警務人員的惡劣風氣。直到年前的旺角暴亂,已發展到示威者追打警員的嚇人場面。 筆者早於兩年前就收到過萬簽名要求立法會制訂辱警罪,原因是近年警員執法時常常遭到侮辱,市民看在眼裏。有些人認為,現時已有襲警、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等法例保障警隊執法,因此認為毋須再制訂辱警罪。但是,這些現有條文卻未能向社會大眾發出清晰的信息:任何人均不應向執法人員進行故意侮辱及挑釁,從而達至犯罪或政治目的。 現行法例中最接近的一條乃《公安條例》第17B(2)條。筆者所見,自從佔中之後,不少滋事者認為對警察的羞辱與挑釁是理所當然,反正警隊「有糧出」。從最近正在互聯網流傳的一套短片中看到,一些人已視執法的警務人員為無物。這些侮辱警務人員的行為,與什麼

詳情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

警隊幾萬人集會聲援七警,聲勢浩大,但訴求模糊。 幾萬人集體問候別人娘親、自比二戰被迫害的猶太人,受到以色列和德國領事館「遺憾」,警察想爭取的究竟具體是什麼?始終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是聲討洋人法官?是警察打人無罪?是釋放七警?還是要求特赦,讓七警可以「堂堂正正返出來」? 可能說得比較多的,是要求訂立「辱警罪」。 所有法例,字眼都要訂得非常嚴謹,才能有效執行,否則會引起沒完沒了的爭議。首先,「辱」的定義為何?是否一定要粗口爛舌?態度寸少少大大聲無禮貌質問阿Sir,是否算「辱」? 其次,為何只是警察才有這種特權?消防、海關、入境、廉署等紀律部隊,是否也要受保護?公立醫院的醫生護士也不時受到病人或家屬辱罵,是否也要訂立辱醫辱護罪?社署、房署、食環這些經常接觸市民的部門,是否也要納入?不如訂立「侮辱公職人員罪」好了。但教師呢?巴士的士司機呢?範圍究竟要幾廣,才算恰當公平?倡議者應該說清楚,不能信口開河。 不知集會的警務人員有沒有聽過孟子說的「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還有下面兩句:「家必自毀然後人毀之,國必自伐然後人伐之。」不難明白,孟子的意思是叫大家反躬自省,為何人會受侮辱?家會被破壞?國會被攻打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