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蕙芸:農民喊苦

早陣子,香港天氣反常。熱,人人都知,攝氏三十多度;但乾,則較少人留意。香港春夏一般是熱而濕,降雨量足。現在香港天氣熱,濕度卻徘徊在百分之七十。對城市人來說,熱來乾爽不是壞事,但對於種田的人來說,異常乾旱是一種災難。前陣子我收到在八鄉種田的農友竹姐的信息,她說,不夠水耕田。城市人或許難以明白她的話,明明每日開水喉都有水流出來,來自國內的東江水更是供應充足,經常有消息說多餘的水甚至要傾瀉進大海。對於竹姐的信息,我明白,因為八年前她開墾那片農地,我有份幫手。我親眼看到原來貧瘠的田地,如何靠山上來的水得以變得濕潤。為了令水源穩定,她把那條山上來的小河用人手建成分支,引水到田去,然後開了幾個蓄水池。最初她是用膊頭揹巨型水桶淋田,弄得背部五勞七傷,後來才用電動水泵。香港的水太便宜,即使浪費還會付得起水費,只有老一輩或記得制水的日子,但無論時代如何向前,只有農民對大自然的變化最敏感。竹姐說,種了田七年,這一次天旱最為嚴重,引水道的水只有以往兩成流量,三分一田地要休耕。她在香港電台的視象新聞裏說:「城市人起牀刷牙時開水喉不斷讓水流,我多麼渴望那些水流入我的田裏去。」[譚蕙芸 whyvan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611/s00191/text/1528654307932pentoy

詳情

農民要包子 不要林權證

這年月弄錢得有名頭。當年長城公司沈太福舉的是高效節能電機的大旗,股市大鱷呂梁玩的是苜蓿——一種餵牲口的植物,恆大許家印壓賭的是郎平。俱往矣,今人更加高大上,要玩金融,玩互聯網。比如善林金融,玩的是大型互聯網金融公司,但還要討個名頭,多多益善——中國女排互聯網金融品牌高級贊助商。善林金融還把廣告打到了國外,登陸紐約時代廣場大屏幕,又亮相倫敦希思羅機場航站樓。把10幾個省科委副主任聘為公司副總裁人前光鮮,但人後日子並不好過,近日善林金融遭員工舉報自融、挪用資金、巨額虧損、總裁離職,引發媒體關注。有記者調查稱,在複雜的股權關係和關聯平台背後,善林系一些關聯平台已經停發新標,線上平台在售產品有資金池嫌疑,靠借新債還舊債維持着,根本不是真正的P2P,鬧不好又是一個e租寶。在中國內地,經商必跟政府掛上鈎,沈太福把全國10幾個省的科委副主任聘為長城公司副總裁,善林金融也粘上女排國家隊,而華贏凱來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白丹青更是明言:我們只做政府項目。比如山東省金鄉縣黨校工程項目,應該是政府項目,據說投資總額300億。嘛個金疙瘩要這麼多錢?後來華贏凱來也覺得這事說冒了,改稱5000萬,縮水99.8%。其實,這個工程完全沒有盈利點,是金鄉縣用土地置換方式來支付工程款,至今沒有回籠資金。這明擺着蔑視投資者的智商嘛。齊聲吼:巴鐵是政府PPP項目誰說金鄉黨校項目沒有盈利點?那就給你找一個。2014年,白丹青買下「超級水稻之父」劉志彬的水稻專利,成立世農科技。據說這種超級水稻超越了袁隆平的高科技,採取多胚孿生技術,一棵小麥能結兩個麥穗,畝產2800斤,一碗超級水稻米飯,營養價值超過兩個雞蛋。只是,後來的故事很不神奇,2014年世農科技與黑龍江寶清、富裕等地的農民簽訂協議,世農科技免費發放稻種給農民。但到了收穫季節,稻子很多空殼,大面積絕收。屢敗屢戰,這回給你弄個真正的政府項目——空中巴士。華贏凱來的門店齊聲吼:這巴鐵是政府PPP項目,即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提供公共產品或服務項目。你不信?巴西政府已簽下150輛巴鐵,每台售價3000萬元,公司可淨賺45億元。8月3日,巴鐵在北戴河上路測試,一夜間上了多家媒體頭條。但有媒體質疑華贏凱來借巴鐵非法集資。要命的是,沒有一家政府出來為華贏凱來站台。不論是沈太福的科委副主任們,還是善林金融的女排贊助商,以及華贏凱來的巴鐵PPP項目,關鍵點都是要扛政府這個由頭。但有些個物件,根本就不需要政府的任何認證、站台和支持,因為它就出自政府之手,比如林權證。但許多人就是不拿它當個物件,隨手就扔了。30多年過去了 為何還不相信政府?在雲南鶴慶縣,一些農民把自己的林權證賣給了林業公司,每年每畝3塊錢,夠買兩個包子。這些林業公司拿到林權證後就去銀行抵押貸款,貸款後並不投資林地,早花天酒地去了,甚至就此消失了。貸款到期找不到人了,銀行就把林地收了。最後誰損失了?農民和國家。由於林權轉讓是現行政策允許的,因此當地機構雖然知道這事「擰巴」,但也沒辦法,只能照程序一步步簽字放行,眼瞧着那些人合法地大賺其錢。據說,這種故事已經遍及雲南和四川。細一想這事有點可怕。之前那些沈太福、白丹青們,拚命把自己靠上政府,以印證自己的合法性。如今這些林業公司卻完全不必費這個腦筋,這林權證本來就是政府發的,獲得林權證的途徑也是合法合規的,紀委半夜敲門也沒轍,可怕地合法合規地賺錢。最可怕的是那些農民,他們根本不把政府發放的林權證放在眼裏,或者說,他們不信任政府,緊忙着拿林權證去換兩個包子了事。一般認為,林地產權改革比農地產權改革要進一步,耕地承包期只有30年,而林地是70年,但農民依然不信任政府,還是跟包子親。早年剛剛改革開放時,有農民一拿到承包權就上山砍樹,怕政策朝令夕改。30多年過去了,為什麼還有人這麼短視?還這麼不相信政府?原文載於2016年9月17日《明報》觀點版 中國 農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