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人向前線消防員致敬一事…可否理性地討論?

牛頭角大火事件後,消防員的角色受到萬民景仰。的確,我也被他們的敬業態度感動的,內心也不斷向他們致敬。不過,演藝界放相上社交網站向消防員致敬一事弄得滿城風雨,惹來一面倒的批評。Facebook作為一個讓人自由表達意見的平台,自然不同的新聞或網絡名人專頁的興起,迎合了不同意見人士的口味。而當這件事發生後,當一個有名的專頁開始炮轟後,除了有不同人跟風之餘,其他媒體專頁也爭相加入炮轟同盟,形成同一陣線,例如他們會直斥「虛偽」、「堅離地」、「佔中做咩無左影」、「李波被人拉做咩唔出聲」等,甚至還有人模仿這動作表達「賤人就是矯情」。在這件事裹,理性的判斷很要緊,但多數的評論都缺乏了這一點。不過,我先表明一下我對此事的看法。首先,我是認同放相上社交網站這個做法對殉職的消防員、其家屬以及其他消防員同僚沒有什麼實際的幫助,最多都只是能給予一些精神上的鼓勵;其次,我都有在懷疑部分藝人放相是否真心地向消防員致敬(和當年看冰桶挑戰一樣)。不過,我始終對網民對這件事的評論有點咋舌。第一,首先我找不到將「向前線消防員致敬」的舉動和「佔中、林榮基、何韻詩事件」混為一談的很有說服力的原因。我明白有很多人都抱持這種想法:當香港有大型政治事件發生時,為何演藝界水盡鵝飛,而且還以為他們已不關心香港社會。但首先,「關心香港社會」的定義其實很模糊。我去老人院探訪老人,都可以是說關心香港社會;我去參與慈善活動幫助弱勢社群,都是關心香港社會。當然,大多數人所認為的為政治問題發聲,才是關心香港社會。正正因為這個模糊不清的定義,其實這些批評於我而言有模糊的地方,因為藝人關心消防員,向他們致敬,其實也是關心香港的社會。另外,牛頭角大火令消防員殉職一事是否政治事件呢?其實也是很模糊。廣義來說,這件事是人禍,因為迷你倉突然有冒煙釀成大火;狹義來說,才算得上關政治事,就是政府的資源分配不均。嚴格來說,藝人拍照向消防員致敬一事,一方面有在關心社會(不論是否真心,有這個行為已經實踐了這舉動),另一方面就是既然不是政治事件,那種想法的前部分(大型政治事件就水盡鵝飛)就不太成立,因為與大火事件是兩回事,不能直接類比。第二,藝人的身份在政治上其實都沒有一貫的標準,都沒有一致的共識。其實一直以來,「藝人應不應談政治」都是辯論已久的議題,但至今還未得到一個官方標準答案。不同國家或地區對於藝人的管理都有不同,在香港,尚算自由,對於藝人的生活及言論不會有過於嚴苛的限制。相反,比起韓國、日本及台灣的娛樂圈,經理人公司是嚴禁藝人談政治的,他們均不能在任何途徑表達自己對任何政治事件的看法。例如韓國藝人除了反北韓、慶祝光復等的歷史性事件外,其他關於政治的事情都要「被滅聲」。2015年4月南韓發生「歲月號沉沒事件」,大部分韓國藝人均在社交網站貼黃絲帶悼念死難者,而當時總統朴槿惠正被各界嚴重批評召開新聞記者會時,有預先篩選問題並有劇本地回答記者提問。當然,沒有藝人當面批評這件事。從這件事反映出一樣可能永遠得不出答案的辯論議題:藝人是否應該談政治。其實這議題只會周而復始地辯論,但沒有結果。鼓勵藝人為政治發聲的,我想只有歐美以及香港。若果以文化相對主義論來說,兩個立場都沒有錯,只不過藝人是否必須談政治,其實不然。第三,我有理由懷疑一些人批評是衝著某些藝人而來的。這次活動是不同政見或沒有為政治表態的藝人聯成一線向消防員致敬。固然,包括了一些在大眾眼中已「投共」或「為人民幣服務」的藝人如成龍、GEM、曾志偉等。因為這件事的迴響很大,所以我在Facebook都有不斷搜尋網民的留言。不過,大部分留言都有類似的字眼:「有成蟲,搞到好嘔心」、「宇宙GEM終於知香港發生咩事啦」、「成班藍絲唔好扮關心香港啦。」雖然我不排除有些藝人不是真心,只是想呃Like,但這些留言有「一竹篙打一船人」之嫌。首先,是否全部藝人都像上述留言所說的「扮關心香港」?我們無法肯定。其次,這說法的背後其實有對藝人致敬的行動賦予肯定,因為這些留言可以換句話來說:「如果沒有這班投共或紅底人士一起做這行為,感覺會好很多。」如果沒有這班所謂投共藝人牽頭這個致敬活動,結果會否變成公關災難呢?我個人認為是未必的。正正因為這個緣故,反映了一些人在批評的同時,缺乏了理性的判斷。網絡世界有太多資訊,太多意見。雨傘運動後,意見與意見之間的分歧也越見顯著。在這亂世,更需要的是理智、全面及獨立的思維,不要「跟車太貼」以及「人鬧你又鬧」。人的不理智,可以釀成不少意外。 迷你倉大火 藝人

詳情

沒有犧牲可以被光榮掩蓋

1937年,蔣介石終於下定決心抗日。全國水深火熱之際,他仍在《廬山聲明》中寫道:「犧牲未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犧牲。」相反,在淘大工業村火災受控之前,主流輿論就形容這次是「消防員為社會付出的典範」,認為犧牲是一種光榮。有人說聲援總是好的,大概是對聲援者本身好。每次進入災場範圍,前線人員繃緊的神經就隔絕各種滋擾,不為鼓勵或圍觀所動,這就是專業的態度。火場形勢瞬息萬變,前線人員更相信自己的判斷,本來就不受熱心過度的「專家」所影響。群眾的狂熱催生了悲劇所以坊間的鼓譟,頂多動搖災場以外的管理層,而上級的上級隔得更遠,就更為偏聽。辦公室裏,災禍化為數字,方便計算成本效益。當火場投入愈多,上級就愈急切於成果:「已經失去兩名手足,這場仗就更加要贏!」為了給群眾和傳媒交代,無形的壓力就由上而下滲進了前線。當然,很多壓力源於想像和誤解。輿論卻像冷縮熱脹的石頭,撐大團隊之間的裂縫。例如鼓風機、內訌、樓宇倒塌危險等消息,未有確切求證,就蔓延整片大地。當第二名同胞犧牲,群眾的狂熱更催生盲目的仇恨和崇尚,仇恨在場的圍觀者,崇尚犧牲和團結,渴望證明香港有愛。於是我們終於吐出「英雄」、「光榮」這些字眼,建構了一套無懼犧牲的所謂「消防員價值」。我們何曾反問:為什麼要犧牲?為什麼要打這場仗?前線人員犧牲時,誇誇其談的人在什麼地方?莫用他人光榮來粉飾太平可悲的是,戰敗比戰勝更需要英雄,以轉移公眾的視線。當水車F410也被神格化,就知道「尊敬」是什麼一回事。一場無平民受困的火警,反而折損兩名資深的消防員,無疑是大敗。社會在傷悼之前,反而選擇狂喜,藝人紛紛用光榮加冕,粉飾太平。是的,面對災害和霸權,我們總是感到無能為力,希望麻醉自己。於是有人送水,有人圍觀,或是對着面書這個迴音壁,大喊聲援,渴望在洪流裏挽留自己的位置。但在大火撲滅之後,有人仍然滿腔熱情,還要辦一場集體慶典,去紀念自己的參與,就太傷害涉事的同事和家屬了。必須改善前線人員待遇接下來我們要面對現實,徹查火災成因,檢討倉務安全,更要促使政府重視民生,不要搞「大白象」工程。改善待遇、增加人手、引入消防機械人,都需要政府增撥資源。類似困境在醫護人員身上,是人手、培訓和休息時間不足,仍要削減開支。2003年SARS肆虐,特區的庸官束手無策,對疏散隔離和疾病防控都經驗不足,逼出了很多英雄(犧牲者)。黎棟國說要加強工廈消防抽檢,加重員工的負擔,也沒有看清問題的本質。建制派近日以「致敬」為名,大力「感動香港」,把白事當成喜事來辦。有關活動之共通點,就是設定簡單的道德任務,讓自己徹底和火災的負面印象訣別,不再追究責任。在今年的七一遊行,或是9月的立法會選舉,我們將看見:人民有沒有選擇遺忘。創造一個毋須英雄的社會消防員犧牲是否光榮這問題,重點是為了什麼而犧牲。昂貴的租金、蚊型的劏房,讓廢置工廈變得炙手可熱,到底是誰造的孽?只要一日有地產霸權存在,人間就處處是火場。真正的光榮,是教官從戰場活下來,把幸福帶給家人。我希望下一代重視的是這種光榮。香港人有能力創造一個毋須英雄的社會,平凡人有平凡人的戰場。一個沒有雷鋒的社會才是幸福的,因為沒有犧牲可以被光榮掩蓋。文:李伯匡原文載於2016年6月29日《明報》觀點版 迷你倉大火 消防員

詳情

讓消防員得到應得的榮譽

焚燒了一百零八小時的九龍灣淘大工業村四級大火終於被撲滅。這四天前線消防員面對著高溫、濃煙和烈焰,與及同袍殉職的哀痛、社會各界的壓力,仍然勇敢地堅守崗位,奮力撲救這香港有史以來最困難的火災。經過這場大火,我們可以說消防處和所有的消防員是真正經歷過火的試煉的隊伍。我們固然要為失去了兩位消防人員而難過,但我們也要為所有消防員的英勇與付出而感到驕傲!縱然這次火場環境異常複雜和惡劣、前線消防員也可能對指揮官的決策感到疑惑甚至不滿,但他們仍然勇敢的進入如迷宮般的火場去撲滅火警。面對可能殉職的危險,有消防員甚至對家人説,假如他不幸殉職,請不要為他哭得太久,反而要為他感到驕傲,因這是他的光榮。消防處上上下下的消防員不但救熄了一場大火、保護了市民的生命和財產,他們更向香港展現了我們遺忘而久的使命感(mission)、責任感(duty)、和榮譽感(honour)。他們向香港人展現出他們願意為香港付出、甚至冒犧牲自己性命之險去拯救市民的生命和財產的使命、展現了不會因困難而逃避和放棄目標的責任感、和以達成自己的使命為傲的榮譽感。他們所作的實在是值得全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去學習和致敬!一方面社會需要對火警作出深入而全面的調查,還兩位消防員一個公道,也藉此吸取教訓,避免同樣的悲劇再次發生,但另一方面社會和政府也要肯定消防員的付出。政府或許可以考慮於七月一日早上的升旗禮由消防處帶領其他紀律部隊進場並稍為加長步操的距離,或在兩位犧牲的消防員出殯後,在不影響消防員休整的情況下舉辦消防步操巡遊,接受市民的致敬,讓消防員得到應得的榮譽! 迷你倉大火 消防員

詳情

張曉明和諧風吹向火場變「關公災難」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上周五到觀塘消防局簽弔唁冊,深切哀悼殉職消防員及慰問其家人,亦對所有在場消防員表示崇高敬意。他又向記者透露,國務院港澳辦和公安部已經聯繫特區政府,表示如需要協助,內地會隨時及盡最大努力,在救治傷員、設備等方面提供協助。這是張曉明首次就香港災難事件,公開站出來有所表示。他3年多來都好像沒生活在香港,跟香港全沒交集,比過客遊客還要抽離,相反美國駐港總領事夏千福更像跟香港市民生活在一起。張曉明或許擔心太高調會被誤會干預香港事務,但過去幾年他很低調了,難道就沒被指摘干預香港事務?問題不是高調與否,而是如何讓市民覺得你知道民情,跟社會有接觸、跟市民有溝通。那幾年,張曉明最令人想起來的只有3件事。第一,在民建聯籌款晚會上寫了一幅「駿程萬里」書法,獲地產商許榮茂以1380萬元投得。第二,在佔領運動期間,面對鏡頭得意洋洋地用食指指向天說「太陽照常升起」。第三,政改方案被否決後拋出「特首地位超然論」。其餘時間,他都好像躲起來。今次高調現身,應該也是北京大吹和諧風之下,張曉明想改變作風,向香港社會釋出善意,透過弔唁及透露中國會提供協助,以示了解民情及拉近同市民距離。可是,他說話的時間和內容都不恰當,以致在網上惡評如潮,變成「關公災難」。首先,那時大火還在燃燒,眾人都憂心忡忡,低調弔唁就好了,要說話也應限於哀悼、慰問之類,說多做多就很易被誤會為「做騷」。幾名區議員到火場外合照已是前車之鑑。其次,那番話有看扁香港之嫌。迷你倉大火造成30多人受傷、不適(居民及消防員),香港醫療系統完全有能力應付,根本毋須中國協助。至於張曉明口中的內地公安協助應該是指其消防,但論訓練、質素、能力、專業程度等,香港消防只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從天津大爆炸中死傷的消防員多是新丁或臨時工可見一斑。張曉明這番話,自然惹來香港網民抨擊。最重要的是,港人對中國公安的印象很差。銅鑼灣書店事件還未落幕,大家對李波用自己方式「被失蹤」猶有餘悸,張此時卻表示中國公安可提供協助,如同「攞景贈興」。如此規模的火災也要中國公安協助,變成先例後,他們動輒就會來港「協助」,香港豈非讓他們自出自入?吹和諧風可以,但別吹向火場呀!原文載於2016年6月28日《明報》觀點版 迷你倉大火

詳情

一百二十秒

迷你倉火劫之於消防員,除了有人殉職,更在於有人殉職了而煙火仍未被救熄,濃煙繼續瀰漫,火源仍然成謎,上百計的消防員沒有別的辦法,唯有硬着頭皮,兩人一組,輪番頂上,沒有人希望成為下一個殉職者,卻沒有人肯定自己不會成為下一個殉職者。一起返工,畢竟無人保證可以一起放工。消防專業本來就是以命相搏的行當,不為加油掌聲,非為英雄美譽,而是,只為本分。當消防員進入火場時,留在家裡的親人,在想什麼?網上流傳幾段聲帶,據說來自消防員,男兒漢,聲音都顫抖了,或為憤怒,或為惶恐,但更多的情緒應是無助吧,消防員再勇敢和專業以及訓練有素,面對一場彷彿無法撲熄而且有隊員接二連三地倒下的火劫,難免亦會張惶失措,如蒙着眼睛走在荒夜樹林,只能相信必有出路,卻茫然不知道出路到底何在,這時候再多的專業技能都只能用來打底,真正能夠讓自己不被煙火吞沒,恐怕是無色無嗅的運氣,希望有幸運之神在旁眷顧,自己不會倒下,同僚亦不會倒下。活着離開現場畢竟亦是一項最基本的專業指引。聲帶流傳時,火仍在燒,煙仍在冒,消防隊員仍在救火,消防隊員的親人仍在家裡,聽聲帶裡的顫抖聲音說,每回進入火場,僅能撐持兩分鐘,短短的一百二十秒,熱氣已讓人沒法抵受,必須撤離,換由其他隊員上陣。就這樣,兩分鐘之後另有兩分鐘,一次又一次的一百二十秒,串起了一組又一組的勇敢隊員,真的是傳說中的「前仆後繼」,除非上司有命令,否則不准停下,消防員與火劫之間的關係,不是你滅便是我倒,一刀切,沒有其他。所以聽進消防員家屬的耳朵裡,聲帶裡提及的一百二十秒便成極漫長的精神煎熬,既不知道何時輪到自己的父親或丈夫進入那兩分鐘險地,更擔心那兩分鐘的險地會否出現差池。彷彿有一支笛子在吹鳴,壯健的消防員統統變成孩子,乖乖地,無選擇地,輪流走進險地實踐專業任務。笛音偶爾停下之際,便是有人倒下,然後笛音復鳴,孩子們接力再上。一百二十秒。當面對無名火劫,一百二十秒其實需要非常強大的運氣在背後撐持。有人熬過來了。然而,有人欠缺這種運氣,就熬不過那短短的一百二十杪。兩分鐘成為永恆的告別式,火劫餘哀,是難以癒合的傷口。原文載於2016年6月26日《明報》副刊 迷你倉大火 消防員

詳情

「專業」的保護罩

在牛頭角大火中第二名消防員殉職後,社會上有很多聲音質疑,為何消防管理層要為了撲滅一場沒有人被困的火災,採取進攻策略派消防員冒險進入火場滅火。可能有些市民怪責消防管理層,甚至有市民致電消防控制中心質疑消防的灌救策略。這些責難和行為會阻礙消防工作,的確不恰當。但我看到大部份意見都是說,消防不用為了拯救財物,而派消防員入火場冒不必要的險。特首和保安局局長的回應是要求市民支持而非責難消防處,指火警不能不灌救,因火警繼續蔓延可能影響附近民居。甚至紀律部隊工會副主席指,市民批評消防管理層是無知或別有用心。也有些人說消防是專業,市民不應該對他們的專業工作指指點點。我看到尤其一些所謂「專業人士」特別認同這說法。筆者認為,這些說法其實是模糊了焦點。因市民並非要求放棄灌救,而是提出很簡單的風險問題。第一名消防隊長殉職時,市民都明白可能是意外,沒有市民提出任何質疑。但當大火燒了3天,沒人被困(處長說不能排除有人在火場內,似乎是不切實際吧),大家都認為不需要急於滅火時,卻再派消防員入火場冒險。而不幸的結果是, 3名消防員一同不支倒地。市民請求消防管理層不要再派消防員入火場冒險,是常識都能理解的、也是再合理不過的事。政府指會在事後成立小組調查,但報告要等幾年才有結果,難道期間還要繼續讓消防員冒不必要的風險嗎?更何況很多消防員都已經公開或私下質疑了指揮官的決定?當然,消防工作是有一定風險的,消防員和公眾都明白。但正如這位副主席所說,這大火燒到「五顏六色」,前所未見的!市民所說的,也是請管理層,勿讓前線消防員冒這前所未見的、不必要的高風險!這些要求先保障前線消防員安全,拯救大廈和財物在後的意見,並非向消防管理層施壓,反而是要為消防管理層減壓,讓他們不必為拯救財物感到壓力。我明白有些人特別不能接受別人的批評,只要其他人有不同的意見,他們就會立即進入抗辯模式(defence mode),盡一切方法為自己抗辯。尤其在很多所謂的「專業」,不能接受批評或不同意見的情況更為嚴重。這可能是為了自己「專業人士」的尊嚴、可能是因為自以為是、可能是為了責任問題、可能是為了捍衛自己專業的利益或地位、可能是為了方便工作。無論背後的原因為何,「專業人士」犯錯而導致嚴重後果的情況,其實在各「專業」屢見不鮮。例如:前幾年發生的紗布封了病人人工造口致死事件,當時病人家屬發現提出質疑,卻不被理會。護士管理局最近裁定3名護士專業失德,但人命已不能挽回了。這些人命攸關的事情,難道公眾也必須完全信賴「專業」,連提出疑問的權利都沒有?又例如:前天有報道一單上訴案,一名大律師在一宗簡單非禮案抗辯時,竟可令審訊花了26天。如果被告當時發現大律師的能力或行為完全不符要求,難道也不能提出質疑?事實是,雖然律師是「專業人士」,但我們的專業守則都要求我們必須向客戶交代及索取指示,而當事人亦有權隨時解聘律師。(當然,如果無合理原因而在審訊中途撤換律師,法庭是有權不給你時間另外再聘請律師的。)我們可能基於我們的專業知識,尤其不喜歡被市民批評。但即使同一行業內的「專業人士」,也常常對同一問題有不同的意見。我們更需要明白,「專業」不等於擁有比其他市民更高的地位,可以高高在上。相反,「專業」代表著我們對公眾肩負更大的責任,更需要向公眾負責。市民有質疑,可能會對我們工作造成不便。但為公眾釋疑,也是我們工作的一大部份,市民是有基本知情權的。我們斷不能抱著一個心態認為:「我是專業你不是,我說的你要聽。」難道我因病要切除左手,但醫生快要錯切我的右手,我也不能出聲嗎?以往資訊沒有那麼流通、市民的知識沒有那麼豐富的時候,死抱「專業」保護罩的做法還可以側側膊過關。但現在大眾的知識水平提高、資訊發達,市民提出質疑的能力和有效性也的確提高了很多。尤其在一些人身安全、用常識也可以理解的事情上,「專業人士」更不能固步自封,必須保持謙虛的心和為市民服務的態度,來回應市民的疑問和意見。如果明白了這道理,「專業人士」就不會質疑公眾「別有用心」,除非是自己「別有用心」吧!否則,坦誠面向公眾,抱著謙虛的心為市民服務,解釋我們的理據,才是我們「專業人士」應該有的態度。文:衛庭官@法政匯思 專業人士 迷你倉大火

詳情

「在地」金曲獎:談罷工 談平權 談動物

「如果你碰到罷工而無法回到大陸,請你見諒,因為罷工是我們台灣民主社會的常態,他們正在爭取勞動者應該有的尊嚴和權利,如果你在台灣回大陸的班機受到影響,我願意帶你多玩幾天、多認識台灣。」最佳客語專輯獎得獎組合「異鄉人」前晚在台灣金曲獎的舞台上,向台下一位大陸歌手說的。當晚頒獎典禮聽了幾遍「空服員辛苦了」的打氣說話,那正正就是台灣的美。我不是說演藝人一定要支持空服員,而是他們都比較「在地」一點,關心社會的事,對於自己的所思所感都敢於表達出來,那不只是勇氣,而是整個氛圍的美麗。去年莫文蔚高呼「愛的勝利」,今年由林依晨傳承,講述「愛的權利」,再鋪墊莫文蔚「關於愛」的演繹,只能說, 如果你知道當中的密碼,你會覺得很好看。同時,也大概明白莫文蔚摒棄香港,跑到台灣的原因,但看看她的表演,你就會知道是誰走寶了!至於特別貢獻獎得主黃鶯鶯,致謝時也不忘提醒大家,尊重生命要從愛護動物做起,直言「我支持領養不棄養」。這個金曲獎的舞台那就不只是音樂上的舞台,而是面向台灣、面向世界的舞台,因為得獎者不單止致謝,還把他的抱負、宏願、對社會的關懷說出來,也希望藉著這個舞台傳揚開去。演藝人在舞台說什麼,其實就反映他們如何定位這個舞台。反觀今天香港演藝界發起「向前線消防員致敬」,那是多麼的嘔心。當香港最需要你們的時候,「李波被失蹤」、「林榮基冒死踼爆」、甚至同業「何韻詩被打壓封殺」,你們都沒有選擇走出來。當大火過後,你們霎時群起湧現,來做一場騷,我真的覺得很醜陋。「關心」與「消費」,往往在一線之間。香港只有娛樂圈的說法並不是浪得虛名,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不要「離地」 得飛上太空,來改變這個氛圍,好嗎?(圖片由作者提供,台視截圖)文:張凱傑作者簡介:面對荒謬怪誕,還是不吐不快。 迷你倉大火

詳情

迷你倉大火毒氣罩東九 政府應建立健康危機應變機制

上星期九龍灣迷你倉大火,以致毒氣籠罩東九龍。健康空氣行動連續3日量度火場附近PM2.5的數值,都錄到介乎40至最高2000微克/立方米的數字。本會更派員進入火場附近的得寶花園單位及平台,發現空氣質素非常惡劣,關窗後的PM2.5數值雖降至40多微克/立方米的水平,但單位瀰漫酸性及刺鼻的氣味,明顯地有大量揮發性的有機氣體在屋內積聚,嚴重影響居民的健康。面對即時的健康危機,政府不單未能及時疏散得寶花園及嘉和園的居民,連最基本的資訊發佈亦付之厥如。單靠本會量度PM2.5,根本不能夠為當區居民提供足夠的資訊。據聞環保署曾經派員到現場量度空氣污染的數值,更發出聲明指「如果火勢熄滅,該處的懸浮粒子濃度也將會隨之下降」,假如署方有實際的數值,何不向當區居民公佈有關資料,以釋除公眾疑慮?另外署方有關「大火對空氣質素的影響並沒有擴展至整個社區」的講法,是無視觀塘監察站過去幾日空氣污染數值遠超全港平均值的事實。是次大火反映政府的危機意識不足,健康空氣行動促請政府應參考新加坡處理印尼山火煙霾的例子,建立起相關的健康危機應變機制。環保署應到災區附近長期監測不同污染物濃度,發佈空氣污染資訊,協助政府作出適當安排。當空氣污染提升至某危險水平時,受影響的社區應考慮局部停課,以減低空氣污染對小孩及長者的健康危害。另外,我們在火場現場觀察到,有大量市民似乎並未了解火場空氣污染問題的嚴重性,並未有戴上任何的口罩或保護措施;亦有市民不知道何種的口罩、空氣淨化器或建築物過濾網可以幫助減低空氣污染對民居的影響。政府應向市民提供更多有關保障自己免受空氣污染物侵襲的資訊,新加坡政府便有一個專門的網頁(http://www.haze.gov.sg/),不但實時監測煙霾資訊,亦提供口罩或空氣淨化器的供應商資訊與功效訊息,讓市民也可掌握基本保障自身健康的方法。新加坡例子所處理的,是因常發性山火所引致的跨國空氣污染防治問題。新加坡政府不但於1998年便在東盟的框架下推動設立處理霾害的專責小組,連結民間團體(例如WWF-Indonesia)去規管企業活動。東盟十國更於2002年簽署東盟跨境煙霾污染協議去處理有關情況。香港鄰近並未有大片的易燃山林,但珠三角長期的空氣污染與煙霾,亦需要香港與廣東省政府共同設立健康危機應變機制。整個廣東省工廠與大型發電廠林立,萬一出現跨區域的空氣污染危機,兩地亦可按既定程序疏散受影響人群。香港政府亦不能掉以輕心,應藉此機會檢視與評估香港發生大型火災與大範圍空氣污染的風險,建立應變機制以減低事件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假如有既定應變機制,政府便可以根據空氣污染的數據,決定是否疏散、及疏散多大範圍的居民至較安全的地區) 迷你倉大火

詳情

留名等睇71消防維穩Show

淘大時昌迷你倉大火導致消防員枉死後不久,我便看到facebook有很多朋友呼籲政府停辦71慶祝活動,記者亦就此詢問過梁匪振英,他的反應是黑面,粒聲唔出調頭走。以匪共一貫做法,香港特衰政府當然唔會取消71慶祝活動啦,反而會越做越大,喪事當喜事辦,係咁搬班消防員出來,盡情維穩。未到71,一班香港偽人已經磨拳擦掌,一個二個舉起撐消防員的A4紙,影相維穩,聽講又有人作好了維穩歌,由一眾香港偽人獻唱,讚美消防員之英勇。如斯嘔心的歌曲我聽都免得去聽,但當然,大把歌豬會沉醉於維穩歌曲之妙韻,如沾甘露。香港越來越像中國大陸,連災難後的維穩工作,都同一套路。天津大爆炸發生一年都唔夠,記得當時匪共高層都高度讚揚一眾消防人員為「英雄」,至於這些「英雄」為何白白犧牲,事實的真相如何,永被活埋。至於香港的淘大時昌迷你倉大火,我認為兩名殉職消防員是枉死的。講到這裡,一些扮理性的人會撲出來罵我為甚麼未審先判。然而,一個真正理性的人,自然會明白,我們平民百姓,既無能力去調查和審理案件,亦沒有權威性去做判決,何來未「未審先判」之理?一個理性的人,自然會明白,當權者往往會在災難事故後掩飾真相,以圖推卸責任。傳媒和市民大眾可以做的,就是努力提出質疑,向有關當局施壓,釐清責任,制定改善方案,避免悲劇重演。如果當局敷衍了事,要是社會上有足夠的輿論壓力,就可以鼓勵一些內部知情者爆料,迫使當局直接面對。提出質疑和施壓,是民間社會制衡政府的手段。當然,政府和政府的幫兇,總會扮理性叫你唔好質疑,同時又會組織各界人士轉移視線,極盡維穩之能事。香港偏偏就有一大班偽人,平日出現各種大是大非問題,佢地自恃清高,莫不關心。到了政府要人維穩的時候,佢地就不分清紅皂白,配合煽情。消防員個個都係打份工,每個月正正常常有糧出,根本就唔駛人特登去撐。況且個個消防員都希望平安開工,成隊人整齊收工,安安樂樂做到退休,根本無人想做乜鬼嘢「英雄」!真正要撐消防員,就係要合力施壓,查明真相,避免再有消防員無辜犧牲。兩名消防員之所謂無辜殉職,近因可以是現場指揮失誤;遠因可以是政府監督迷你倉不力。一眾香港偽人,有冇關心過消防員無辜殉職的背後種種可能性?你們對消防員死亡原因莫不關心,變相繼續將消防員置於險境,好讓下次大火再有消防員犧牲時,你們又有機會出來做維穩Show,這不是吃人肉饅頭又是甚麼?仲有幾日便是71,我好肯定這幾天有關71的「慶祝」活動必定繼續,而且這些「慶典」一定會突兀地加入歌頌消防員的環節,令人嘔心的節目會接踵而來。 迷你倉大火 維穩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