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哲理流劇集又一佳作

剛剛播放完畢的電視劇《迷》,是今年以來最有心思的一齣電視劇。此劇集主題構思別出心裁,圍繞人性中罪與罰作母題,可歸類入《師父‧明白了》、《愛我請留言》、《刀下留人》等一眾探討人生哲理的電視劇。近年似有一群電視製作人往人生哲理的命題說故事,逐漸匯聚出一股「哲理流」的港劇劇種。 由吳肇銅、雷秀蓮任編審的《迷》,圍繞着「迷」這個字,探討普通人因執迷、迷途、迷戀、財迷心竅、陷入迷陣而犯下錯誤,以及犯錯後如何抉擇。是悔悟知返重踏正途?還是執意掩飾意圖蒙混過關? 劇中以警探、新移民和記者三個主線人物的發展交織出這個在港劇中別樹一格的劇集。警探不是傳統英明神武的警探,雖然他也心思慎密,但卻是個凡事明哲保身,回到家裡就被女友吃定了的香港小男人。他的晉升也是誤打誤撞,憑一點小聰明和運氣使然。新移民則是典型的社會低下層小人物,雖笨拙戇直但本也活得光明正大。無奈誤交損友,一次爆竊卻令他越陷越探,不但惹來殺身之禍,更淪為通緝犯要四處躱藏。記者本是揭露黑幕的行內名家,但面對女兒、再婚丈夫和職場壓力等多方煎熬,一步一步被金銀財帛的誘惑和復仇的心魔所蠶食,逐步墜落為滿腹心計口蜜腹劍的狠毒婦人。 不單止上述主角,劇中角

詳情

哭泣的力量:從《親親我好媽》到《迷》的母女情的Stereotype

「男兒有淚不輕彈」? 看著《親親我好媽》,江美儀飾演的虎媽,晉升「直昇機家長」(Helicopter Parents)廿四小時全天候監控大女兒嚴茜瑜(江嘉敏飾)而導致母女決裂,茜瑜不認繼母的她;當兩母女喪哭的時候……我會相信女人是水造的。 然後再看《迷》,田蕊妮飾演的「鏟雪機家長」(Snowplow Parents)為唯一女兒倪樂兒(簡淑兒飾)事事打拼,為金錢而「開着噴射機引擎的攻擊型號」(Jet-powered turbo attack model)不停地幫孩子除去前方障礙;結果弄巧反拙母女反目成仇;當兩母女喪哭互罵及至女死去母哀悼的時候……我更相信女人淚水的力量。 但為何「男兒有淚不輕彈」?尤其在傳統的社會「Stereotype」之中? 從林語堂《看電影流淚》到看電視流淚? 幽默大師林語堂有文《看電影流淚》,其中一段說道如下: 「“你流淚了嗎?”當我們看過了《孤星淚》這部電影,從南京大戲院裡出來的時候,我的妻子問我道。“我當然流淚的咯!”我說道。“凡是看了那個打動我們全部情感的偉大小說而不流淚的,便算不得是一個有充分人性的人,是嗎?”」 同樣地,當我看著《親親我好媽》,又或《迷》,

詳情

論大台三線劇集「家的觀念」與電視群治的關係

「論電視與群治的關係」 百多年前,梁啟超有文《論小說與群治的關係》,其中有曰:欲新一國之民,不可不先新一國之小說。今天呢?小說已沒落,代之而起的電視、電影也落後,YouTube也有點過時,當即時真人騷App「17」大行其道之際,還論什麼電視呢? 無論如何,在某程度而言,電視仍能發揮社會群治的影響,儘管電視也在給我們現實加上幾分幻想及寄望的色彩? 為何拆不掉《愛‧回家》的招牌 在大台TVB的八點鐘第一線自家劇集中,近年來都被冠以《愛‧回家》的招牌;即使劇集內容及人物一轉再轉也好,來到《愛‧回家之開心速遞》也好。 家很重要的,對人而言,對社會而言,對政權維穩也如是。八點鐘第一線自家劇集,就是要宣揚也好、維穩也好,都要盡力營造大台TVB多年來的口號金句——「無嘢重要得過一家人齊齊整整」。即使現實是事與願違的也好,即使現實是好多人住在劏房連明天的安居在哪兒也不知道也好。電視的理想也好、幻想也好,至少還讓人們打開電視還有著一點點的寄望及一絲絲的希冀, 這就是電視娛樂與群治的關係之一! 《愛‧回家》在八點鐘播放,如果不用開OT,今時今日,究竟又有幾人會坐在家中跟家人一起吃飯收看呢? 《親親我好媽》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