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勇衡:我們都太念舊──《追捕》觀後有感

《追捕》的最大賣點是「情懷」,「吳宇森」三個字就是招牌。宣傳策略上強調他「回到」或「重拾」他的「暴力美學」,專向想念1980年代港產片的觀眾招手。願者上釣,筆者帶向八十年代致敬的心情入場,散場後只想回家再看一次《喋血雙雄》。情懷到底不同懷舊,若只是後者,重看舊作已可。已成經典的美學風格可以延續,但新作品應該是有所創新的。《追捕》的情懷銷售難以引起共鳴,因為缺乏了「當年情」。 吳氏當年的電影風格對後來者的影響已載入文獻,他對其他導演的啟發(如Quentin Tarantino)亦已呈現於其他創作者的影像之中,更成為了不少喜劇戲仿的對象。白鴿飛翔、滑行槍擊、慢鏡濺血、雙槍連射等等已成模範,然而老觀眾看大導演的新作還是期待其美學有所創新的。不能說吳宇森在《追捕》中沒有在這方面花過心思。有一幕警探矢村用槍指著跌倒地上的逃犯杜丘,忽爾一隻鴿子飛過二人之間,成了杜丘反攻的機會,是吳導演自詡對鴿子的新用法。後來一場屋中大混戰,矢村和杜丘手扣相連,各人只有一手可用來持槍,合作起來也有雙槍連射的效果。「舊玩具、新玩法」僅至於此,還欠點其麼呢? 吳宇森在1980年代的三部經典《英雄本色》、《喋血雙雄》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