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身年金計劃有什麼問題?

政府外匯基金全資持有的按揭證券公司4月10日公布將推出「終身年金計劃」。以65歲一次過繳付100萬元保費、內部回報率為4%為例,計劃中男性投保人最多即時每月收取年金約5800元,直至身故。 計劃公布之後,社會初步反應正面,認為回報率吸引,亦可以抵禦長壽風險。作為政府負責營運的年金計劃,理應不以牟利為目的,可是仔細研究政府列舉的數字,計劃似乎過於保守,回報並非預期中這麼高。 首先,計劃中的假設平均壽命太高。筆者以計劃中所列舉的其中一組數字計算:內部回報率為3%,男性估算每月固定年金約500元(每10萬元保費),女性則為約450元。經過計算後,以3%的回報率為例,男性要存活23年,即如果在65歲參加計劃的話,要到88歲累積的年金收入才達至該回報率;而女性更要存活27年,即相當於92歲。 如果以統計處推算的2019年香港人口生命表,65歲男性的平均預期壽命為85.37歲,女性則為89.75歲。如果在上述年紀身故的話,實際回報率分別只有2.51%及2.7%。 此外,計劃中保證發放的金額太低,只有等同已繳保費105%。即是如投保人在獲發105%已繳保費之前身故,其受益人會繼續每月收取餘下期數或一

詳情

終身年金計劃的男女論爭

按揭證券有限公司將推出「終身年金計劃」(「計劃」),讓退休人士繳付一筆過保費後,終身提取年金。計劃為有相當儲蓄的退休人士包底,強化了世界銀行退休保障第三支柱個人儲蓄的保障(註)。 公營年金為何與私營爭飯碗 現時香港除生果金外無劃一無審查的退休保障,有資產者需靠自己籌謀退休生活。 在環球投資環境動盪的低息環境下,計劃可令有相當能力的人士退休得到更佳保障。比起全民派錢,政府的荷包更鬆動。這個做法新加坡已實行一段時間,與公積金扣連。政府推出計劃,與逆按揭並駕齊驅,而且不強制購買,令退休人士有更多選擇。 右派會質疑為何計劃要公營,因私人市場已提供類似的年金計劃。私人計劃有一些分保證回報和投資回報,市況差整體回報就會下跌。要一次過或按年向保險公司繳交費用再逐年領取小部分的方式需要消費者對私人機構有相當信任,不信任致客戶少,參與者少則沒有效益,也不能承載風險,加上利潤和行政費令回報減少,亦是造成「市場缺塊」的原因。 傳統觀念令預繳的年金從來不受歡迎,很多保險公司的所謂年金產品其實是與人壽相連的分紅式儲蓄保單,有些是可以一定年期後拿回本金的。政府此計劃幫助推動年金普及,令大眾接受。 不過,私人市場產

詳情

政府公共年金計劃的反思

最近政府提出一個公共年金計劃,向長者提供多一種退休保障選擇,即一次過存入一定保費後,保障逐月領取年金,直至終老。年齡在65歲或以上的長者可以投入保費金額為5萬至100萬元享受終身年金計劃,預計回報率為5%至7%,這與私人市場上已有的產品只有約3%相比十分優惠。更值得注意的是該計劃不收取管理費用和退保費用,受益人可以享受到總保費達105%的身故保障。若投保人壽命超過82歲,那麼將獲得比預計回報率更高的收益。從預測壽命表來看,現在活到65歲的男女長者的預期壽命為85歲和87歲,可以預見將會有超過一半參與公共年金計劃人士可以享受到長壽帶來的額外回報。況且,即將到來的年長人群相比現在和之前的群體,經濟境況會好一些,一個零風險和高效益的退休保障計劃更適合這種類型的長者退休保障。 隨着香港老齡化速度加快,現今年齡在65歲或以上長者比例達14.5%,預計到2050年比例將升至30%,對長者的關懷和支持已成為社會和公共健康的重要挑戰。特區政府對全民退休保障一直有所保留,筆者是可以理解,一方面是財政的承擔,另一方面是資源有否達到成本效益。如果社會的目標是提供全面覆蓋長者的退休保障,我們不必堅持「政府需要

詳情

公義?平等?

退休保障政策醞釀已久,上月中扶貧委員會公布獨立顧問提交的諮詢報告,近日亦開始傳出最終方案的細節。一如所料,政府方案受到各方抨擊,當中牽涉兩個層面,一是原則上應否設立資產審查,二是審查的界線和現金援助的金額。我相信大家都認同第一個原則性問題是整個爭議的核心。支持不設資產審查的朋友,即是一般所說的全民退保,其中一個重要的理據是公平。有趣的是,其實支持設資產審查的朋友都同樣看重公平。事實上, 「公平」這個看似簡單而難以反對的理念,實質上涵蓋兩個可能各走極端的價值觀,獨立顧問的諮詢報告第99至101頁探討了這個問題,稱之為「Equity」(公平)與「Equality」(平等)。我認為「公平」與「平等」這組字眼不容易令問題更清晰,所以我選擇用「Justice」(公義)與「Equality」(平等)這一組,從字面上已隱約看到兩者的差異。我建議大家在網上以「Justice」(公義)或「Equity」(公平),與「Equality」(平等)等字詞找尋圖片,必會看到一張幾位小朋友在圍欄外觀看球賽的漫畫。其中一位小朋友的身高比圍欄高,可直接觀看球賽,另外兩位則需要幫助。現在我們有三個木箱,應該如何分配呢?這就是問題的核心。根據「公義」原則,最高的小朋友不需要幫助,中間的小朋友得到一個木箱,最矮小那位得到兩個,那麼三位都可同時觀看球賽。若根據「平等」原則,三個小朋友都獲分配一個木箱,最高的那位站得更高,最矮小那位仍然看不到球賽。其實兩個原則都沒有錯,只是價值取向不同。在退保問題上,設立資產審查,按需要幫助,就是根據上述的「公義」;不設資產審查的全民退保方案就是要求「平等」。所以有人說支持資產審查就是涼薄,我非常不同意。退保方案還有一個變量,就是如何融資、錢從何來。要求全民退保的朋友通常會要求「公義」的融資方案,即是能者多付。這方面我絕對支持,我認為應該研究更加累進的個人稅、利得稅,或是累進的奢侈品稅。換句話說,我支持分配和融資兩端都根據「公義」原則,而不是一端「公義」、一端「平等」。另外有些朋友反對政府的資產界線和援助金額,那是第二個層面的討論,不弄清楚原則,何以談細節?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7年1月9日) 退休保障 全民退保 退保

詳情

政府強積金對冲新建議 是打工仔女福音嗎?

最近,有消息指出政府對強積金對冲問題,將有具體解決方案。有關方案為政府定出一個「死線」日期,僱主不可再用「死線」之後的強積金戶口內僱主供款對冲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而另一方面,計算長服金及遣散費比例將會降低至二分之一,並設立有年期限制的資助金,為僱主支付新制下的部分遣散費或長服金。以上建議看似中間落墨,但實際上只是偏袒維護商界的利益。新建議的問題有三:劃死線損年資長員工權益首先,對冲安排原意為鼓勵僱主設立自願退休計劃,但自2000年起強積金作為一個強制性的制度,已經毋須透過對冲機制作為鼓勵。此外,遣散費及長服金的性質與強積金的性質絕不相同,前兩者是補償遭裁員的僱員及避免年資長的僱員遭到不公平解僱,而後者卻是用來確保僱員的退休生活。因此,10多年來,商界已佔盡好處,打劫打工仔的荷包來支付應由自己承擔的遣散費及長服金支出。新建議「前事不計」的做法,容讓僱主把過往的供款用作對冲,只會讓年資長的員工的權益繼續受損。此外,即使死線過後的供款不能用作對冲,僱主可以「斬斷年資」或者索性解僱僱員來逃避。過往發生的年資22年的空中服務員,只換來對冲後的2萬多元遣散費的類似情况將會繼續發生。降遣散費長服金比率 做法倒退根據1974年7月3日的立法局會議正式紀錄,當時政府表示,加入遣散費的保障,是為因裁員而遭解僱的僱員提供補償,以紓緩僱員因失去工作而面臨的財政壓力。而根據1985年12月4日的立法局會議正式紀錄,政府表示「如立例規定,僱主須按照僱員的年齡及服務年期,發給遭解僱僱員一筆款項,這辦法與不合理開除員工法所規定,即遭受不合理開除的員工有權收取一筆金錢賠償的辦法,兩者方式雖然不同,效果卻是一樣的,但支付長期服務金的辦法則毋須循手續繁複而經費昂貴的訴訟程序來證明在此情形下解僱是不合情理的」。現時僱員因失去工作而面臨的財政壓力未見減輕、不合理解僱的情况未見改善,貿然把計算遣散費及長服金工資比率降低,只會造成勞工保障的倒退。試想像,2000年前未有自願退休計劃或公積金保障的員工,所享有的遣散費或長服金比率,還要較2017年新建議後的員工的為高,這難道不是倒退嗎?現實點來說,即使有對冲安排下,打工仔的退休金雖遭到對冲,但即時得到用來應急的遣散費及長服金較新建議還要多。新建議下的遣散費及長服金的水平降低,將更難以幫助打工仔渡過難關。設基金補貼資方 慷納稅人之慨一如上文所述,支付遣散費及長服金乃資方應有的責任,政務司長林鄭月娥便曾呼籲僱主「將心比己」。現時政府卻「將心比己」,補貼商界支付長服金及遣散費。可是,公帑卻是打工仔亦有份貢獻的。總結而言,梁振英為免自己退任前在強積金問題上「走數」,便以這個層層包裝的建議來解決問題。對冲的問題似乎解決了,但打工仔過往累積的退休金繼續受到打劫;將來的退休金沒有被對冲,但即時得到的遣散費及長服金卻減少。因此,解決對冲問題的新建議對打工仔女來說,並非福音。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1月5日) 退休保障 強積金 退保 強積金對沖

詳情

比23年前大幅退步的「縮骨退保」方案

近日,有傳媒透露政府即將交代退休保障新方案,建議在單身長者綜援與長者生活津貼兩者之間,增加一項現金援助政策,合資格的長者每月可領取大約3,400元,資產限額定於大約14萬元。而長者生活津貼金額(每月2,495元)維持不變,但將會把個人資產限額由21.9萬元調高至大約30萬元。現時政府庫房水浸,政府竟然打算違反民意,推出這個「縮骨退保」方案,實在不能夠接受。最荒謬的是,這個「縮骨退保」方案比1994年由時任港督彭定康建議的「老年退休金計劃」方案還要退步得多。筆者翻查1994年7月由布政司署發表的「生活有保障 晚年可安享」 老年退休金計劃諮詢文件,發現當時政府認為香港社會日益富裕,應該盡早為年老市民提供基本的入息保障。「老年退休金計劃」的構想,簡單而言,凡65歲或以上的市民,只要連續居港滿七年,就能夠領取每月2,300元(以1994年港元計算)的老年退休金,而當時的普通高齡津貼(生果金)金額只有每月485元(以1994年港元計算)。供款方面,由僱主、僱員、有固定入息的人士和政府的供款支付。僱主和僱員各自按薪酬的1.5%供款,自僱人士則按3%比率供款。每月入息低於4,000元(以1994年港元計算)的人士獲豁免供款,但其僱主須付僱主的供款部份。同時,政府會向老年退休金計劃提供100億元(以1994年港元計算)的注資,作為成立資金,為計劃提供成立的經費。經濟審查方面,已向老年退休金計劃供款不少於10年或年齡在70歲或以上的人士毋須作資產申報。而在計劃的過渡期內,在申領日期之前最少已連續10年在香港居住,也毋須作資產申報。年齡介乎65歲至69歲而未有供款人士,須申報資產,而總資產必須少於200萬元,才可領取老年退休金。當時政府解釋上述方案的優點以下有四個:(一)即時為所有合資格的老人提供退休金(二)為所有合資格的年老市民,包括低收入僱員、家庭主婦和退休人士提供入息保障(三)不受通脹影響,毋須視乎供款人的收入而定,毋須承受投資風險(四)供款率較中央公積金或強積金較低23年後,對比1994年「老年退休金計劃」建議與「縮骨退保」兩個方案,發現這是一個極大的倒退。在1994年的方案中,70歲或以上的人士毋須作資產申報,而年齡介乎65歲至69歲而未有供款人士的資產限額為200萬元(以1994年港元計算),以現時的物價來說大約是300萬元。津貼金額方面,1994年建議每月可獲得2,300元(以1994年港元計算), 以現時的物價來說大約是3,500元。而傳聞中的「縮骨退保」方案,每月可領取大約3,400元,但資產限額竟然定於大約14萬元。這筆積蓄連骨灰龕位也買不起,嚴重侮辱長者的尊嚴!1994年的「老年退休金計劃」在當年被自由黨、香港工商專業聯會和右派經濟學者強烈反對。最終,港英政府在1995年1月宣布放棄推行「老年退休金計劃」。隨後,取而代之就是2000年12月1日起實施、千瘡百孔的強積金制度。現在,梁振英政府竟然即將提出一個比1994年退步得多的方案,實在無法接受。所有人都會變老,退休保障議題關乎你我的福祉,支持全民退保的朋友,必須積極發聲和抗爭。 退休保障 全民退保 退保

詳情

「有經濟需要」方案不能迴避的融資問題

引言由政務司長主持的扶貧委員會於2016年12月16日公布退休保障諮詢期間委託顧問公司所蒐集得的結果《退休保障公眾參與活動最後報告》(下稱「諮詢報告」;註)。當中收集得1.8萬多份書面意見,超過九成贊成推行不設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或政府所說的「不論貧富」方案。而在諮詢期間多份學術機構所作的民調,綜合來說,亦顯示約六成受訪者支持全民退休保障。扶貧委員會將報告直接交予特首,並表示特首會於2017年1月18日其任期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說明未來的退保發展方向。不過政府仍重申他們立場不變,仍屬意以有收入及資產審查的「有經濟需要」方向來推行未來的退休保障政策。但何謂「有經濟需要」,顧問報告中亦指出社會人士與政府的想法很不一樣,大多數的意見均遠超過政府模擬方案中的8萬元資產限額。本文列舉及分析由政府、特首參選人及支持「有經濟需要」方案的主要政黨及人士近期所提出的方案,分析其所涉及的額外支出,並指出這些方案均涉及龐大的額外支出,都不能迴避融資的問題。最近提出的方案:何謂有經濟需要自諮詢報告發表後,已宣布參與來屆特首選舉的前法官胡國興和葉劉淑儀,在發表其政綱時都有提到有關退休保障的方案。胡官表示基本上採納學者方案的融資方式,即包括轉移部分強積金供款及增加公司利得稅,但全民養老金則由3500元改為2500元,但資產不超50萬元的長者則可獲發放3500元的養老金。另一參選人葉劉淑儀則建議給資產限額少於112,570元的長者每月4409元的「頤老金」,領取長者綜援及部分現時領取長者生活津貼(下稱「長生津」)的人士便可受惠;領取長生津的資格則維持不變;其餘長者達65歲便可領取高齡津貼(即生果金),不用再等到70歲;長生津和生果金的津貼額都有所增加。與葉劉淑儀同屬新民黨的田北辰則在電台節目中表示葉劉淑儀的方案「涼薄」,並提出兩級方案的建議。他表示將長生津從每月2495元提高至3800元,而同時65歲長者亦可領取生果金,毋須再等到70歲。同樣,由於3800元已超逾長者綜援標準金額的3340元,所以領取綜援的長者會改為領取養老金。民建聯在去年9月立法會選舉時曾發表其退休保障方案。他們的建議是擁有30萬元或以下資產的長者領取每月養老金3600元,30萬以上至80萬的領取2400元,超過80萬的則領取接近生果金的1300元,全部都可在65歲時開始領取,生果金亦毋須等到70歲。表1詳細顯示各「有經濟需要」方案的發放金額和資產限額。當中亦顯示政府在2015年底發表的《退休保障前路共建諮詢文件》(下稱「退保諮詢文件」)中提出的模擬方案,即設8萬元的資產限額,讓部分領取長生津人士獲得每月3250元的津貼(2015年價格,與當時長者綜援標準金額相若;2016年金額為3340元)。另外,傳聞政府於施政報告中會有一新方案,將8萬元的資產限額增加至14萬,而津貼金額則為3400元(2017年價格),並將長生津資產限額增加至30萬元。表1中亦顯示筆者估計各級養老金額在65歲或以上長者間的使用率。使用率方面採用周永新教授之前為扶貧委員會所做的退休保障研究所引用的使用率假設及數據。財務推算:額外開支頗大表2列出各「有經濟需要」方案的財務推算結果。有關方案均與現有長者社會保障支出比較,以推算所涉及的額外開支。表2中的長者社會保障支出包括現行給予65歲或以上長者的綜援標準金額、長生津及生果金,但不包括綜援人士領取的租金及其他津貼以及殘疾人士領取的傷殘津貼。各方案在推行後仍要保留這些支出給予現時領取綜援及傷殘津貼的長者。以2016年計算,上述長者社會保障開支為233億元,而各方案推出後會增加28億元(政府模擬方案)至205億元不等(胡官方案)。除胡官方案外,其他方案都沒有說明融資方法。假定這些開支全由政府承擔,第一年政府便要增加表2中所列的支出,以應付各方案所涉及的額外開支。隨着老齡人口增加,額外開支亦會逐年增加,到2064年額外開支會介乎65億元至417億元之間。從2016年至2064年間的每年平均額外開支,政府模擬方案為54億元、傳聞的政府新方案則為78億元、田北辰方案182億元、葉劉淑儀方案228億元、民建聯方案256億元,以及胡官方案為373億元。結論:不能迴避融資問題政府在退保諮詢文件中提出的「有經濟需要」模擬方案,新增的津貼要符合8萬元的資產限額才能領取,被社會人士視為過於苛刻。就算傳聞的新方案亦無大改善。在諮詢期間,就算認同按「有經濟需要」發放不同養老金的人士亦難以接受。相當多市民指出,大多數人在退休時只得數十萬元積蓄,實在無法應付未來的退休生活,這些退休人士實在亦有經濟需要。因此本文列舉的方案均已將資產上限定得比8萬元寬鬆,而且津貼金額亦更高。不過如無融資安排,除非建議這些方案的人士能出任下任特首,以政府在諮詢期間強調的財政壓力,看不出現屆政府會改變態度,支持推行這些方案。本文顯示,長者退休保障不足,不單是扶貧的問題,而是大多數港人現在和未來所面對的重要問題。有經濟需要的人數眾多,近期特首參選人及主要倡議「有經濟需要」方案的政黨和人士,所提出的方案均需要大量資金以應付未來的養老支出。全民退休保障有明確及可持續的融資方法,政府一直迴避討論。面對反映市民需要的新方案時,實在要探討融資方法,解決香港忽略多年的退休保障問題。註:www.povertyrelief.gov.hk/pdf/rp_report_c.pdf文:黃於唱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月7日),圖片為評台製圖及明報製圖。 退休保障 人口老化 數據 退保

詳情

全民退保社會共識 落實推行不能再拖

過去民間社會爭取全民退休保障多年,並就免經濟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提出具體融資方案。可惜政府不但未有將方案納入諮詢文件讓市民討論,更自行制定兩個模擬方案,透過「假諮詢」以抹黑全民退休保障,逃避對社會的承擔。三方供款 持續可行扶貧委員會委託顧問公司進行為期6個月的退休保障公眾諮詢,公眾諮詢顧問報告雖然在9月已提交政府,但政府一直拖延公開報告。扶貧委員會於12月16日召開會議,由於事前傳出懷疑政府干預顧問報告的獨立性,在社會輿論強烈要求下,最終才「漏夜」將退休保障諮詢顧問報告透過網上發布(註1)。在1.8萬多份所收回的意見書當中,約1.6萬多份意見書支持「免經濟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約佔九成。報告亦收錄了不同學術機構所進行的民意調查,不論採取量化或質性的研究方式,民意結果均顯示市民普遍支持「免經濟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反映社會已取得清楚共識。此外,顧問報告亦指出:「不論商界或市民較傾向認為,在客觀盈利或收入數據上呈現較有能力的機構或市民,可作較大的承擔,是取之社會,用諸社會……不少市民均朝向盡量減輕一般小市民額外財政承擔的方向構思新的融資方案……在期望公帑用得其所的前提下, 若今後會面對當局預期可能出現結構性的財政赤字,不同持份者其實也不完全否定、甚至同意各界應為社會整體需要而付出;而有能者多付,即期望社會上足夠有餘的持份者可以承擔較多,能力稍遜者不至超出負荷,這會是有助減少社會出現太大矛盾的方向。」由此可見,政府的政策方向須重視財政持續性及能者多付的原則,而民間共識由「三方供款,共同承擔」的全民養老金方案正好合乎此原則,相反由政府稅收獨力承擔的分級審查方案,實在與此背道而馳。下定決心 團結香港研究再研究,搞了半年的諮詢,用了半年時間分析公眾意見,顧問報告到底得出什麼結論?原來和扶貧委員會委託香港大學周永新團隊於2014年研究的結果是一致,即普遍市民支持落實「免經濟審查」的全民退休保障(註2)。可是,有扶貧委員事後表示,林鄭月娥司長兼扶貧委員會主席在會議中,並未容許委員就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的建議及跟進工作進行討論,相反將決定交由梁振英特首明年1月的施政報告中公布,反映扶貧委員實為橡皮圖章,再次證明政府是「預設立場、早有結論」,所謂諮詢,只是一場「真的假諮詢」!雖然有扶貧委員曾就林鄭司長繞過扶貧委員會作出決議「解畫」,一方面稱扶貧委員會只屬諮詢架構,無權作決定;那邊廂又聲稱支持及反對全民退休保障的委員立場清晰毋須表態云云。說到底,就是有人意圖違反民意、操弄結果,卻又拒絕負上政治責任的政治伎倆。事實上,本屆政府任內進行的兩次獨立研究,均顯示較多市民支持推行全民退休保障,而且經過多方努力凝聚共識的「全民養老金2064方案」,可以跨越2064年香港人口老齡化高峰期。在經過專家研究和民意支持下,一個理性、務實及負責任的政府,有責任為推行全民退休保障下定決心。因此,梁振英政府在明年(2017年)1月的施政報告需以民意為依歸,馬上落實推行全民退休保障的方向,並於本屆政府任內為制訂具體融資方案所需條件做好一切準備工作;為表政府的長遠承擔,須在來年的財政預算案中,增加撥備預留合共1000億元,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的啟動基金。註1:《退休保障公眾參與活動最後報告》(www.povertyrelief.gov.hk/pdf/rp_report_c.pdf)註2:《香港退休保障的未來發展研究報告》第70頁文: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2月31日) 福利 退休保障 全民退保

詳情

完善現有退保支柱 發揮有效退休保障

政府的退休保障公眾諮詢6月完結,社會各界就政府提出的「不論貧富」方案及「有經濟需要」方案仍然意見分歧,唯一共識是認同退休保障問題已迫在眉睫,不能再迴避。2014年香港的貧窮長者人口接近30萬人,貧窮率為30%,即每10名長者中便有3名貧窮長者。當人口不斷老化,但退休保障未能追上,長者貧窮問題只會愈見嚴重。世界銀行倡議五大退休保障支柱模式,是次諮詢主要聚焦香港尚未落實的第一支柱(公共退休金),即政府管理的強制性供款。香港雖然已落實其餘4條支柱,即社會保障(零支柱)、強積金(第二支柱)、自願性儲蓄(第三支柱)及公共服務和其他(第四支柱),但部分已出現制度漏洞,未能發揮應有的退休保障作用。對沖機制嚴重蠶食強積金權益強積金作為第二支柱,理應能為打工仔日後退休帶來保障。然而,現時法例卻容許僱主在解僱員工時,以僱主供款部分抵消須向僱員支付的全部或部分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下稱強積金對沖),這令最需要退休保障的低薪工人晚年失去依靠。根據現時法例,月入低於7100元不用就強積金供款。對基層工友來說,退休儲備可謂完全依靠僱主的供款,當中不少是外判工。然而,在外判合約制下,工友每隔2至3年便會面臨被遣散然後重新招聘的困境,僱主亦可不停進行強積金對沖,導致低薪工友喪失一大部分甚至所有原來應得的強積金。積金局統計數字顯示,2015年用作強積金對沖的總額高達33.5億元,比2014年增加了11.6%;4萬5000名僱員受對沖安排影響,每人平均被「沖走」7萬4000元。此外,抵消金額平均佔受影響僱員帳戶結餘的一半,有66%人的強積金,其僱主供款部分更百分百被「沖走」。綜援最後安全網 應取消衰仔紙強積金因對沖機制而失去了退休保障的功能,令基層工友年老後更容易被推到貧窮邊緣,退休後就更需要依賴其他支柱,尤其是社會保障制度(零支柱),當中包括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計劃(綜援)、高齡津貼(生果金)、長者生活津貼(長生津)等。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2014年有28萬個住戶有60歲或以上的長者而每月入息低於每月平均綜援金額;但社會福利署的數字顯示,在2014至2015年度,包括60歲或以上受助人的綜援住戶數目只有約15萬宗。綜援是貧窮長者最後的一個安全網,但從上述數字看,長者卻不太願意接受這個保障,相信主要原因是「不供養父母證明書」(俗稱「衰仔紙」)這個規定,令他們處於非常為難的局面有莫大的關係。現時,經濟上有困難的長者申請綜援,如與家人同住,便需以家庭為單位提出申請,同住家人需一起接受經濟審查。如果長者與子女分開居住,成為獨立的家庭去申請綜援,申請時就需要其子女簽署「衰仔紙」,表明子女不會或沒有能力供養父母,並通過入息及資產審查後才可獲發綜援。「衰仔紙」的規定,令子女面對極大的道德壓力,負上「不孝」的惡名;而不少年老長者希望顧全面子,亦不願意子女簽署「衰仔紙」。最終令不少有經濟需要的長者不申請綜援,改為透過其他援助金額較低的資助如長生津或生果金去維持生活。由於相關援助金額不足以應付基本生活需要,部分長者因而被迫繼續工作,或以拾荒幫補生計,未能安享晚年。另一方面,政府近年大力提倡「居家安老」,以解決長者服務資源不足的問題。然而,綜援制度限制所引伸的結果,卻有違「居家安老」的原則。目前與子女同住的貧窮長者不能獨立申領綜援,其家庭成員亦需接受經濟審查;不少長者迫於無奈之下,選擇搬出以便通過審查,因而失去家人照顧。雖然社會福利署表示,部分有經濟需要的長者就算與其他家人同住,仍可根據個別情况,獲酌情批准獨立申領綜援。但這類個案少之又少,2014至2015年度只有13宗,2015至2016年度(至2015年12月)更只有9宗,根本不足以應對問題。完善退保 由取消強積金對沖開始政府將會在明年首季向公眾提交退休保障諮詢報告,在此之前政府更應把握時間處理現行零支柱及第二支柱的問題,方能讓各界聚焦討論,以助建立穩固的退休保障支柱。財政司長公布自今年7月起政府在評審外判服務合約標書時,須將投標者建議的工資和工時納入評審準則,鼓勵外判商提升工資水平。樂施會認為政府作為全港最大僱主,應進一步帶頭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保障合約及外判僱員的退休生活,向全港所有僱主樹立良好榜樣。另外,政府應取消「衰仔紙」的規定,申請綜援的長者只需要聲明自己沒有接受子女供養,便合乎申請資格。長遠而言,應容許有需要長者獨立申請綜援,避免長者因綜援申請資格所限而與子女「分居」,令合資格的長者一方面能獲得政府的經濟支援,同時能獲得家人的居家照顧。只有全面檢討現行政策,方能達到居家安老、老有所依,令長者過更好的退休生活。文:曾迦慧(樂施會香港、澳門及台灣項目主管)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10日) 綜援 福利 退休保障 全民退保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