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老人金奇譚

老媽子閒來無事,在屋苑平台廣結善緣,十個八個婆仔,食茶行街濕平。她們近日其中一個熱話就係生果金,大家四萬咁口,話政府加咗佢人工。高額長者津貼,由二千幾加到三千幾蚊,仲date back一年,即係今個月銀行打簿,無啦啦多咗萬幾銀,個個鬆毛鬆翼,發了筆小財。 然而,開心背後,怪事叢生。高齡津貼,六十五歲或以上合資格自動領取,如果資產少於十四萬六千,可以拿高額津貼,每月多了千幾蚊,所謂食得唔好嘥,不少老人申請,而資產審查係抽樣式,有些老人側側膊,博抽唔中佢;但經常提心吊膽,生怕「稽查」摸上門來。 另有一些,索性「分身家」,將多出來的存款,分給子女。如此一來,家庭關係好的,相安無事;家庭關係差的,錢銀傷感情。案例一,姊弟每人分得幾十萬,老人家說:「你哋幫我保管住先!」弟弟靜靜雞用來買樓幫補首期,東窗事發,老人流淚,姊弟反目。這已經不是很壞的例子。案例二,老人最偏心孻仔,幾十萬全數給了這個「孻心肝」。家裏無事就風平浪靜,但若大家族有人出事,例如大病、傷亡、生意周轉不靈,要錢了,一問,錢花掉了,孻仔唔生性,仲補一句,老竇終有一日,「呢筆錢遲早都係我架啦」。這一句,成為傷心傷肝的尖刺,是生果金所不能

詳情

馬家輝:李氏技藝

恐怕只有兩個字足以描述我對李超人離場姿勢的最大感受:精準。甚至不只是離場,在場時亦如此,出場時更如此,他用精準判斷建立起他的事業王國,亦用精準目光保護了他的事業王國,稍為誤判,在風急浪高的歲月裡,李氏力場早已大打折扣。難道不是嗎?早不退休,遲不退休,偏偏選在修憲之後宣布退休,從負面角度看當然是對北京此舉投不信任票,從積極角度說則是適時而退,唯恐樹大招風,希望以己之退維護王國命脈,槍打出頭鳥,近年形勢已是暗湧重重,如今之勢更是波濤洶洶,還是退了為妙。高調退下,知所進退,等於拆下可供對手直接進攻的明顯目標,卸了對手之力,大大減低了再被點名擒殺的風險。這麼說來,選擇此時宣布退任,無異於另一種形式的「商業投資」, 背後不無準確的策略盤算。有此盤算的功力,李超人始成其為李超人,而非一個簡簡單單的富豪老闆。回顧過去五六十年, 李超人的精準神功從未失手。從選擇投身開拓的事業領域到擊倒對手的商戰圖謀,從人退我進的攻城掠地到大膽北上的華麗轉身,從看風轉舵的資金轉移到飄然隱退的時機選擇,以至在面對文革式攻擊時的回應方式,以至做慈善工作的條件鋪排……統統像地球上最強大的精算師般快狠準。李超人的唯一「失策」,或許是始料不及一九八九年的風起雲湧,他一直押注在許家屯身上,想不到,許家屯變成走佬社長,幾乎連累他在政治陰溝裡翻船。但,幸好,李超人幾下手勢已經拆掂困局,重新穩坐釣魚船,保住了他在神州大地的關鍵地盤。這次看來不一樣了。李超人嗅聞到濃厚的火藥味和響亮的戰鼓聲,不對勁了,此時不跳船,尚等何時,於是,匆忙拜拜,鞠躬下台。李氏技藝,精準無倫。學嘢啦,香港人。[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320/s00205/text/1521482650871pentoy

詳情

終身年金計劃有什麼問題?

政府外匯基金全資持有的按揭證券公司4月10日公布將推出「終身年金計劃」。以65歲一次過繳付100萬元保費、內部回報率為4%為例,計劃中男性投保人最多即時每月收取年金約5800元,直至身故。 計劃公布之後,社會初步反應正面,認為回報率吸引,亦可以抵禦長壽風險。作為政府負責營運的年金計劃,理應不以牟利為目的,可是仔細研究政府列舉的數字,計劃似乎過於保守,回報並非預期中這麼高。 首先,計劃中的假設平均壽命太高。筆者以計劃中所列舉的其中一組數字計算:內部回報率為3%,男性估算每月固定年金約500元(每10萬元保費),女性則為約450元。經過計算後,以3%的回報率為例,男性要存活23年,即如果在65歲參加計劃的話,要到88歲累積的年金收入才達至該回報率;而女性更要存活27年,即相當於92歲。 如果以統計處推算的2019年香港人口生命表,65歲男性的平均預期壽命為85.37歲,女性則為89.75歲。如果在上述年紀身故的話,實際回報率分別只有2.51%及2.7%。 此外,計劃中保證發放的金額太低,只有等同已繳保費105%。即是如投保人在獲發105%已繳保費之前身故,其受益人會繼續每月收取餘下期數或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