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陳佐洱的逆子論談起

在中國共產黨宣傳部門總動員下,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前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代表、中共爪牙陳佐洱最近大放厥詞,把中國和香港之間的關係比喻為「父母」關愛「孩子」的關係,聲稱「孩子有時有點小脾氣都能容忍」,但要「自立門戶、六親不認、獨立建國」,「那不行呀!」他表示香港缺乏國民教育正是禍根,嚴厲批評香港教育「去殖民化」做得不夠,反而出現了「去中國化」(實際上香港人講的是「去中國殖民化」),所以要求大家警惕云云。接著於6月20日,即將上任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接受新華社採訪的片段橫掃各大媒體。她表示會要求在香港幼兒的腦袋中,培養出「我是中國人」意識,跟陳佐洱的說法一脈相承。既可向共產黨交差,也猛向香港人挑釁,重新推動「國民教育」的陰霾重臨香港。畢竟香港人對她早已不存寄望。梁振英和她都只不過是一丘之貉。 問題是:中國和香港的關係真的是父母與子女的關係嗎?中國這個所謂「父母」,視之為江山也好,視之為政權也罷,它是否完全不計時間、勞力、榮辱、成本、代價,生過香港人?養過香港人?教過香港人?香港人對這個所謂「父母」有虧欠嗎?抑或是這個所謂「父母」有負香港人?更重要的是,誰是誰的「父母」? 眾所週知,華夏文化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