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鳴宇:國產電影試水科幻題材沒問題 但請不要學習《逆時營救》

不知道是否受到近幾年中國科幻作家劉慈欣和郝景芳先後獲得雨果奬的激勵,今年市場開始試水國產電影此前並不擅長拍攝科幻題材,比如陳正道的《記憶大師》和這篇文章將要討論的《逆時營救》。 科幻作品可以大致分為硬科幻和軟科幻兩個大類。 前者指作品在故事細節上盡可能追求科學細節和精確性,即便故事必然帶有想像的成份,這些想像至少也是有科學依據。一個例子是黑暗森林法則,這個術語因為劉慈欣的《三體》而廣為人知。黑暗森林法有兩條公理:1) 生存是文明的最根本需要; 2) 文明不斷增長和擴長,但宇宙中的物質總量保持不變。在考慮「猜疑鏈」和「技術爆炸」兩個因素後,可以推斷出假如兩個宇宙文明相遇,只有至死方休的結局。這個法則是對物理學家費米1950年提出的所謂「費米悖論」(即假如沒有理由認為地球是宇宙中唯一的文明,為何一直無法探測到外星文明?)的一種有趣詮釋和邏輯推演。正是得益於黑暗森林法則在邏輯上的嚴謹,使《三體》成為中國硬科幻小說的經典之作。 至於所謂的軟科幻是相對於硬科幻而言,作品的 「科學性」並不是首要的考慮要求。在極端情況下, 「科學」 可以純粹只是一個故事元素,而無任何現實基礎。顯然,《逆時營救》是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