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識科能改變年輕人些什麼?

還記得2009年的暑假,香港社會平淡無事,書展期間一名初中學生抱着「𡃁模」攬枕的照片,在各大報章廣傳,似在抱怨年輕人只顧玩樂。其實同時,內地維權律師許志永正被拘留,然後一名中學生給予時任總理溫家寶的公開信,就成為了報章的頭條,反映了社會對年輕人關心社會的欣慰。 2009年9月,通識教育科正式成為新高中課程的必修科目;同年12月,發生了反高鐵撥款、捍衛菜園村的社會運動。 運動的核心是從保育「天星」、「皇后」走過來的年輕人。當民間團體長時間包圍立法會,設立攤位、舉辦講座,倡導理念之時,不少老師帶着中學生親臨實地考察了解,當中不少是通識老師與學生,希望從中了解課程中的學術概念,例如發展與保育、生活素質、政治參與等等,並聆聽不同持份者的看法。 2012年,第一屆文憑試剛考畢,YouTube上廣傳一名名不經傳的中學生,面對傳媒流利回應的片段;更原來他們一群中學生,為了一個當時大眾仍不太認識的議題——反對國民教育科——已奔走了大半年。然後,那一年的暑假及開學後的日子,中學生、家長、教師發起的「反國教運動」,令10萬人包圍政府總部,撼動了原已如箭在弦的政策。 2014年,學民思潮—— 一個以中學生為

詳情

通識是文是理?或文或理?抑或是非文非理?

近來在網上有不少關於通識與科學之間的討論,身為一個理科本科出身,又受過通識師訓的教育工作者,筆者希望可以再補充一些觀點。 在將近大學本科畢業前,受筆者的論文導師提醒:其實筆者不是讀科學的人,大概是說筆者「對數據不敏感」之類吧。後來機緣巧合,進入教育界工作後,科學訓練反而令筆者從另一角度理解通識課程。雖說通識科是一科接近文科的科目,但其實不少相關技能及概念等都是與科學知識一脈相承。舉例說,通識科公開試卷一的 (a) 分題很多時候也有數據分析的考核在內;至於獨立專題探究(IES)的研究設計及資料分析部份,更是讓學生學習科學化研究方式的好機會。 說起思考方式與角度,筆者有個小觀察:選修理科的同學在通識科碰釘的機會好像比較高,個人估計可能與線性思維方式(Linear Thinking)與擴散性思維方式(Divergent Thinking)的分別有關。理科較強的同學因理科題目絕大部份只有一個解答,故此他們慣用線性思維思考問題。但通識科講求以多角度分析議題,若同學未能調適自己的思考模式,就可能會出現鑽牛角尖的情況。相對之下,選修史、地等科目的同學因比較習慣以擴散性思維思考,在掌握通識科課程要求上

詳情

「通識側重社科,不能貫通文理?」:什麼是通識科的科學教育?

從設計階段受社會各界爭議,通識科經過幾年的實踐,其對學生思維、公民性的教育價值在教師的努力下基本已受社會認同,下一步本來是讓教師細心思考如何建基現有材料,聚焦、深化、持續優化通識的課程、教學。然而,近日又再有聲音從根本批評現時的通識科不能做到「文理貫通」的原意,包括吳壁堅老師在2月24日及3月11日於明報撰文指出,只有造到文理兼擅,通識才能發揮其獨特性,又有智經研究中心在4月1日在明報刊出翻閱各年試題後的發現:原來通識科的考試在六大單元涉及「科學、科技與環境」學習範圍的試題比例較少,認為通識考試並非文理貫通。 「文理貫通」的意思是什麼? 兩文作者對科學有他們的期許、興趣,恰巧近年教育局也在推廣STEM教育,如果通識有這目標、功夫做得不好,當然要反思。然而,兩文作者講文理貫通、兼擅的意思,都十分含糊。當賴得鐘老師在3月4日指出其實通識課程文件沒有貫通文理的目標後,吳壁堅老師回應只說文理兼擅是他個人詮釋「散見」於課程文件的精神,引述課程文件「根據相關的科學知識和證據作出決定」的段落說明。然而,這一點在課程文件中,本來就是當局對「建構知識的能力」作解說,吳壁堅老師又重申他對文理兼擅的看法並非

詳情

給候任特首的一份模擬通識試卷

特首選舉結果剛揭盅,在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女士的政綱中,第8章題為「與青年同行共創未來」,其中她提到:「社會應培養青年人有積極人生觀和服務社會的理想,對社會有承擔、具國家觀念、香港情懷和國際視野。」在中學教育制度下,唯一能夠全面實踐以上理念的,似乎非通識教育科莫屬。事實上,現行通識科所包含的六大單元,均對學生了解個人、社會、國家以至世界有重要助力。適逢應屆通識科文憑試已舉行,筆者嘗試從當今香港青年人面對的處境出發,向候任特首提出一份模擬通識試卷,且看林太的政綱在多大程度上能回應問題。 模擬試題1:如何紓緩青年人的學業壓力問題,為學生重建一個健康的成長環境? 當下處境:近年學生自殺的問題愈趨嚴重,莘莘學子對將來的發展前景感到灰暗。有人認為教育制度是其中一大關鍵因素。自高中學制改革以來,至今已是第6屆文憑試,但「求學只為求分數」的意識似乎依舊,學生的學術表現仍然是以家長、學校以至社會看重的評價指標為依歸,這種教育思維甚至向幼兒及小學教育階段蔓延和強化。競爭心態凌駕學習本義,令師生疲於奔命,在焦慮和壓力中度日。學童在如此社會氛圍下,被成年人塑造成滿足他人期望的孩子。未能透過公開試考上大學的大部分

詳情

2017年通識教育科卷二試題評論

我們評卷一愈趨技術化,非常著重應用資料的能力。卷二不只依靠資料,作答的空間較大,題目也有精彩處,但對學生知識要求也較高。 (1) 第一題談「快速時裝」,是一個闡釋全球化是什麼的「貼身」題目。根據題目資料,快速時裝是指「以儘快的速度和非常相宜價格來運作的時裝潮流的零售模式。」這現象對於「較老餅」的老師,頗新穎。但其實年輕人大概每天都以「超高速」追趕著潮流,那個英文字母&英文字母的牌子這裏就不多說了。 題 (a)要 解釋作為全球化工業的「快速時裝」可能對環境造成的影響。 題目本身很直接,但其實需要學生有相當的知識才能作答,比如生產棉花要用水,製成後又要運輸會用上化石燃料等等。(可參考http://www.iso.cuhk.edu.hk/chinese/publications/sustainable-campus/article.aspx?articleid=63113)資料反而指向血汗工廠,對作答沒幫助。此題要硬橋硬馬,不是那麼容易按資料「吹水」的。 (b)題問在全球化的經濟下,人們在多大程度上有可能抗拒用完即棄文化。這題目問得十分深刻。一些膚淺的見解是即棄文化是人們欠環保意識,

詳情

沒有政治題的一年︰通識教育科卷一試題速評

今年,我們教關組有教師朋友親自上陣,去考通識。修讀社會學的他說︰「卷一好趕,重點是分題中間重要細拆,明白是想製造執分位,但實在太分散注意力,尤其叻個批好多時想多補一兩句都要斷臂。卷一次序覺得OK,不用故意先做第二/三題那種。第一題的共融抽象過之後兩題(因素題,有冇共融),不知是不是因為課程即將抽走南亞身分認同獨立故意問一次,零九年在會考綜合人文科考核過,不是新topic。」 以上一段當然很技術性,但也反映一個大學畢業的成年人考得也「趕頭趕命」。今年沒有政治題的卷一,少了立場題,愈來愈著重資料使用。題目則像教科書提供的款式,沒有太大驚喜。別忘記,上年倒有「本地農業」、「民主和競爭力」等較具前瞻性的議題。當然,考生或會歡迎今年這種題目。但這的確會影響教師教學,有同工甚至擔心會愈來愈似訓練學生成技術官僚。 不過,還記得我們上年盛讚民主程度與競爭力一題,但事實是考生表現卻不好。通識考試如何能在題目啓發性和學生可應付之間取得平衡? (1) 卷一考題一考族裔共融應該令大部分人大跌眼鏡,因為學校近年都較少詳細教少數族裔加身份認同這部分。幸好整條題目的難度不高,題型簡單,也沒有特別高難度的概念字眼,屬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