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持份者理論

成雙成對之外「持份者」三字,古德明先生認為「意思其實清楚得很」。他說︰「不信,請查英漢字典: hold者,「持」也; stake者,「股份」也; er者,「者」也。」(見2010年05月11日「征服英語」,《蘋果日報》)是不是這樣清晰?看來不是。在通識科,「持份者」的威力就不簡單,幾乎可「用來應付任何情況」。一般而言,大家都會認為持份者就是指在某事件或某政策中的相關聯人士和組群。不過,這用法很闊。我開生日會這件事的持份者是誰?西餅店、我的父親母親兄弟姊妹和送禮物給我的朋友?日常生活裏,其實我們都不會用「持份者」這一概念來指和某事相關的。哪麼政策呢?為何不說「受影響人士」而是持份者?其實,「持份者」這概念源於商業倫理的討論。如果社會就像一間企業,那麼人們就都好像有「股份」。如果上市公司的「責任」就是要最大化股東的利益,那麼社會的董事政府也就是最大化市民的利益嗎?不,往往我們會說是「平衡」不同持份者的利益。這點牽涉的就是著名的「持股者VS持份者的討論」(The shareholders vs stakeholders debate)。持份者理論就是提出一間企業並不只是純牟利,也不只最大化股東利益。沒有股份,但受影響的人也可以是持份者。所以嚴格來說,持份者理論就是想擺脫「只服侍股東」、「利益最大化」的思維。這點很有趣。這反映持份者模型有一規範的要求,就是管理層/政府要對持份者有特定的責任。但責任是最大化還是平衡,通識科好像沒有處理。教師也相信甚少去討論這些問題。因為考評,教師只能指出持份者之間的矛盾須「成雙成對」 以突出「兩者矛盾」。或者持份者在議題上出現衝突,是因為「價值觀」、「利益」及「期望/需求」上出現差異。也即是流於用一個未經審視的框架去作解釋。但這種解釋是否偏頗或者將某些核心的問題掩埋?教材套有這例子︰教師可以考慮利用近期行政長官或立法會選舉辦法的爭議為例子,引導學生探究提出不同選舉辦法的持份者,他們所持的立場和理據,以及他們的參與行動帶來的影響。光污染:香港有「東方之珠」的美譽,璀璨夜景吸引遊客目光;然而過於明亮的燈光,不僅耗用能源,也帶來光污染。教師可以香港為具體情境,引導學生探究光污染的影響,以及不同持份者在減低光污染方面所擔當的角色。選舉辦法的持份者的「股份」是否可比?比如支持功能組別的少數人是持份者,支持廢除功能組別的大多數人也是持份者,於是就五五波,他們的「利益」都要考慮、「平衡」一番?更重要的問題不是誰製造光污染和他們的責任是什麼嗎?假設我受光污染影響而不能入眠(肯定是「持份者」吧!)問我「不同持份者在減低光污染方面所擔當的角色」有什麼意思?如果我們不想將「持份者」一觀念用作「語言偽術庫」裏的多一件法寶,我們就要弄清楚究竟持份者是一個怎樣的概念,認識背後的理論。持份者理論是以商業角度為軸最近,學生做報告,談到「反水貨」示威,其中的持份者就是反水貨的人和水貨客。這樣做已成了「指定動作」,但是,是否需要引入持份者的概念,引入了又是什麼意思,才是更重要的問題。根據R. Edward Freeman, Jeffrey S. Harrison, Andrew C. Wicks, Bidhan L. Parmar, Simone de Colle 等學者撰寫的Stakeholder Theory- The State of the Art ,持份者的理論其實是要為資本主義辯護。要辯的,不是說資本主義可以不顧道德,人人做「狼人」。要辯的,恰恰是資本主義可以講道德,賺錢可以和倫理要求結合。「商業決定」必須考慮對誰創作/破壞價值,誰被損害誰又得益。而誰的權利被促成,誰的價值被實現,都是要關注的問題。倫理學與商業結合的意思是,不可只談商業而不談道德。但只談道德也不可!所以,這不只是倫理學家和哲學家的遊戲,談商業倫理必須懂商業,又懂倫理——這是對商業管理者的要求。最重要的原則是責任原則。責任原則指出大部份人在大部份的時間,都希望也的確接受自己行為對他人的影響負責。這點既是描述、也是規範的命題︰做生意應怎樣和可以怎樣做。做生意應該考慮受影響的,但不考慮受影響的人,也做不到生意。一門生意,就是不同團體的關係,都有一定的「股份」(stake)。生意牽涉供應者、顧客、僱員、金融家和社群。生意因此不只是牟利,而是如何在賺錢以外,關注這種關係如何經營。這持份者理論是以商業角度為軸。用這個框架看事情,當然是以「商家」的角度看事情。或許,考慮持份者理論總比掠奪式的資本主義為佳。但通識教育之為通識教育,實在要考慮提供更多的分析框架給學生。另一方面,只說持份者理論,學生可說是全無空間去思考資本主義以外的可能。因為這理論本身就是為資本主義說項的︰資本主義也可以很道德!持份者理論作為未來的想像持份者理論其實是要為資本主義辯護。但資本主義帶來一個極嚴重的問題,那就是貧富極大不均,任何理論家都不能迴避這個問題。持份者理論可以如何回應?政治學者Bruce Ackerman和 Anne Alstott在其著作The Stakeholder Society便是以此為其「探究問題」。和其他持份者理論相似,他們都強調每個組織或團體的成員都有特定的權利和責任。如果整個社會是一個大團體,那我們該有什麼「持份」(stake),責任又是什麼?兩位學者回答這個問題,念茲在茲的,就是不平等的問題。他們關注不是結果的不平等,而是強調「人人都可以成為總統」的機會平等。這當然只是形式上的平等,意即「唔阻住你咪係機會平等囉」。但我們都知道,因財富、家庭背景和學校環境的差距,每個人「成功」的機會絕不均等。如果還口口聲聲說每個人都是社會的持份者,那當然變成「有一些持份者比其他持份者更平等」的政治修辭了。筆者教了這麼多年通識,仍未遇到學生問我「作為香港的持份者,我有什麼持份?」或「我的持份是否和其他人相同?」也難怪!辨識「有什麼持份者」已花光所有力氣。Ackerman和 Alstott 的建議很有趣。他們的答案是每個21歲的年輕人,都可以有$80,000(當然是美元)去開展他們的人生。這就不會平等和自由對立起來,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自由去選擇自己的路向,做生意好、讀書好、辦社企也好,悉隨尊便。但是,每個人都有實質的金錢「支持」,而不是空口講白話的說什麼「機會平等」。當然,持份者也有一定的責任,就是將來要交財富稅去支持這基金營運下去。這樣一代、一代,每一個人都有機會發展,但又要付上責任。作者們沒有否定資本主義,因為他們認為有「動機」去工作和生產總比吃大鍋飯帶來的效果好。這點我們暫不討論,但我們可以看到持份者的討論可以如何多姿多彩。更重要的是,教師不可能不引導青年人去想像他們的社會應該怎樣,因為未來是他們的,而他們的未來又決定將來的人的喜與樂。或許,這是學習持份者理論一直隱藏的意義。曾瑞明(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 教育 通識 通識教育 老師

詳情

什麼是生活素質?

[文:曾瑞明,八十後,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生活素質是通識科的鎖匙為根據《通識教育科課與評估資源套︰釐清課程、評估有方》(下稱《資源套》),「今日香港」這單元需要處理的學與教重點,與不少與其他單元相關,並「建議教師在規畫本單元的課程時,考慮在所選取的探究例子或在探究過程期間,引導學生留意與其他單元的聯繫,甚至可嘗試將這些相關部分結合起來一併探究,以培養學生處理跨單元探究議題的能力。」意思是「今日香港」當中的這幾個概念會是貫穿整個通識科的鎖匙。《資源套》指出「生活素質為本單元主題 1 的重要概念,建議教師先讓學生認識生活素質的基本含義,例如包含哪些項目、從甚麼角度衡量,以至國際和香港各有哪些與生活素質相關的代表性指數。教師繼而可引導學生較為深入探究香港的情況,分析香港居民在生活素質方面的選擇優次和行動。」我們再看看課程的探究問題︰-香港維持或改善居民的生活素質的發展方向如何?-香港居民對不同層面的生活素質的優次有甚麼不同看法?-哪些方面的生活素質被視為最重要?哪些被視為最急切的需要?甚麼人可作出相關的決定?為甚麼?-不同人士或機構能為維持或改善生活素質作出甚麼貢獻?有甚麼障礙?在沒有清除障礙的情況下,哪些群體最受影響?這些問題都用了「生活素質」這概念來構作問題,但是更重要的問題卻沒有處理。那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用「生活素質」這概念。我不是反對用這個概念,但概念不是中性的,更會形塑我們的思想。如果我們不弄清楚為什麼要用這個概念卻反反覆覆要學生「政經社文環」、「精神vs物質」千萬次,也達不到什麼教育目的。在中學的制度之內,我們該如何不至於過份抽象,但又能準確地向學生引介「生活素質」這概念。我的看法是,如果我們師生水平是真的是低到不能作任何智性活動,那就真的不要「學」QOL這個概念。因為那反而能保存這一個概念,而不至於訓練多一群鸚鵡來。但我相信香港的師生絕不是如此「水皮」。我們只須考察師生如何了解和運用生活素質這個概念,然後正本清源。我猜問題關鍵在於考試,考試會最強化學生對概念的運用。所以,我們必須改變「XX可否提高QOL」這類沒太多思想空間的題型,而去設計更多「QOL究竟是什麼」的問題。去年通識科公開試有一條題目問「透過示威遊行表達訴求有助提高香港人的生活素質」,是「X能否提高Y的生活素質嗎」的萬能KEY。學生照例舉出「政經社文環物精」(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環境、物質、精神)作一篇文章。框架行先,對香港政治和示威文化的認知反而好像變成次要,偏見(示威一定是激進)、誤解(示威是公民抗命)和無中生有(每次示威都留下大量垃圾,晚間示威做成光污染等)比比皆是。生活素質不是一個沒有意義的概念,但卻不是這樣的考問就能讓學生和教師有討論和學習空間。記得在上一個工作的地方,一個兼教通識的經濟科老師坦承教通識最令他討厭的就是要談「生活質素」這概念,他認為有GDP已經足夠。原來,有教師可能從來沒有走進這個概念,連邊緣也沒有接觸到。生活素質的思考空間話說回來,我們談生活素質不能忽略兩位哲學家Martha Nussbaum 和 Amartya Sen編的文集The Quality of Life (Clarendon Press, Oxford )。這本文集來自一個工作小組,集合了各界的精英。Sen曾拿諾貝爾經濟學獎,這是大家應該都知道的了。文集裏猛人也多的是,Thomas Scanlon,Charles Taylor和Michael Walzer 等都是優秀的哲學家。書中提及幾個重點︰第一、生活素質的研究是跨科際的,因此,經濟學老師不可能只用GDP來理解它。第二、量度生活的標準本身就是爭議點和未有定論的。第三、這某程度是一個哲學討論,是對效益主義把量度標準單一化為效益的省思。第四、這討論也牽涉實踐。透過對生活素質的討論,我們可以影響政策制訂。如果這樣的話,我們「教授」生活素質時,實應把焦點放在和學生探究,什麼可以作為量度生活素質的標準和什麼是我們現今壟斷的標準。我們又如何慎思明辨一套標準去檢視我們現在的政策?這概念本身是高度反思性的,而不是一個機械式操作的套語。《通識教育科課與評估資源套︰釐清課程、評估有方》其實也不算背離以上所述︰生活素質為本單元主題 1 的重要概念,建議教師先讓學生認識生活素質的基本含義,例如包含哪些項目、從甚麼角度衡量,以至國際和香港各有哪些與生活素質相關的代表性指數。教師繼而可引導學生較為深入探究香港的情況,分析香港居民在生活素質方面的選擇優次和行動。學與教重點在於讓他們掌握衡量生活素質時需要考慮多方面因素。而若果這些因素之間存在矛盾或爭議,請教師引導學生比較它們將會帶來的影響及其重要程度,讓學生考慮如何取捨,又或在各項因素之間找出平衡點。問題是教師用什麼標準引導學生?學生根據什麼取捨?當沒有任何理論資源、沒有價值觀的討論時,我們便會明白為何這個概念會變質,墮落成有香港特色的「生活素質」。我們當然不能要求師生作太高深的哲學討論,但無可否認,生活素質的問題其實是一個很基本的倫理學問題,就是「什麼是好的人生」(What is good life?)。生活素質是價值觀念生活素質本身是一個價值觀的問題,正如資源套所說︰教師毋須將各項衡量生活素質的角度都和學生逐一分析,學與教重點在於讓他們掌握衡量生活素質時需要考慮多方面因素。而若果這些因素之間存在矛盾或爭議,請教師引導學生比較它們將會帶來的影響及其重要程度,讓學生考慮如何取捨,又或在各項因素之間找出平衡點。建議教師引導學生探究香港居民在不同方面的生活素質當中,究竟以何者為優先,並進而分析以某方面為優先的原因及帶來的影響。教師亦可考慮選取一至兩項例子,讓學生探究這些例子如何顯示香港居民衡量生活素質的優次,並解釋背後所反映的價值觀。「如何取捨」、「何者優先」一定是價值判斷的問題,然而學生和老師該怎樣了解可做價值判斷?課程在這裏曳然而止,並將問題變成一個社會學問題︰某方面為優先的原因及帶來的影響,反映的價值觀等等。一個認真的學生一定會問,在了解不同衡量生活素質的優次後,哪種價值判斷較合理?這些問題是不能逃避的,除非有證據證明學生只會懂社會學分析而不會懂價值分析,或價值分析本身沒有價值。可惜,資源套有如下建議,無奈都不是價值問題,只是描述。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曾就歷年市民最關注的問題(分為經濟、政治、社會三項)展開調查,而結果顯示多以經濟優先、社會其次,政治則歷年均排在最後。教師可考慮以這項調查數據為基礎,讓學生探究為甚麼市民常以經濟為最關注的項目;最關注經濟又是否代表在生活素質的選擇上亦以經濟為優先;而若果真以經濟為優先,則又會帶來甚麼影響。教師可以考慮利用具體個案或例子(例如政府提出「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規劃」、在大埔龍尾興建人工沙灘),讓學生探究不同持份者在這些個案或例子當中抱持的態度和意見,從而衡量他們對於各項生活素質的優次。如何討論價值問題?如何討論價值問題?打開上次提到的Quality of Life 文集,有幾段值得細讀︰在總體程度上,經濟學者以粗略計算的人均收入來標示人類的福祉,這牽涉到一連串需要詳細研究的問題。同樣地,在微觀程度上,個人效益最大化的概念構成了大部份傳統需求理論。但這亦衍生出兩個問題:效益能否量化?當我們評估人類生活質素時,效益又是否適合作為量度的標準?我們可以問學生,主流經濟學很依靠效益主義,但效益主義是什麼?用效益量度標準合理嗎?有沒有其他可能性?這是通識科本應做的事——對不同學科的方法論作反思和考察。這也提醒我們,在量度「生活素質」前,我們先要問我們的量度工具是什麼:即使是那些堅持效益是量度生活素質最佳標準的哲學家也會爭駁,這個理念一定要在各方面再加琢磨,尤其是要扣除那些不適當行為的選擇。其他哲學家更精闢地評論效益的主張,建議我們應該計算人的能力,也就是他們能夠在不同範疇的生活中做到什麼或成為什麼。在效益主義以外,一些哲學家提出「能力進路」(capability),即用一個人能在不同領域做什麼來量度一個人的生活素質。人愈有能力,換句話說,也即愈有自由︰我們可以問幾個簡單但重要的問題,我們能做各種各樣的事需要什麼條件?我們要問關乎準則的哪一種看法才是決定性。例如,我們應否朝向一個國家或地區的本土傳統,詢問這些傳統被視為成功的最基本因素;或是反過來說,我們應該尋求對人類美好生活的更普遍論述,以評估不同的、與之抗衡的本土傳統?在不同的傳統之間,有不同的量度標準,有沒有可能有統一的尺度?這已經是普遍主義與相對主義的論爭了。如果嫌以上的問題太艱難,我們可以將其具體化,見下表︰哲學議題建議與學生討論的問題概念效益優先?可以殺一救百嗎?權利VS效益有沒有普遍的標準?國際社會該容許一個講大話的社群嗎?相對VS普遍什麼是美好的人生?一個幸福的人要具備什麼?德VS福集體優先,還是個人?你愛國家,國家愛你嗎?個人VS集體Photo by Sjoerd Lammers street photography 通識

詳情

讀小小老師的〈不得不做的事〉

作者:曾瑞明(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不得不做的事〉收在新書《雨傘運動四重奏》。作者小小老師以通識教師的身份,述說她在佔領前後的經歷、觀察、感受、不安、軟弱和堅定。由佔中前帶著一種浪漫感和感動參與義工隊,到佔領期間兵荒馬亂的那種恐懼,和對運動中的各種「踩場」的難以理解,作者都坦誠道來。沒有美化自己如何犧牲,沒有一面倒支持或者反對佔中,小小老師只是做不得不做的事。這令我想到,很多人批評社運領䄂代表不了群眾的話。但群眾是誰呢?他們不是一個概念,他們都有自己的血肉和故事,只有透過他們自己說話,我們才能避免更多打著群眾旗幟其實壓迫個體的話語。我和作者都是通識老師。亂世中的小課室,身同感受。每位有心幫學生聯繫社會脈搏的老師,無一不在極大的壓力下工作。想起928當天回校的路,像是要將一個末日審判的信息帶給學生。然而,大家仍在互相計算當天是否應該繼續上課,學數學、讀英文,就要好像什麼沒有發生一樣。就算成功辦到公民課,大家都只能極小心下說心中話,膽心被扣帽子鼓吹學生犯法。家長的投訴、學校或有或無的壓力或者日常鉅大的齒輪,都令小小這類教師只能艱險奮進。白色恐怖、自我審查是軟弱,但同是教師,我明白這也是一種自我保護。我們每個人都帶著面具,只有極罕有的時間,我們能說出心底話。困乏仍多情,是因為對下一代和香港這片土地的寄望。小小老師給學生寫了一封信,抒述她的信念,交代她自身的疑問。我想起教育的意義總是向著未來,總是一種付出,總是超越己身的關注。我幾乎無法理解讀的人會如何讀這封信,因為這封信對不同年紀、不同崗位的人來說,應有不同意味。我看到寫這封信的人是老師,但她的姿態是學生,她帶著懷疑,參考意見,回應質疑——這是由浪漫走向堅實的成長過程。老土的說,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教的,同樣在學習。因為教的人,本身處在社會這個學習場。按杜威的想法,民主社會本身就是一個學習場地,向他人學習,在社會學習,同時也開放自己成為其他人學習的資源。也許,我們帶著這角度看這些文字,一切就不會白費,真心也到值得,而不只有一分為二的成功或者失。以啓蒙者自居的意見領袖或者以攻訐為樂的朋友,也許也帶著這一種對這片土地和香港的熱愛吧。以教育者和學習者的心態去對待和自己意見相左或「冥頑不靈」的人,香港會更有堅實的民主土壤。所有人都實踐民主和自由,根本就不可能有極權存在。但令人憂慮的是,極權卻可以催生極權的人,即使他們只是普通人。他們從不會軟弱,也不會有懷疑,因為心中只有標籤和空洞的概念——那是悲哀的。如果真普選尚未能實現,我希望有更多像小小老師的教育工作者,為未來培養更多有血有肉的人來,去迎接真正屬於我們的制度和生活方式。亂世中的老師 -通識教育的政治講者:小小老師、庫斯克、曾瑞明日期:15/5(星期五)時間:7:30-9:30pm地點:旺角序言書室 通識

詳情

通識中期檢討批判(一)- 從前線的觀點看

文:a彤@教育工作關注組,90後哲學生,有幸任教通識,正努力摸索平衡公民教育與考試評核的教學方法。3月31日,教育局匆匆展開「新學制中期檢討及前瞻 (跟進諮詢) ─ 通識教育科 (公開評核) 學校問卷調查」簡介會,向各校前線老師講解中期檢討的問卷結果,及相應改善建議。會上提出方案,通識科卷一的考核時間增加半小時至兩小時30分鐘,並同時增加4-6分,如描述性、詮釋資料等,思維能力要求較低題目比例,作為「卷一甲部」,佔全科成績35%;而8-10分較難處理的延伸性題目,則撥入「卷一乙部」選擇題,讓學生二揀一作答,佔全科成績15%。會上,大多前線老師都對此建議持反對意見,並提出不同精彩觀點。筆者在此稍加整理,結合個人觀點,希望與前線同工及社會大眾分享。個人認為,會上最有力的論點,就是新方案矮化通識科的評核要求,把高階思維能力邊緣化。在新方案下,「卷一甲部」佔35%,加上「獨立專題探究」的20%,已佔過半分數,對要求較低的考生而言,勤加操練甲部詮釋資料等較簡易題目,已足以應付通識考評。評估反駁等要求價值判斷的高階思維,將變得可有可無,又或成為尖子專利,使通識考評嚴重割裂,淪為機械操練遊戲。會上提到,新方案為照顧能力及興趣差異而設,可使不同能力傾向同學能夠有所發揮。但事實上,新方案由於加時30分鐘,並且題目增加,對語文書寫能力較差學生而言,劣勢只會更為明顯。要他們應對卷一甲部隨時9-10題問題,加上兩條新選答題,單單要消化資料及清晰審題,已經叫他們吃不消,更遑論大量書寫內容,根本未能照顧不同能力傾向學生。在教學上,新方案也有礙學校做到「促進學習的評估」。現時卷一的「4+6+8」分數架構,包括資料詮釋、因果分析及評論比較等能力,已廣為前線教學、教科書練習及校內出卷所用。由於此結構能做到由淺入深,使師生在處理最少資料下,能夠接觸及使用不同技能探究議題,甚至做到轉移技能及跨單元探究。相反,如今新方案的模式,卻割裂成「4+6」及「8」,教師把考評融入課程的學習成效變低,難在單一議題滿足到不同思維能力要求,在出卷時調節難度也更大,使文憑試的倒流效應由促進學習轉為窒礙學習及前線教學工作。較技術性的問題是,新方案會使評核的有效度降低,例如卷二乙部按建議只會有一題8-10分題目,卻佔比重15%,每分所佔比重跟總分20分佔比重30%的卷二不相伯仲,甚至更高。考慮到卷二兩條題目的資料支援較少,題型及題眼也較複雜及抽象,佔分比重理應高於卷一乙部,新方案的比例分佈並不能準確反映學生的能力;另一方面,在新方案下,選答題的比重增至總成績的45%,考慮到通識科的技能為本性質,考生「揀錯題」的風險極高,使考生隨時因選題問題而失手失分,與通識能力無關,未能在考評充分表現其能力。參考歷屆文憑試卷二選答題,題目間的難易度差距,並未如理想般容易調教,考評局能否在「卷一乙部」避免重覆犯錯,更是不得不思考的可行性問題。最後,會上提到,增設選答題可增加試卷的單元涵蓋範圍。按如此邏輯,把卷二的選答題由三選一增加至十選一,豈不更能確保考評的涵蓋闊度?這未免過份荒謬。依筆者與前線老師的溝通,在不增加題目及調節題型比例下,增加卷一答題時間,看似更易取得共識。在位者與其如此大刀闊斧,未知會否考慮這種阻力較細的「小修小補」呢?希望在不久後的諮詢會,與及7月的檢討報告,會見到不一樣的方案。 通識

詳情

唔洗腦 遊學團 18小時火車往上海

「嘩,難民營啊?」一群中四中五的香港學生,坐進一列由深圳開往上海的18小時長途火車,有人大呼小叫。一格車廂裏有上中下鋪,左右三層共六張牀,籠屋似的,上鋪頂着頭,中鋪夾心戶,下鋪坐滿人。有學生抱怨牀鋪「有臭襪味」,竟噴上香水,怎料更臭氣熏天。火車飯盒,有學生吃得眼淚鼻水直流,只有一個辣字。他們的通識科老師方景樂,在旁邊袖手旁觀,臉上閃過一抹訕笑。DSE通識科要學習「當代中國」,方景樂帶內地考察團已是第九個年頭,每年復活節,和新一批學生浩浩蕩蕩上火車,熬過18小時車程,好些學生帶着「死魚一樣的眼睛」下車,踩進恍如異域的土地。內地考察團,總讓人擔心,會否洗腦?[caption id="attachment_48067" align="alignnone" width="500"] 方景樂老師帶學生到上海及北京考察,不坐飛機、高鐵,偏要選18小時的長途火車,只為給學生製造學習機會。(受訪者提供)[/caption]他們去擠公交車、看民間組織、精選景點、讓學生自由行,有兩個孩子的他,說話詼諧內心卻是嚴父,以另類方法關懷、教育學生,守護緩慢長大的大孩子。訪問當日,他前一晚才剛帶團回港,舟居勞頓,他說:「親身經歷比書本上學得深刻得多。」18小時擠火車所目 帶學生團9年 堅持不坐高鐵訂車票時,旅行社說他們「攞苦嚟辛,無學校好似你咁搞」去程火車,回程飛機,比直接來回機票貴。但他帶頭,九年來堅持不坐高鐵,坐火車,深圳到上海要十八小時,再由上海坐高鐵到北京,坐二十三小時到北京也試過。一團六個老師、三十二名學生,近年更有兩間學校加入。「毒男腐女」 訪問乘客中午一時開車,翌晨八時到達,十八小時困獸鬥,學生逃不掉只能面對。「路途較長,可以讓他們適應,不單是語言上的轉換,離香港這個地方,也希望他們離開本位思考,在旅途中要他們和乘客聊天。」他一聲令下,不准打機、玩啤牌,娛樂一律禁止。在火車上不能洗澡、頭髮油膩、寢食難安,但他覺得仍然可以很優雅,看看書、聊聊天,或看看風景也很好。於是,學生在車廂裏做訪問,然後即場創作,方老師口中的「毒男腐女」,主動的可以訪問到三四個乘客,被動一點的,也有一兩個。[caption id="attachment_48064" align="alignnone" width="500"] 學生到北京五環以北,昌平區東小口鎮的半塔村,參觀裏面的民間組織「農民之子」,雖然人力資源少地方簡陋,但卻堅持做着改善社區的工作。(受訪者提供)[/caption]不做港豬 離開本位思考和乘客搭訕,對學生來說,當然困難,一是如何打開語言隔膜,但方老師鼓勵:「其實肯講就得」。二是,希望學生不要那麼本位思想,「我們只是港豬,本位思想是指只想着自己的事、自己的世界。你到一個那麼大的地方,你要打開心胸,去認識身邊的人和事。」第三是,學會包容和欣賞,「無論你同不同意,心裏要有愜意的感覺,看見新的事物,會覺得有意義,想記錄下來。」但一開始,總是荊棘滿途,學生太率性太急進,一開口便問「你支持平反六四嗎?」「踢水貨客對不對呢?」。方老師在旁調解,想知道別人的內心想法,也要時間醞釀,「就像你不會見到個女仔就嘴她,也要先傾偈。」之後兩晚他每晚花兩小時和學生檢討。在出發前也有工作坊,由普通話老師教授北京地道文化,如日常用語,不要稱呼人「小姐」;教如何過馬路、地鐵安檢、不能到處拉標語;飲食文化,街邊小食不要隨便吃;有學生抱着獵奇、消費的心態,想到王府井大街吃蠍子,他便得替他們「解毒」。教「佔中」議題 正反均陳述也有學生亂打亂撞,遇上前中學校長、年輕藝術家、親歷六四的大學畢業婦人,於是打蛇隨棍上,「火車上真的卧虎藏龍,你別看他其貌不揚,衣着一般,但原來都是與別不同的人。」教他們別標籤別人。方老師還發現,意想不到的是,「受訪者大抵對雨傘運動都支持,是因為『有希望、進步,是中國進步的動力』」,但反水貨客一事,就有保留。「內地人知道新聞經過過濾,所以不會盡信那一套。所以羅范椒芬說『不會洗腦』是對的,但當然我不同意她的邏輯,既然洗不了腦,你也沒理由讓他們偏食。」所以他教「佔中」議題,正反兩邊均衡陳述,鋪墊事實基礎,不加個人政治選擇,讓學生衡量以哪種價值為先。所以去年,他有時會在雨傘廣場上碰到學生。[caption id="attachment_48063" align="alignnone" width="333"] 上海猶太難民紀念館裏的約櫃,裏面藏着猶太教的經典《妥拉》(Torah),文物至今保存完好。(受訪者提供)[/caption]「知道好嘢 知道cheap嘢」老師事先聯絡民間團體、搜尋值得參觀的景點,比一般考察團需要更多準備工夫。在上海,他們住在虹口區,以前是日軍佔領區,一九三○年代時有為數三萬猶太人逃到此處,組成社區,還建成樓高三層的崇拜會館,現在是猶太難民紀念館。館內刻上一個個難民名字,擺放約櫃、《妥拉》(Torah,猶太教經典)、歷史文物和詳細展板,「這是中國難得有質素的博物館」,故宮也望塵莫及。「香港的學生沒有什麼博物館教育,一路上匆匆忙忙,你要慢慢細緻地看每一件事物,放在這裏自有其意思。」另一反面例子,就是奧林匹克公園。鳥巢和水立方保養不善,貴賓票有入無出,出來還要多付十五元。「所謂深層遊,看的東西很膚淺」,博物館沒有建築模型、設計概念,竟然只有幾張照片,如江澤民坐過的櫈、貴賓室,「真的cheap爆!好失望!」水立方則變成商場。走出廣場,在這個不知拆遷了多少間屋的地方,方老師教學生調整心態,「北京連續三天假期,工廠停工,終於有個『APEC藍』(指亞太經合組織會議間的北京藍天)出現。我叫他們看看天空,很寬闊很藍,其實有很多可能性。你千里迢迢來到這裏,就要接納你的經歷,而你的品味也提升了,因為你知道什麼是好嘢,什麼是cheap嘢。」[caption id="attachment_48066" align="alignnone" width="500"] 方老師和學生到內地考察時,發現被廢棄的木枱木桌,於是和學生合力搬上火車,帶回學校,作個紀念。[/caption]「別消費別人感情」他們還去了上訪辦,本來是平民申冤的地方,卻給人莫名恐懼。他告誡學生,可以給上訪者一對傾聽的耳朵,但「不要消費別人的感情,聽完哭完之後就拍拍屁股去吃蠍子」。他強調,上訪者的信也是民脂民膏,如果收了信,就要為他們做一點事,例如把故事寫下來,放上網,正如猶太難民紀念館裏的一句:「要將這件事告訴世人,別讓我們無聲無息地消失。」學生還有什麼可以幫忙?方老師說,剛巧他們之後參觀的,就是答案。在北京,出現了兩種人,一種叫「鼠族」,停車場變劏房,住在密不透風的地底。另一種叫「蟻族」,在北京打工沒有容身之所,只能搬到車程兩小時以外的農村,原村由幾千人變成四五萬人。在北京五環之外的北邊,就有一條昌平區東小口鎮半塔村,裏面有一個民間組織「農民之子」。幾個人租一個小舖位,艱苦經營,成為村內的社區中心,有鋼琴、畫板五臟俱全,長期舉辦各種文化藝術活動,說的是人文關懷、面向社區。「中國還有這樣勇猛、最叻的人,還在堅持。」方老師佩服不已。[caption id="attachment_48062" align="alignnone" width="500"] 校內一角,桌上和牆上鋪滿照片或圖畫文字,都是學生考察歸來的作品,小息午膳時,學生便能在這裏懷緬一番。(受訪者提供)[/caption]自由行時間 讓學生跌碰成長自由行時間,學生計劃行程、交通和膳食,老師做跟班在旁提點。於是,迷路、買票、遲到問題層出不窮,方老師少不免要兇狠地罵一頓。「偽文青說一句,讓學生自主,等他們跌一次,便會學多了。」後來有學生畢業,學着計劃,到青島踩單車。「整個世界都要你照顧學生,佔中又關你事,又說《基本法》學得不好,吸毒率高又要逼你驗尿」,這種教育之下,「沒有機會讓學生跌碰一次,他們便會失去能力。一生之中,誰沒有那麼一次覺得做錯事,很懊惱很後悔?人就是這樣才會長大,但現在整個教育制度就是不想讓學生長大。」他不期望學生會像變魔術一樣馬上改變,「但希望這是他們一生之中值得回憶的事。」[caption id="attachment_48068" align="alignnone" width="500"] 國民教育達人方景樂(李寶瑜攝)[/caption]原文刊於明報副刊 教育 通識

詳情

回應通識科公開評核諮詢:應該檢討什麼?

文︰快樂王子(中學老師,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看見窮人的困苦,弱勢社群的無助,快樂王子流淚了。他要燕子把身上的寶石金箔取下來幫助命苦的人。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和條件當快樂王子。儘管如此,希望人人都能盡力當快樂王子身邊的那隻燕子。)近日,教育局課程發展處及香港考試及評核局的通識科公開評核諮詢[1]將業界鬧得風風雨雨,從簡介會舉辦的細節到諮詢內容均引來業界大力抨擊。業界普遍反對該局就修改通識科卷一的考核模式提出的建議方案,認為該建議方案不合業界主流意見,加重師生負擔,淺化題目矮化通識科,增選答題增加考生選錯題的風險,亦令通識科去政治化等等,更有聲音要求局方撤回方案,重啟諮詢[2]。業界反對建議方案的理據,在此不贅。本文旨在指出二個值得檢討的事項,希望同工於下一次簡介會討論。檢討公開評核的作用及要求水平是次教育局及考評局檢討通識科公開評核模式,其中一個目的是「更有效地照顧整體考生的不同能力」。局方建議把卷一分作兩部分:短資料回應必答題 (35%) 及延伸資料回應選答題 (15%)。考生要答三條短答題及一條延伸回應題。此舉是要提高描述、詮釋資料和提供非評估性答案的短答題 (4、5、6分) 在卷一所佔的比例,減少考生要答的長題目 (8、10分) 的數目。局方認為,這樣可以照顧能力稍遜的學生。然而,將通識科卷一題目「變淺」之前,我們先要討論通識科公開評核的作用及要求水平。通識科作為中學文憑試核心考核科目之一,公開評核的其中一個作用是區分學生能力,篩選有足夠學術能力入大學的學生。此外,考評局盧家耀先生亦指出:「⋯⋯作為考評機構,要考評變淺來照顧弱勢學生有一定困難,因為考評要有國際認受性。」[3] 在區分學生能力及文憑試國際認受性的前提下,業界必須討論是否適宜把公開考試的水平要求下降,遷就能力弱的學生。就此,佛教善德英文中學何滿添校長指出,照顧學習差異是老師教與學的工作,與其以考評將就學習差異,不如增加老師。[4] 一般而言,評估分兩種,學習評估(Assessment of learning)及促進學習的評估 (Assessment for learning)。前者旨在評核學生學習成果,區分學生能力;後者旨在了解學生的能力水平,調整教學,促進學生學習。新學制下,考評局採用以上兩種評估方法,前者以公開考試形式評估,後者以校本評核形式評估。現時要檢討的問題是,公開試是否只有篩選學生入大學的作用?公開試需要照顧學生差異,以促進學生學習嗎?我們應否將促進學習的評估此理念加入公開考試中?現時,考評局照顧學生差異的做法是調整評卷要求,我們需要改變這做法嗎?此外,業界必須檢討一個能入大學的學生於通識科要具備什麼能力?每種能力要達到什麼水平?現時通識科的公開試要求 (於2 小時內答最少3條長題目及4條短題目) 是否過高?現時的要求遠超過入大學所要求的水平因而要「變淺」?局方減少長題目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減少語文能力對考生在通識科表現的影響,然而,以文字表達己見,討論議題是否一個大學生所須具備的能力?若是,我們為何要降低考試對考生以文字表達己見的要求?檢討什麼是深,什麼是淺的通科考試題目是次通識科公開評核諮詢最具爭議的其中一個改動,是提高描述、詮釋資料和提供非評估性答案的短答題於卷一所佔的比例。局方及某些同工都認為這樣做是淺化題目,減少高階能力的考核。誠然,長題目對考生的寫作能力、組織能力、多角度思考及判斷力的要求都比短題目高。然而,描述、詮釋資料和提供非評估性答案的短答題是否真的只考核學生低階思維能力的淺題目?區分思維能力的高低,業界普遍用布魯姆的學習層次 (Bloom’s Taxonomy)。認知、理解被視為低階思考能力,應用、分析、評估、創造被視為高階思考能力。以局方提供的樣本試題為例,短答題不單考學生描述及詮釋資料的能力。例如樣本試題一:「有人表示工業及農業的發展會為我們的生活素質帶來一些負面影響。 解釋可如何利用資料 A支持這個觀點。(6分) 」資料A關於內地工業發展及農業過份使用殺蟲劑、化肥及雜交種稻米引起的問題,完全沒有提及生活素質。題目考核學生應用資料推論及解釋概念間的因果關係 (工業及農業發展對生活素質的負面影響),絕非單純要求學生描述、詮釋資料。運用資料解釋概念,推論因果關係是低階思維能力嗎?另一有關香港人口老化的樣本試題:「a) 描述資料A顯示香港人口統計數字的一些趨勢。 (4分)」這是第一屆通識科文憑試的題目,評卷準則是考生必須將資料A的趨勢概念化,指出人口老化,才能獲最高評級。概念化是淺題目,低階思維要求嗎?該題的b) 部分,「資料A顯示的趨勢可能導致一些社會問題。參考以上資料,指出及闡述這些問題。(6分)」題目的資料B沒有直接提及任何人口老化引起的社會問題,考生絕對不能搬字過紙答題,而要應用自己既有的知識推論解釋人口老化及社會問題的因果關係,這種短答題淺的問題嗎?反之,局方只是減少長題目,而不降低評卷要求,是否已經足夠照顧能力稍遜的學生呢?業界必須思考清楚什麼何謂通識科的淺題目及深題目,才能討論若要淺化考題要怎樣淺化。畢竟,考試題目的深淺除了考試模式,題目長短,有沒有選答題,更重要的是如何問及評卷準則。筆者於本文問的問題的答案都不是非黑即白,但面對通識科公開評核諮詢引起的風風雨雨,業界必須以其專業充分討論這些根本的問題,並達致共識,才能決定修改現時通識科公開考試模式的必要。[1] 該諮詢全名為「新學制中期檢討及前膽(跟進諮詢)——通識教育科(公開評核)學校問卷調查」。[2] 詳見進步教師同盟,《撤回方案,重啟諮詢!——進步教師同盟就通識科中期建議方案的意見》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2949[3] 見教育工作關注組,《速報!新學制中期檢討簡介會》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速報-新學制中期檢討簡介會/#.VRqtg0djVN8.facebook[4]見教育工作關注組,《速報!新學制中期檢討簡介會》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速報-新學制中期檢討簡介會/#.VRqtg0djVN8.facebook 通識

詳情

2015年 通識科卷二分析

卷一今年高階思維展現空間不大,卷二成了同學展示知識和能力的重要場域,也是展示通識科「較高理想」的地方。今年的三條題目,涵蓋了新聞自由、最低工資和韓風三個議題,範圍集中在今日香港和全球化。當中我們如何去思考題目和思考世界?就讓教育工作關注組的老師為你拆解。題一 有可能跌入論證困難的陷阱就題目而言,題a考影響新聞自由的因素,題b則問高度新聞自由能否提升政府管治效能。在題目字眼和要求的技巧上,本題較淺白,理解題目和把握答題焦點難度不高。就試題涵概範圍而言,內容主要與單元二中的法治、社會政治參與有關,但題目字眼(題b)設定了討論焦點為香港政府,無疑是減低了考生要具備中國和全球視野作論證比較的知識基礎和高階思維要求。更重要的是,題b問及「高度」的新聞自由,嚴格上是需要以現實情況作比較(即何謂自由度的高低),但在近年的社會時事中,可供學生引述的重要實例並不多(媒體金主易手?主流媒體報導欠中立?報章頭條被撤換?劉進圖案?),而且未必與政府管治有直接關連(相反在國際上則有阿桑奇和斯諾登等明顯例子)。而且,一旦論及新聞自由對管治影響,在現時香港不健全的民主制度下,社會興論對當權者的影響不但有相當有限,而且難以受到客觀上對等的重視。由此可見,以贊成為主要立場的考生,或有可能跌入論證困難的陷阱,而不自知(例如誇大網上新媒體的出現對政府施政的影響)。最後,考生亦須對香港政府管治效能的主要動力有一定認知,如公務員制度、問責制的理念和實踐、行政主導的格局等,考慮到深淺程度,以上概念相信未必是很多學校的教學重點,所以答此題的考生要達合格或中游水平應較容易,但要取高分則有明顯較大難度。題二 較大路易準備跟其他兩題相比,題二在議題上(標準工時)相對較大路易準備,因為大多教科書都有使用,甚至在2012年的練習卷有旁及,加上文憑試前標準工時研究報告剛剛推出,很多考生因而對此感熟悉而選答。但正如上年「膠鴨題一樣,議題熟悉亦可以很難答甚或離題,關鍵在題型的要求。以下我將分別就a、b兩部展開分析解說。題a要求考生指出香港就標準工時達成共識所面對的障礙(困難),且必須針對「主要持分者」分析。在2013年卷二Q1,正正有相類似題目(當時是垃圾徵費,但只此一次),當時考生需代入政府角色作答,而今次則不用。因此,考生需考慮到政府是否包括在主要持分者之中。在答題策略上,持分者更多答案也更豐富,加上政府作為立法者的角色明確,應可包括其中。參考2013年該題答案,「不同持分者難以互相理解」、「不同持分者無法理性溝通」、「推行需時致政策拖延」,甚至「不同持分者間有利益衝突」等,都同樣呼應緊扣「標準工時題」的要求。當然其他答案言之成理即可,但只要考生夠勤力,並針對標準工時的具體內容回應,其實足以應付。題b則可能是6大分題中,甚至是卷二史上最麻煩的一題。關鍵概念字,相信大家都知道是「必要」。「標準工時」與「生活素質」的關係,只屬卷一程度,大多考生即使要正反立論也沒有問題。但當扣連「必要性」,問題的結構就大大不同。當然,這同時要參考考評局不久後將出爐的評卷準則,在人人遭殃的前提下,考評局依慣例調低要求的機會很高。但若以語理分析,這題的論證方法,將可以非常困難,變相容易離題。要論證必要性,正方在邏輯上要使用「雙重否定」(若沒有標準工時,則沒有生活素質);反方則須指出須用同樣前提,但推論相反結果(即使沒有標準工時,仍可有生活素質)。若考生用一般影響評論的方式論證(標準工時提升/ 降低生活素質),在邏輯上其實並沒有回應「必要性」的分析要求。例如,考生可指出若沒有標準工時,港人難以有時間建立文化素養及享受文化生活,又或在人際關係上與朋友家人疏離,甚至難以作政治參與,建立公民社會有困難,效能感低,作為正方答案;反方則可指出,在現今沒有標準工時的香港,大家的物質生活仍然充裕,又或社會制度如醫療教育等亦十分建全等等。高分位,則在於反駁及衡量技巧展現。例如,有人認為,沒有標準工時下,香港一樣有大量綠化環境,讓港人享受綠色生活,但實際上,由於工時長耗盡港人工作及精神,只能形式上擁有郊野公園,但實際上卻無法享受綠色生活,可見標準工時是必要(反駁)。而從廣泛性而言,較追求物質生活的港人仍然佔多數,但文化及政治生活則並非大多港人選擇,因此標準工時對港人而言並非必要政策(衡量)。以上純粹沙盤推演,考生不必當官方答案。而且按照考評局作風,新型題目一般不會太嚴苛,當然高分也有一定難度。題三 權力精英主導國家發展論述今年通識卷一題型直接淺白,簡言之就是「趨勢現象原因影響建議」,考核立場判斷價值的題目,就只有一條。題型的直接簡單,偏偏成為考生作答的框架限制,同學可發揮的空間有限。相反,卷二的三條選擇題相對開放,考生須就具爭議的本地及國際社會議題深入探討、仔細論證,過程亦考核同學對重要通識概念的理解準確與否,因此成為眾考生一決高下的關鍵。早年一首《Gangnam Style》,吸引全球目光。翻開娛樂版,韓星動態佔據大幅版面,這股「韓流」持續已久,熱潮至今未退。今次卷二試題以此議題,考核考生對全球化概念的理解與掌握,合適不過。題a問得直接,要求考生解釋娛樂産業作為全球文化對受眾的影響。整條考題設計開放,從判斷誰是受眾,到理解娛樂產業在全球文化當中所扮演角色,再分析其帶來的不同影響,再再考驗考生能否做到思維全面,推敲深入。討論過程離不開對發展中、已發展地區的消費者正面負面的影響,考核考生對文化單一和文化多元的概念應用。若考生對娛樂產業觀察仔細,亦能得出輸出文化的大國其民眾與企業亦是受眾之一。因此,同學平日不能再只是關心娛樂版的韓星動態或其代言的各種品牌,更要留意這種流行文化現象背後連帶的龐大消費市場及其相關產業,所帶來的經濟效益及政治影響——韓流不只增加韓國的娛樂行業收益,亦帶旺其化妝品、服飾、飲食及旅遊等市場;國家更可藉著輸出文化,強化大韓民國的民族意識,有助凝聚國民,提升其身份認同。題b的開放程度更大,難度亦相應更高。考生需判斷「軟實力是否政府增加其世界影響力的有效途徑」。處理立場判斷題目,離不開正反論證。因此,若考生認同觀點,必要在論證過程中深入探討軟實力如何透過娛樂文化、國家政策及相關制度等方面,有效地在國際社會贏得認同,發揮影響。援引例證必不可少,例如日本正因其政治文化、人權制度接近主流西方民主國家,因此她在重大國際議題上的決策亦佔一席位。順此推論,中國政治制度文化,最為國際社會詬病,但近年她強勢掘起,影響力漸大,又如何解釋?或者,這便可替眾考生作為建立駁論的切入角度。但題目背後的假設,仍逃不了主流的大國思維——強大、主導世界格局,是大國發展的主要目標。但縱觀現實世界,中國正正是因為這種發展邏輯,不只令周邊地區感受威脅,無助互信建立,亦因為這種思維,窒礙其他文化的發展甚至生存空間。因此出現了「理想與現實」的極大落差——全球化的理想美好圖像應是各種文化的相互交流,彼此認識,繼而建立尊重與包容;但現實是,因大國對文化,以至文明的論述壟斷,恐怖主義才成為全球的頭號敵人。因此,題目雖然較卷一開放,但在權力精英主導國家發展論述的情況下,考生的思維仍被框限。 通識

詳情

通識文憑試︰香港社會,同樣被考核

這幾天,通識科再度成為社會焦點,整個過程可被分為「三部曲」。上星期,先有立法會動議辯論要否全面檢討通識科;接着,3月31日教育局舉辦課程中期檢討諮詢會,當中涉及一份關於考評改革的諮詢方案;最後,就是4月1日的文憑試,大家繼續關心︰今年會否出現香港政治議題,或其他具爭議性議題?最後,坊間最重視的議題︰公開試題目揭盅了。必答題並沒有出現香港政治議題,選答題亦未有找到任何關於香港政制發展,甚至佔領運動內容。 通識公開考評 沒有可能滿足社會各界期望那麼,上述出題形式,能否滿足社會各界期望?看似,未能夠做到。不過,細心思考,不禁反問︰怎有可能滿足社會各界期望?歸根究柢,通識考評的設計,目的不難被理解︰考核文憑試考生關於通識學習的成果,並須充分呈現課程精神及宗旨,以及持守一些關於考評的專業原則(例如題目深淺程度是否合宜、中英文試卷題目意義是否一致)。當然,坊間其他持份者也會關心考題,不過,若然通識考評須照顧所有持份者的訴求,沒有可能,亦不公道。舉例,再度檢視今天考題,有部分極度關心政制發展的人士失望,甚至質疑考評局被「河蟹」。無他,考題並沒有出現「政制發展」、「佔領運動」等議題。不過,也有另外一些人士對考題不滿,認為考題問及一些關於內地三農、遊客行為表現議題,有可能予人一種負面觀感,影響考生對內地的理解。觀乎不同人士的失望因由,有其理據。不過,如果社會各界只顧着自身持份者角度,對通識科,似乎對這個課程、這份考卷,以至所有相關持份者不公。最後,大家不得已要面對一個無可避免的不公批評︰每年考卷擬題,必定不夠好。因為考卷題目總會令某些人失望。當然,筆者並非認為社會各界不應對通識考評提出意見,一些合乎專業原則的意見,考評局必須聆聽。不過,若然批評理據脫離教育專業,對整個社會,不見得有建設性。筆者認為,每年通識公開考評,不但是文憑試考生的考試,更是香港社會的考試。對香港社會而言,所考內容是︰各界究竟能否堅守教育專業,公正公道評價公開試卷?如果香港社會不能考好上述「考試」,對香港教育發展而言,當然不是好事。部分人士只是關注有否發現「自己想見到」的試題內容、題型,進而批評考題,即使理據充分,但理據的基本基礎,已脫離教育專業。所以,「拉布」題目是否好題目、「肥胖」議題是否好題目、沒有出現「香港政治」議題的考卷是否有問題,當然可以討論,只要大家一直堅守專業合理原則,自當出現有建設性的成果。不然,最後受苦的,還是一群用心學習的學生,且迫使教育界捲進一次又一次無辜出現的爭議當中。作者是資深通識老師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通識

詳情

2015年通識卷一速評 ——淺化的試卷更令人擔心

昨天,教育局才匆匆展開「新學制中期檢討及前瞻 (跟進諮詢) ─ 通識教育科 (公開評核) 學校問卷調查」簡介會,說要照顧「學習差異」,故要將卷一「淺化」。通識科卷一的考核時間建議增加半小時至兩小時30分鐘,並同時增加4-6分,如描述性、詮釋資料等,思維能力要求較低題目比例,作為「卷一甲部」。諮詢未完結,方案未落實,今年試卷似乎已有「無縫接軌」之嫌。比如今年第一題講三農問題,第二題講整容手術。第三題講國際旅客來港。教關組老師都認為題目有「淺化趨勢」,學生要在PAPER2才能「一決高下」。題目可發揮空間不大,「變咗鬥小心,鬥技巧」。甚至有老師覺得「好似無讀過通識都可以完全答到」。立場題也只得一題,也只是問題否同意立法。甚他都只是問趨勢、原因、影響、建議之類。至於坊間心目中佔中、普選的「政治題」,今次缺席。但是否代表試卷沒有政治元素,考評局跪低?這倒未必。因為通識科「政經社文環」五個角度應為互通,表面上不嫌政治的,其實也可用政治角度分析。淺化的試卷比起沒有所謂「政治題」,更令我們擔心。詳見下文分解︰第一題 啱晒唔睇報紙學生第一題的資料A 相當直接,考生絕對不用讀書。因為連第一產業是什麼這些小學常識也在資料提供。趨勢十分清楚,就是第二和第二產業佔國內生產百份比愈來愈高,而第一產業則愈來愈低。資料B則述及中國農村人口佔全國人口百份比。十分明顯,由1990年至2013年,佔的比例是愈來愈低。資料C則是一幅關於中國城鎮與農村收入的漫畫。城鎮居民的收入以高鐵速度增長,農民收入則只以「驢速」前進,望塵莫及也。資料D則是一則評論文章,指中國糧食資源日趨短缺,但沙漠化、土壤惡化、重金屬污染等環境問題則日益嚴重。題(a)問根據資料A、B和C描述中國三農問題狀況的轉變。不知三農問題是什麼不要緊,題目寫明是農業、農村和農民。跟著資料,逐樣逐樣解釋,5分應能輕易奪3分。考的最多是書寫能力和書寫速度。最重要的是,三農問題是學校必教的題目,考生絕不會大驚小怪,正所謂啱晒平時唔睇報紙的學生。題(b)則問中國三農狀況的轉變而可能引起的兩個社會問題。貧富懸殊呀、城鄉差異呀,農地荒廢呀,都沒有什麼玄奧。考生只要多作解釋,不難在6分拿3-4分。題(c)要考生就每一個在上題提到的社會問題,提出及解釋一項可以處理該問題的措施。這題也是是6分題,未到要學生議論滔滔的程度。但是這題可議之處,是考生如提及政治改革,或者在政商結構動手術,是否也是可以接受的「措施」?相信考評局應會接受這類答案。但即使如此,我們也可以看到「政治」元素已由問題主動炮製轉移至交由學生「自由」提供的新範式。第2題:尚算熱門無難度 第2題問及青少年美容,是這幾年不少學校都曾討論的熱門議題,苦等良久終於現身,應該不少同學都已熟練。題(a)大概就資料A能指出朋輩影響,以及西方思想傳入。較直接簡單。至於題(b),應否禁止未滿18歲人士進行醫療上的非必要整形外科手術呢?則資料B中按慣例,羅列了正反不同觀點:手術失敗的風險以及青少年的自由。「立法」的題目,依一般的框架討論立法的必要性、執行的可行性、是否有效,大概足夠。惟大可多加探討青少年的自由以及家長或監護人的責任等,能更扣題和深入。第3題 驚詫的旅遊業排放 這題題a較容易,只是普通的趨勢題和指出旅遊業收益的好處,關鍵在於「潛在好處」,故除了資料已表示的經濟收入以外,也許應點出如就業機會等收入以外的好處吧。但個人認為最亮點在於資料B,即2005年全球旅遊業的CO2排放量及預計2035年的比較。今年應不少同工預計會出自由行或一簽多行,但結果竟出國際旅客,更跨單元至能源、科技與環境」,故題(b)問及「全球關注點」,應更集中在資料B的環境、全球暖化問題,以及資料C的遊客行為,以至文物破壞等。而因問及「兩個」關注點,資料C宜歸納為遊客質素更為適切。一如文首,今年的重點,似乎真的出現了淺化的跡像。是否考試局意圖與新方案「無縫接軌」?而淺化本身,又似乎真的難以展現學生的高階思維、分析能力。那麼這種淺化,又是否真的符合通識科原意?諮詢仍在進行,但教考兩局拋出如此方案,更在今年的試卷涉嫌偷步,值得大家警惕。 通識

詳情